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魔药课)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斯内普:你们对溺爱一无所知。


蛇院哈,没有铁三角,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5.


他俩是被马库斯愤愤推进房间的,要不是怕被开除马库斯甚至想要踹他们一脚。

石门啪的一声合上了。

德拉科看见柔软的四柱床就直接仰面躺倒在上面,这一天也算是累得够呛。

他和哈利的行李已经被搬进房间了,外加两个空荡荡的金色鸟笼。

 

哈利试着打开巨大的落地窗,水在窗外缓缓流动,并不会流进房间里来。

他用手抚摸着窗外的水面,冰冰凉凉的。

“神奇诶!”

“窗户应该是被施了魔法……”德拉科躺在床上慢吞吞地说。

“可是,我们住在这里海德薇怎么进来呢?”

“霍格沃茨应该有猫头鹰屋吧。”

“那,爱尔柏塔……”

哈利还没说完,房间里就“啪”的响了一声,爱尔柏塔幻影显形出现在房间中央,哈利吓得往后一蹦。

“它它它它……”

“它会一点魔法,噗……!”

爱尔柏塔才刚落到地上,就扇动着翅膀径直飞到了德拉科的肚子上,双腿一弯趴卧下来。

德拉科发出了像是被压吐血的声音。

“噢……它……真的……死沉死沉的!”德拉科猛地坐了起来,爱尔柏塔从他肚子上滚了下来,立刻扇了一下翅膀爬起来,又跑过去卧在他腿上。

 

哈利心中,第一次在家中见到爱尔柏塔时,那副优雅傲慢的高贵形象,此时在正在一点点崩塌。

这真的是一只鸟吗?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它了吧?”德拉科皱着眉,无奈地拿手指戳着爱尔柏塔胸前柔软的羽毛。爱尔柏塔追着他的手指一直想要用鸟喙蹭他。

“这不像它,德拉科!”

“没有外人的时候它就是这幅德行的。”

 

虽然赶了一天的路非常乏累,但是哈利躺在床上还是无法快速入睡。一想到明天就要看见爸爸上课的样子了就兴奋得不行。他还记得父亲赶到车站送他的时候,一席黑袍在身后飞扬的威严气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像他那样酷。

德拉科倒是睡得很沉,爱尔柏塔把身体盘成一个圆盘睡在德拉科枕边,长长的白色孔雀翎顺着床沿垂坠到地上。

 

哈利蹑手蹑脚地跳下自己的床,走到德拉科身边。爱尔柏塔机警地抬起了脖子,看到是哈利之后嫌弃的闭上眼睛又把脑袋扎进了羽毛里。

哈利搞不清楚为什么一个男孩子睫毛可以这么长,皮肤可以这么白皙,就像从没怎么晒过太阳。睡着的德拉科比清醒的时候看起来多了些静默的气质,本就生得好看的五官在微弱的月光之下显得精致极了,哈利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去摸他高挺的鼻梁。

德拉科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道,哈利趴在床边身子往前凑了凑。

 

一双灰蓝色的眼睛正在看着他。

“哈利,你不睡觉在做什么?恩?”

“呃……”哈利维持着刚刚的动作呆愣在那里,手指悬在空中都忘了缩回来。

“我,我睡不着。”

“所以……你看着我可以催眠吗?”

“我想,我想大概可以……被传染……”哈利脑袋有点懵,想到什么便随口答了。

“那你上来看吧。”说着德拉科拉过哈利悬在半空的手直接把他拖上了床,还贴心的帮他掖好了被子。

“你看累了就睡着了,地上看,凉。”

哈利分明借着月光看见德拉科坏笑了一下,结果他马上就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有什么见鬼的睡眠传染,哈利呆在德拉科床上过了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窗外的水已经变成了靓丽的湖蓝色,阳光正透着水面折射下来,把房间的地面上映出一条条水纹斑斓。

哈利起身揉了揉眼睛,身旁的金发男孩还睡得正香。

“德拉科,德拉科~”哈利轻轻推了推他,德拉科眉头微微皱了皱。

“德拉科~~~起来啦!”哈利摸着他的金发,手感竟然意外地好。

“德拉科!我们还要去礼堂吃早饭呢,第一节课是麦格教授的课,迟到就惨啦!德拉科~”

德拉科不耐烦地坐起来,“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吵的话我就!……”,他扭头才看见身旁的哈利。

“……就起床了。”

 

他们发现,昨天换下来的黑色巫师袍现在已经变成了斯莱特林的学院袍。

哈利来回打了几次领带都系的不对,愤怒的把它扯下来往地上一摔。

“好烦啊这个东西!”

