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人间烟火)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

这篇主斯莉,有德哈提及。


都让开!我砍詹姆的大刀,起码50米!

注!意!避!雷!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6.


周末的正午时分,阳光才刚刚能够微弱的笼罩住蜘蛛尾巷,把紧闭的窗帘照耀出一圈蒙蒙的光韵。

 

莉莉在床上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清脆的翻阅报纸的“哗啦”声,让她努力的睁开双眼,半眯着想要看清屋里的状况。

一个熟悉的高挑纤瘦的轮廓,一席黑色收腰巫师衣,正坐在床前的扶手椅上。

“唔,西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上床睡觉?”

“怕吵醒你。”斯内普把报纸从面前拿开,眉头微蹙着。

莉莉坐起身,伸了个舒服的大懒腰,满足的笑着冲斯内普伸出两支手臂。斯内普心领神会地走了过去。

莉莉揽过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抱抱,然后整个人往他怀里靠进去,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显得不那么高兴。

 

有黑巫师反对魔法部对麻瓜家庭巫师绝对开放所有高荣誉要职的行为,对街道上的麻瓜释放夺魂咒,麻瓜大闹魔法部。所有傲罗集体出动,直到半夜三点这场动乱才被控制住。傲罗们又马不停蹄地协助魔法部对大批麻瓜施消除记忆咒,今天早上各大报纸肯定会争先恐后报道这件大规模冲突事件。

 “你看,黑巫师都是大坏蛋。是不是?”莉莉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蹭着。

那人意料之中的微微抖了一下。

“我需要提醒你一下,斯内普夫人。你的丈夫是个绝对的黑巫师。”他语调浑厚又低沉。

“这可就大不同了!”莉莉直起身来,义正言辞,“你是一个为了莉莉·斯内普加入邓布利多,帮助了魔法界的黑巫师。莉莉·斯内普改变了一个黑巫师,从而改变了整个巫师界的风气。我认为应当授予她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不!二级!”她昂首挺胸,一副等待授勋的样子。

斯内普骤然失笑,面对莉莉调皮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轻抚她的长发。

 

莉莉贴着他的手撒娇似得蹭了蹭。

“我还是坚持认为以我一个人的能力足够养一个家。”

“注意你对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爵说话的态度~斯内普先生。”

斯内普扬了扬眉,“你昨天几点睡的?”

“咳,对啦,我还没问你呢,我的宝贝儿子怎么样?”

“很好。你昨晚吃饭了吗?”

“恩恩,他在学院生活还习惯吗?有德拉科陪着他,应该不会寂寞吧。”

“有没有受伤?”

莉莉下意识缩了一下身体,看着斯内普摇了摇头。“当然没……”

“伤哪里了?”

拼命摇头。

“你该知道。”斯内普拉过莉莉,把她肩膀上的睡衣往下一拉,露出了草草缠过的绷带,上面还浸出了一块干涸的血迹,斯内普不爽地看着她。

“我的摄神取念有多好。”

莉莉像个做错了事被发现了的孩子一样鼓着嘴眼神飘忽着。

 

“这……这算意外,这是工伤!不可避免的,我只是一不小心……”

“一不小心,中了一个被施了夺魂咒的麻瓜的黑魔法,显而易见。”

看着这个人故意不好好说话,莉莉冲他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这不算什么……我不追上去,那个人会害了更多人的。”

斯内普为她涂抹魔药的手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所以我才不喜欢格兰芬多。”

“哦吼?意思是你不喜欢你老婆了。唉,好难过~受了伤回家没人疼,居然还要被人嫌弃。”

莉莉做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斯内普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后在她的伤口处挥动了一下魔杖。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会怎么做?”

