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魔法石)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注意避雷。

是的,有格林德沃,这个系列包含ggad,只是gg不会那么快出场-O-

纠结打不打tag,算了先不【

And,奇洛是迷弟【什么

只要传销做到位,就算隔辈也能吹


16. 黑骑士 ← 上篇   下篇 → 18. 安东尼奥

——————————————————


17.


哈利望着眼前早已空荡荡的紫色火焰,深吸了一口气,转身面对着黑色的火苗。

“没事的,没事的……”哈利低声安抚着自己狂跳的心脏,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父母的陪伴,也没有德拉科在身边,自己独自一人面对即将到来的未知变数。

“好的,好的,没问题的。”他轻声说,又深吸了一大口气,紧紧攥着那只小瓶子,“好的,我来了。”

说完,他仰头喝光了小黑瓶中的液体。

 

德拉科说的没错,它确实像冰一样,一下子渗透到他的全身。

“带给我勇气,爸爸。”他颤抖着双唇低声默念,把小巧的瓶子紧握在手心中,抵在心口。

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些魔药都是爸爸熬制的。爸爸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精心布置这个迷局,他曾经离我那么近,他肯定能立刻找到这里,说不定他已经到了霍格沃茨,他就在——

哈利心中胡乱想着,突然猛地一怔,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这些魔药……都是爸爸熬制的……”他呢喃着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想法,低头看了看手中那黑色的小瓶子,这些他都该认得……他是那么的熟悉它们……

 

他迅速把小瓶子搁在桌上,抽出那根刚刚被他拎出来的紫色试管瓶。

它应该是有毒的没错。哈利紧紧盯着它,里面那诡异的深紫液体中,一颗颗小气泡在不断地倒流。

这种液体他见过!就在爸爸的办公室里。费尔奇被捆缚咒困在地上挣扎起身时,这液体中泡着的肉乎乎的大家伙还在挥舞尾巴上的倒钩!

哈利看着它,眼神逐渐明亮起来。

他重新按了按瓶子上的小木塞,确定它有完全塞好后,把它装进了口袋里。

 

他重新面对那团黑色火焰,鼓起勇气向前迈步。

火焰舔着他的身体,但是他却什么事都没有。刹那间,他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只有黑色火焰——接着,他顺利地来到另一边,进入了最后一个房间。

那里面早已有一个人站在房中央。

——是奇洛!

 

“你!”哈利惊愕得喘不过气来。在他的认知中,奇洛教授是一个胆怯懦弱还结结巴巴的口吃。据说他去过一次非洲丛林被坏巫师和吸血鬼吓破了胆,害怕自己教的科目,甚至害怕自己教的学生。他一直很好奇这种人为何还能继续留在学校任职,他的课大概只有格兰杰愿意听。

可是此时,奇洛在笑,他的脸竟一点也不抽搐了。

“是我,”他转过身,冷静地说,“我刚刚还在想,斯内普会不会又来坏我的好事。但是怎么可能呢,他现在正在伦敦呢。”

“是你把我爸爸骗到伦敦去的?!”

奇洛突然大笑起来。这笑声已不是他平日那种尖利刺耳的颤音,而是一种令人胆寒的冷笑。

“是的,当然是我!众所周知,斯内普拥有一个他挚爱了半生的妻子。十几年前他就是为了她,与昔日旧主反目的!他与邓布利多里应外呼,击败了那个不入流的黑巫师。我挖空心思来伪装自己,斯内普却没有上当。只有他看穿了我,可他甘愿让一个女人成为自己的软肋,真是可悲。我只是识得了他的弱点,并稍稍加以利用……”

“所以,在禁林中杀害独角兽的人就是你!”哈利不可置信地说,“我爸爸早就发现你了,他在追踪你,所以才出现在禁林!”

“当然是这样。”奇洛冷冷地说,“这该死的体质不得不让我喝那畜生的血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冒险行动。他不再信任我,甚至不让我一个人呆着。当我把巨怪放进来时,别的人都在地下室内瞎忙活,他却直奔三楼阻拦我,真可惜——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没有把他的腿咬断。”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之前很多天都见不到他!

“不过,那都无关紧要,”奇洛轻蔑地说,“他也不看看他自己?他就像一只巨型大蝙蝠到处乱飞,这对我倒是大有帮助。有他在那放着,谁还会怀疑可—可—可怜的,结—结—结结巴巴的奇洛教—教授呢?看来邓布利多也没有完全信任他,到头来还是没有阻碍我的行动,我倒是没有想到……”他用阴郁的眼神望向哈利,“霍格沃茨还存在着另一个斯内普。”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哈利问,“你已经杀害了独角兽,你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你为什么还要偷走魔法石?”