“谁要我有个治疗术很棒的丈夫呢,我不怕~”莉莉一脸骄傲,抚摸着他的脸颊尽说些讨好的话。

 

“如果我来不及呢。”

斯内普说话的声音很轻,像覆上了一层霜雪一样,如果没有听错,他说这句话时还在微微地颤抖。

莉莉顿时愣住了,手停留在他的脸上。这张平日里总是坚毅冷静的脸庞此时竟无比的忧伤。

她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方留下另一方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她在自己做出很多所谓勇敢的行为时从没想过这些。

“我不会原谅我自己。为了摧毁杀掉你的人我会付出任何代价,甚至变得比任何人都危险。如果你真的这么为他人着想,就需要保证好自己的生命,不然我或许会给魔法部下诅咒,虽然我很多年没动用过这种黑魔法了。”

莉莉呆呆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胳膊上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她都快要忘记了,她的西弗是个热爱黑魔法的人。

但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很多年都没用了。

只因为她曾经说过讨厌黑巫师。

 

西弗一直在暗自担心这件事情,却也一直沉默着,尽力保护着她,一点压力都不曾给她。

她把手伸过去握住他的手,这双手一直在不舍余力的给予她温暖,给予她所需要的一切,从未向她摊开来索取过分毫。

“对不起……亲爱的。”莉莉轻声说。

“永远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斯内普搂住她吻上肩侧那道已经愈合的淡淡的伤痕。

“我只有一个请求。”他专注地看着那双碧绿色的眸子,“别让我离开你。”

“你说错了,西弗。”

她捧起爱人的脸,抵着他的额头,像是在教小孩子说话似得,耐心地说。

“是:你不准离开我。”

 

 

“所以照你说的,哈利在学校表现很好咯?”

莉莉坐在餐桌前,双脚无聊地晃着等待投喂。

“他很优秀。”

“那他住的还习惯吗?跟德拉科相处的还可以吧?”

“……”听到德拉科,斯内普眉头皱了皱。

“看宝贝挺喜欢德拉科的样子,真该让他们早点见面才对。我一直以为哈利不喜欢同龄小孩子,上次带他去我姐姐家,他把达力变得像个皮球。”

“我倒是觉得,如果能阻止,我会尽我所能不让他们见面。可惜太晚了。”

“哦?为什么?德拉科欺负小哈啦?”

“倒也不是。”

“他们关系不好?”

“关系很好。”

莉莉有点被搞懵了,“这我就不明白了,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过头了。”他淡淡地说。

“???”

斯内普端着煎好的荷包蛋和松饼放在莉莉面前,接着说。“老孔雀家可不是什么好人。”

“哇哦~这么说自己朋友的?”莉莉好笑地歪头看着他,该是要傲娇了。

果然,斯内普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我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并非朋友。”

莉莉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斯内普皱着眉不满地瘪着嘴直瞥她。

“噢Honey,不要这么严肃,你都不知道自己笑起来多让人着迷。”

莉莉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斯内普的嘴角才轻柔地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啪啪”,窗子被拍打的声音。海德薇叼着一封牛皮纸折成的信站在窗外。

莉莉起身打开窗,把海德薇放了进来。

 

Mummy,我和德拉科加入学院球队了!我是找球手,德拉科是追球手,我们这个学期要代表斯莱特林参赛了!我还学会了把老鼠变成高脚杯,虽然它多了一条尾巴。德拉科不用魔杖就能让爱尔柏塔变成高脚杯,超厉害!我们还学了飘浮咒,德拉科第一次念咒就让羽毛飞到霍格沃茨塔楼上去了!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不在地下走廊里,在湖底!里面一点都不冷的,我们在寝室可以看见外面的鱼游来游去,德拉科知道很多鱼的品种。德拉科还教了我打领带,虽然我还是打不好。德拉科说我不需要学会,他可以一直帮我系。

Mummy,我们圣诞节去德拉科家过吧,德拉科说马尔福庄园还有很多珍奇的植物和各色的孔雀,可漂亮了,别的地方都见不到!

我在霍格沃茨过得非常好,德拉科懂得特别多,什么都不需要操心。Daddy上课超酷的!

Mummy不需要为我担心,圣诞假期见!想念你。

                       I love you always.

——哈利

 

“一、二、……十,西弗,儿子提了德拉科十次,只提了你一次。我大概明白你什么意思了……”

 

“啪”的一声,一个斯内普和莉莉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他们家的厨房里。

斯内普原地表演了一个一秒阴沉脸,如果眼神能下毒,这人早死了。

“卢修斯·马尔福,我或许该用黑魔法下个魔障,禁止孔雀幻影移形进入,我—的—房—子。”斯内普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说,声音阴沉的吓人。

今天就连莉莉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一副你偷了我家大米的表情。

“呃……你们真的很友好,just calm down……”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有事找你,跟我来?”

卢修斯扭了下头示意斯内普跟他走,斯内普站在原地理都不理他。

“是关于,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职的事。”

这是个暗号。斯内普虽不情愿,还是一甩手跟他出去了。

 

“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这么凶阿,西弗勒斯。”从刚才斯内普就没给过他好脸色。

“你最好赶紧说正事,马尔福。”

卢修斯把一张羊皮和一个黑色的瓶子放在桌子上,做了个请的动作。

斯内普拿起羊皮纸扫了一遍,又看了看桌上的黑色药瓶,扬起了眉。

“告诉我,你把这个东西拿我这来做什么?”

“最近魔法部查的严。”

“So?”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卢修斯故作神秘地说。

“霍格沃茨。你要我把它放在霍格沃茨,你没疯吧老孔雀。”

“反正你的魔药办公室也不缺毒物,他们总不能一样一样查吧?”

“你管这叫毒物?我很专业的告诉你他已经超出了毒物十倍的标准。你以为邓布利多会不知道吗?”

“反正邓布利多总是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吗?”

“你觉得,我是滥用职权的人?”

“三瓶吐真剂。”

“……”

“五瓶。”

“……”

“外加一剂迷魂药。”

斯内普“唰”的一声就把那个黑色小瓶子抓走了,动作之快卢修斯甚至怀疑自己出了幻视。

 

“今天马尔福庄园有舞会,你去不去?”目的达到之后,卢修斯显得突然轻松了下来开始闲扯。事实上他一早就打定主意斯内普会帮他。

“我从不参加舞会,尤其是在一群孔雀扎堆的地方。Never。”

“我说,我哪里得罪你们夫妻俩了……”

“很遗憾马尔福,如果可以我会让你和你的儿子都滚远点,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哈利不会愿意的。”

“德拉科也是你的教子阿,西弗勒斯。”似乎是领会到了什么,卢修斯笑的意味深长。

“又怎样?要我提醒你你是怎么硬拉我去当这个教父的?”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死样子吗?”

 

“小孩子之间的友情,我们就不要多管了。”

“你管那叫友情?很好马尔福,这是我今天听你说的第二个笑话。”

“唉,他们俩之间的事情让他们俩自己解决,我们也搀和不进去是不是?更何况……”卢修斯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我认为某些方面你还是静静看着不做导师比较好。”

“……”

“我早就跟你说过要诅咒波特了吧?你偏不要,还和莉莉闹掰了。那会我都觉得你们这辈子算是没戏了。”

“让你失望了。”

 

斯内普不是没想过要用黑魔法对付他,给他下毒,用恶咒,或者释放诅咒和毒虫。

但是莉莉喜欢他,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那么什么都无所谓了,出丑也好,被侮辱也好。自己的普通魔法不如詹姆斯,他就躲着那四个人走。

詹姆斯·波特不能死,莉莉会很难过,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他经过她身边时,她大声说她最讨厌黑巫师了,这辈子都不会放过黑巫师,她要成为傲罗。

而他,只敢死死低着头,落荒而逃。

他还在学习黑魔法,他的魔药学因为一半的普林斯血统堪称天才,他能熬制很多魔药学教授都熬制不了的汤剂。

魔药、黑魔法,完美的结合。

他的黑魔法日益强大着,而那时的莉莉,已经几乎与詹姆形影不离了。

他只是暗自对自己发誓,只要看着莉莉幸福,他就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Anything.