“哦,这当然不是为了我自己,斯内普。”奇洛转过身去,抬起了一只手。哈利的四周顿时被一片像黑色砾砂一样的黑雾笼罩,黑雾扭转盘旋,幻化成一条条细长的锁链,捞捞捆缚住了哈利的双手。

“有人比我更需要他,他的生命比任何人都要有价值……”奇洛喃喃地说,用手沿着镜子的四周仔细摸索着,“它是找到魔法石最后的一把钥匙,只有邓布利多才拿得出这种东西……真该死,邓布利多居然把他交给斯内普来施咒。”

 

这时,哈利才发现奇洛身后立着的东西——一面高度直达天花板的巨大镜子。

他挣扎着动了动双手,想要凑过去看得更清楚些,可惜锁链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时间——只需要一些时间,邓布利多和爸爸都在赶回来的路上!

 

“少骗人了!”哈利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怎么会有人荒唐到为其他人去豁出性命,我爸爸告诉过我,说你活不久了,是不是?魔法石不但可以永远解决你的问题,还能增强你的魔法。”

“我的问题?”奇洛冷冷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哈利默默吞了下口水,强迫自己直视着他。

“你错了,愚蠢的家伙。一块魔法石远远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来看看吧,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奇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哈利。突然,他的身体开始逐渐化作黑色的砂雾,一块一块地慢慢消散开来,腾然升至半空中。空中的雾团越来越浓厚,越来越漆黑,那是一种深不见底的,充满绝望的颜色,黑雾之中席卷着砂石和红色火光,伴随着忽近忽远的凄厉嘶吼声。

 

哈利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双腿直发抖,他惊恐地大口抽着气,他还从没见过看上去如此令人恐惧,自身却又满溢着绝望的东西。如果不是被锁链捆着,他恐怕会瘫坐在地上。

黑雾再次聚拢到地面,凝聚成了奇洛的模样。他依旧那么冰冷地站在那里,望着他。

“你不会明白,”他开口说,“我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痛苦,都是煎熬。我不需要什么永恒痛苦的宝石。”

“那……那你为什么……还要……”哈利哆哆嗦嗦地问。

“一切都是为了最伟大的利益。”

 

“你很幸运,孩子,你生活在一个巫师家庭。你根本无法想象,我们会经历什么。”他说话逐渐开始激动起来,“他们是愚昧的,无知的,他们乐意麻痹自己,恐惧、排斥任何未知。即便是自己的挚爱和亲生骨肉,他们都可以痛下杀手。我和母亲被他抛弃在黑森林之中,她为了保护我,自己却喂了狼人。”

“我侥幸逃出,被一个麻瓜家庭收养。有段时间我甚至在默默祈祷,祈祷自己像他一样是个麻瓜,是的,像杀死我母亲的禽兽一样,是个麻瓜!”

他深深吸了口气,颤抖着紧紧闭上双眼,“我害怕——我真的很怕,很怕身份暴露会遭到和她一样的下场。”

哈利一时间说不上来话,像是有块石头扼在喉咙。他没有想到,默然者是在如此绝望的境地之下,被酝酿而成的。

 

突然,奇洛睁开了双眼,就像是看到了阴雨过后的阳光。

“直到那一天……没错,就是那一天!我看到了他,是他拯救了我!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该消失的,是那些人!从来不是我们!那一天,我看到了他的身影,我了解了他年轻时的事迹。他支持巫师公开身份,立下誓言要创造一个巫师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世界,他愿意挺身而出为巫师而战!他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终于意识到,他就是答案!”

“那么……你说的人他是……?”

“格林德沃!”

奇洛激动地喊出他的姓名,像个虔诚的信徒。

 

“格林德沃?”

“是的,是的,那位大人!”奇洛继续激动地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黑巫师,最了不起的黑魔王!我恨我自己,我恨我没能早出生些年,不能加入他的军队。当我得知他的时候,他已经遭到邓布利多的暗算被囚禁在纽蒙迦德。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我是谁的人!我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了邓布利多的信任,拿到了这份教职……现在我只要……”

“可是邓布利多他那么信任你!”哈利说,“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

“伟大总是需要付出代价!”奇洛突然慌张起来,显得非常怯懦和害怕,但他很快恢复了会过来。

“都怪他们,我才会经历这些,我才会变成这幅模样!同为巫师的人们,他们只会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只有格林德沃与他们不同!邓布利多却选择站在麻瓜那一边,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一定是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我伟大的黑魔王大人就此失手,一蹶不振。据说他还中了邓布利多的混淆咒,变得终日浑浑噩噩不省世事。我得知此事之后就一直在寻找能够帮助他的方法,就在去年,终于被我找到了!”