 

后来,莉莉向他伸出了手。她选择了身为黑巫师的他,她要他带她走。

他伸手握住了那只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好。”

这个字的背后,蕴藏着他对莉莉的所有誓言。

而到那时,他却更加肯定,詹姆斯·波特必须好好活着。

他需要活着,死亡和灾难会让一个人更容易被记住。

他需要活着,活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活得让莉莉根本记不得他是不是还活着。

而他会牵着莉莉的手一起走下去。

 

 

“你回来了,西弗~黑魔法防御颗的教职申请下来了吗?”

“并没有……”斯内普回到房间时发现莉莉正在对比着几件礼服长裙。

“没关系啦,我真的觉得魔药学更适合你。你觉得哪件好看?”

“你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吗,莉莉。”

“嗯哼,我答应了纳,去参加马尔福庄园的舞会。你跟我一起去吗?”莉莉冲他眨了眨眼,“还是斯内普教授不想……”

“几点。”

 

莉莉挽着斯内普的手,去跟纳西莎打招呼的时候,身边卢修斯的表情仿佛在说:你这个大屁眼子说好的Never呢?

想要张口吐槽他几句,对方似乎比他还懂他要做什么,一记眼刀就杀过来了。

刚刚才有求于人的卢修斯并不敢多说话了。

 

“你要邀请我跳舞吗?斯内普先生。”莉莉笑着对他说。

斯内普优雅的行了个礼,“May I?”

 

一抹橙红和一股黑色交汇在一起,斯内普跳舞跳得很好,这连卢修斯都有些意外。他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从不参加舞会。斯内普舞步稳健准确,如同他做其他事情那样,即使跳舞这个人都是一脸的严肃,很认真的在对待。莉莉看着此刻为了她穿着黑色礼服,风度翩翩的爱人,幸福的笑着。而斯内普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她,宛如舞会上只有莉莉,他只看得到这一个人。

 

夜晚的风徐徐吹着,他们站在马尔福庄园高高的月台上,莉莉依靠着栏杆开心的看着前方的夜景。

“西弗,你舞跳的那么好,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四年级。”

“哦~四年级就学会了,你在霍格沃茨没有邀请过我一次!你都是和谁跳的?”她噘着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我没有舞伴。”

“什……?”

“我本想邀请你,但没能成功过。”他淡淡地说。

这下莉莉是真的觉得惊讶,这件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那又是为什么……”

“四年级的时候你有舞伴了,毕业的时候你和波特是一对。”

“我跟他不是一对!”她突然很生气,虽然她无意中听到了斯内普和邓布利多的谈话,知道了他喜欢自己很久了。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到底是如何开始的,有多喜欢,他从没有提起过。从不宣之于口,只知道一味的对她好。甚至少年时的误会与隔阂,他都不为自己做任何辩护。这些信息她只能靠偷听得来,如果不是那样她这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明明她才是最有权力知道这些的人。

“什么时候开始的。”

“……”

“回答!”

 

“初次。”

“你是傻的吗?!”莉莉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了出来,眼泪包含在眼眶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哭,是在为那年他的冷漠和逃避而生气,还是为一直以来心甘情愿站在自己身后的他而心痛。

“你懂不懂这样做我们险些错过!你知不知道我不去找你后果是什么?!”

那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关切地想要为她擦眼泪。这意料之中的反应无疑使她更恼火。

“你差点害我来不及拥有你,斯内普!”

“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不要对不起,你要,你要早点告诉我才行啊!”

“好。”他轻柔地说,抚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我一直喜欢你,莉莉。从初次见面开始,看不到尽头。”

她抚上正在为她拭去泪水的手,看着他幽黑的双眼开口问道: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话音刚落,唇齿就已经被一个吻封住了。斯内普只愣了一下,便缓缓闭上双眼,双手紧搂住心尖之人。

马尔福庄园上空,无数的巫师烟火在绚丽的夜空中齐放。年少时接住他树叶蜻蜓的女孩,此刻就在他怀中与他拥吻。

天空中的巫师烟火美得夺目,参加舞会的人纷纷惊叹着,有的人却根本视若无睹。

他们彼此相拥着,唇间,眼中,心上,都只有一个人。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评论(25)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