“是魔法石?!”哈利惊讶地说,“你要偷魔法石来,献给格林德沃?你要把一个黑魔王从牢狱里面放出来?”

“没错!”奇洛兴奋地放声大笑,“这块魔法石由一名伟大的炼金师制成,他可以帮助我的主人恢复健康,驱赶咒术。回到当年,回到我初识他的健硕岁月,带领我们重振巫师界。”

 

“不——他的行为不一定是正确的,我在图书馆中只查到了伏地魔这一个黑魔王,格林德沃的名字甚至没有被——”

“住口!”奇洛突然疯狂地怒吼,他周身的黑色雾气开始及不稳定地凝聚、缭绕,“不准你这样说格林德沃大人!不准拿那种玷污黑魔王名号的下三滥名字同大人相提并论!”

“这些都要怪邓布利多!都是他搞的鬼,他必定是用了最卑鄙最下贱的手段,才战胜了大人,还不想坏了自己的好名声,才那么不愿听别的人再谈论这件事。他抹掉了大部分书籍中记载的事迹,并对大战的过程只字不提,才导致随便一个无名小卒都能玷污大人的名号!”

 

哈利被他周身的黑气吓得紧紧闭上了嘴巴,周围的墙壁被黑雾混乱地撞击已经变得破碎不堪。

奇洛此时却跟着大笑起来,样子更加可怖。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斯内普。”奇洛轻蔑地说,“你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分散我的注意力罢了。你和你爸爸真的很像,一样的烦人自大。他一直阴魂不散地坏我好事,逼得我不得不一直等到学期结束才能动手。现在他走了,以为留下一面破镜子和一个自作聪明的臭小鬼就能阻拦我了吗?我只需要杀了你,再砸烂这面镜子,我相信我就一定能拿到魔法石,去解救我的主人。噢——不要怪我,哈利,我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大人他经常说,伟大需要付出代价……是的,他值得付出任何代价!而我,大人崛起之日定会让我名垂青史。”

他说完,哈利周身的锁链突然化作一团巨大的黑色火球,想要将哈利砸扁。

 

“不,不要!”哈利慌张地大喊,“我知道!我知道魔法石在哪里!”

一瞬间,他周围的黑雾离开了他身边,他感到自己的脸颊和手臂火辣辣地疼。

“真的?!”奇洛对着他吼道,语气显然并不是完全信任他。

“是真的,”哈利立刻说,他死死捏着自己的拳头,可是声音还是在止不住地颤抖。

“我爸爸……告诉了我魔法石的获取方法,我就是特意来确认它是否安全的。杀了我,你永远也拿不到魔法石。”

奇洛皱着眉凝视着他,“你说的是真的?敢骗我的话我就立刻杀了你,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奇洛教授。”哈利恭敬地说,“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我妈妈会很难过的,求你了,教授。只要不杀我,我可以把魔法石给你。爸爸他,他知道了我的处境,也一定不会怪我的。”

“那么告诉我,它在哪?!”

“我需要去你身边,教授。我需要到镜子那里去,我才能获得魔法石。”

他抽抽搭搭地对奇洛说,身边的黑雾果然慢慢散去了,他颤抖地挪步到奇洛跟前,显得吓坏了。

 

“好吧,好吧。别紧张,孩子。”奇洛轻轻把手拍在哈利的肩膀上,把他推到镜子面前,“这面镜子显然被你父亲施了魔法,我只能看到自己正在拿着那颗通红的宝石,献给我的格林德沃大人。一次又一次,却怎么也找不到魔法石究竟在哪里。现在,只要你告诉我,它在哪里,那么谁都不会受伤。”

哈利仔细盯着面前那面镜子,他撒了个谎,延缓了自己的死亡时间。但是现在该怎么办才好?他并不是真的知道魔法石藏在哪里。

 

镜子里面很模糊,什么都看不见,也包括他自己的身影。他又向前跨近几步,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继续撒完这个谎言。

他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尖叫出来。他猛地回头往身后看去,吓了身后的奇洛一跳。

“你看到了什么?”奇洛问。

镜子中,金色头发灰蓝色眸子的少年正对着他温柔地笑。那个人好像德拉科,不,准确地说,他是长大了的德拉科!

身后没有人,哈利慌忙伸出一只手去触摸,碰到的却是冰凉的玻璃。

这是怎么一回事???

哈利转过头来再次确认,奇洛被他搞得紧张兮兮地,也跟着转过头去。

“你—你—你给我放老实一点,别—别想耍花招!赶—赶快—把魔法石给给给给我。”

奇洛突然又结巴了起来,他认为哈利在等邓布利多从身后出现。

 

原来奇洛胆小不是装的,哈利重新转过头来直视着那面镜子。

镜中,长大的德拉科梳着帅气的刘海,手中牵着一名黑发少年在一个舞会中跳着优雅的舞步。黑发少年笑得很幸福,他们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最后一圈,他们才停下舞步——开始拥在一起,接吻。

他看到那个黑发少年慢慢闭上那双墨绿色的眼睛,自己的脸也跟着“唰—”地一下红了个透。

“你—你你—干—干—干—干什么呢?快点把它给—给我。”

“等—等一下,镜子好像出—出—出了点问题。”

“不—不—不许学我说话!”

 

哈利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眨了眨眼睛强迫自己清醒。

爸爸怎么会给镜子施这种魔法?这不应该……难道魔法石跟德拉科有什么关系?这更不对了,而且也不该是那副景象啊!

哈利双手捂着脸颊,闭着眼睛拼命想问题出在哪里。

魔法石在哪里?这到底是什么咒语?我该怎么办?要想办法才行,我到底该怎么做?爸爸……

他缓缓拿下双手,再次睁开眼睛。镜中的画面早已消失了,变成了起初那灰蒙蒙的一片。

它此刻就像是一面老旧的普通镜子一样,模糊地倒映着他和奇洛的身影。哈利气馁地叹了口气,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会死在这里吗?

 

这时,斯内普突然从他的右边走了出来,倒映在镜中。

爸爸?!

他想要喊叫,镜中的斯内普用食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爸爸……

哈利轻轻把手伸向镜子,他知道此刻爸爸一定不在他身后,这又是镜子的魔法。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他望着父亲的脸,心中默默问道。

镜中的斯内普静静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一块火红色的宝石放进了他的口袋中。

哈利只觉得自己的口袋忽然向下一沉——他赶紧捏了一下口袋,顿时吓得一抖。

这不可能,这怎么会……

他困惑地看着斯内普,“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把魔法石给他?”

斯内普轻轻点了点头。

 

“好啊,好啊!我知道了!”奇洛大声说,“你果然是在拖延时间,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上当了。”

黑雾再次凝聚起来,黑压压地压向他,这次他能听到黑雾之中夹杂着愤怒的狂吼。

哈利迅速掏出口袋中的东西举到面前。

“哈哈——”奇洛兴奋地叫喊,眼神痴狂地看着它,“就是它,是的,是的!把它给我,把它给我!格林德沃大人需要它!”

“好的,教授。来拿吧,它是你的,是你的了。”哈利拿着魔法石,慢慢向奇洛靠近。奇洛贪婪地伸手去接,眼中只有魔法石。

“奇洛教授,其实我很赞同你的一些观点,或许你是对的。”哈利轻声说。

“是的,是的!那是当然,格林德沃大人是不会有错的,把它给我吧,快点给我!”

“恩,是的,不止这些,还有别的……”哈利抓着魔法石,轻轻放到奇洛的手上。

“那就是……”

“我真的很像我爸爸。”

 

奇洛拿到魔法石的那一刻已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哈利迅速抽出右手,推开松软的木塞。

深紫色的液体尽数浇到了奇洛的眼睛、鼻梁和额骨上。

凄惨的尖叫声刹那间回荡在那间本就不大的房间中,奇洛痛苦地捂住头嘶声哀嚎,魔法石也掉落在地上。

被浇到液体的地方开始无法抑制地腐烂、燃烧、化成粉末。几乎只用了几秒的时间,就燃烧掉了他的整个眼珠。

哈利护住魔法石缩到角落,斯内普根本没打算给不能通过他测试的人留下活路。

奇洛尖叫着,化作一团狂暴的黑雾四处乱撞,顿时碎石横飞,带着低吼的黑雾破坏力极强。

哈利躲在墙角紧紧抱住头,他听到他上方不远处的墙被炸碎,爆炸声之中夹杂着一种像是唱歌一样的美妙旋律,又好像有什么金红色的东西挡在他身前。

 

一道金光,一道绿光,穿梭在黑色骤风之中。

又是一阵震耳的嗡隆声,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鸣叫声,不知道那是什么鸟,可他的声音实在不能称得上悦耳。在哈利昏迷的那一刻听到那令人心碎的声音,他甚至觉得自己再也不能醒来了。


评论(25)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