“你没有系过领带吗?”德拉科捡起领带把哈利拉到身边。

“我爸爸不用这个……”

“来吧我教你你怎么系,我很早就会了。”

“我好饿!你快帮我系上我们去吃饭啦,回来多得是时间学!快点快点。”

德拉科无奈地笑了笑,帮他打好了银绿色的领带,哈利拉起德拉科就往湖底甬道跑。

 

在礼堂吃早饭的时候,成千上万的猫头鹰从天窗飞了进来,一个个包裹落在学生们面前。

海德薇也从天窗飞进礼堂,给哈利带来了一个大包裹:

 

我的宝贝,听你Daddy说你已经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学院。很遗憾不是格兰芬多,一定不要太难过。斯莱特林住在地下,那边非常冷,照顾好自己,当心生病。Mummy给你和德拉科买了新毛衣,记得要多穿衣服。

 

                                              ——爱你的Mummy

 

“还有你的份呢德拉科,不过……我不觉得宿舍很冷阿。”

“因为地下走廊冷吧,而且马库斯不是说了,为了防止外人进入走廊里有很多陷阱。我想除了斯莱特林的人,都不知道湖底甬道之下是什么样子的吧。”

 

一只蓝孔雀随着猫头鹰群从上空飞来,礼堂里的人目光都被它吸引了。

孔雀落在德拉科面前,长长的孔雀翎铺散在一些金色盘子上,很多人站起来想要把它看清楚。

它和爱尔柏塔的美丽是两种性质的,蓝绿色孔雀身上的羽毛华丽的像个雍容华贵的高雅贵妇。

围观的人纷纷投来惊叹的目光,德拉科却一反常态急着解开它脚下的包裹让它快点离开。

“爱尔柏塔会闹脾气的,它不喜欢别的孔雀给我送信。我说过要用猫头鹰的!”

“爱尔柏塔还会生气吗?”

“没办法,谁要它是只白孔雀,白孔雀最会给人找麻烦了。”

 

魔药课本来要在下午进行,然而还没到下午,哈利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和德拉科上完变形课之后一边走一边讨论着麦格教授是怎么变成一只猫的。

赫敏·格兰杰抢着回答了很多麦格教授的问题,还把一根火柴变成了银针,一节课就给格兰芬多加了40分。

“那个爱显摆的讨厌的泥巴种。”德拉科满脸厌恶,手里抛接着一颗圆圆的玻璃球。

哈利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刚刚加入斯莱特林,就让父亲的学院杯丢掉。

“德拉科,泥巴种是……诶?那不是隆巴顿早上收到的记忆球吗?”

“是啊,隆巴顿把他忘在座子上了,记忆球也抵不过脑子蠢是不是?”德拉科摇了摇手里的玻璃球,“也不知道这破玩意能有什么用,让那个胖墩记得他摔跤的时候是屁股着地的?”

“喂!马尔福,把球还给纳威!”罗恩从楼梯上愤愤地冲下来。

“韦斯莱。你是捡破烂的吗?大耗子你也要,破球你也要。”哈利瞥了一眼罗恩不屑地说,他还没有忘记罗恩在礼堂门口冲撞他们的事。

“哈利,这么明显的问题。他家一直都是啊。”德拉科讥讽地笑着。

罗恩紧紧攥着拳头喘着气,“把球拿来!那是纳威的!”

“我说不呢?”德拉科把球举起来转着圈看,装作在认真思索着,“它该去它应该去的地方。知道吗韦斯莱,我家垃圾箱都没有这一类东西。它大概只配被丢到沼泽里,啊,我知道地下走廊里有一些,这个问题上,我可以帮他。”

 

罗恩猛地朝德拉科扑过来,高尔克拉布赶过来推搡他,这时候纳威也闭着眼睛冲了过来,场面乱成一团。

“在干什么?怎么回事!”麦格教授的声音响起,一定是走廊里动静太大她听着声音寻了过来。

德拉科立刻把记忆球用力扔到墙的一边。

 

“太不像话了。”麦格教授气愤地大声说。斯内普站在桌旁,双手抱胸,面无表情。

“一年级新生就在走廊里面这样乱来,你们有没有把校规放在眼里!”

“是他们先动手的,教授。”德拉科捂着鼻子慢悠悠地说。

“他抢了纳威的记忆球!”罗恩喊道。

“是的,是这样……”纳威赶紧跟着说。

麦格教授严肃的神情转向德拉科和哈利。

“不,是皮皮鬼。皮皮鬼丢过来的,我们并不知情,韦斯莱上来就知道打架。”德拉科捂着鼻子,一副很痛的样子。

“你胡说!我们从休息室出来找记忆球的路上才碰见皮皮鬼,他正在走廊里面用墨水画画!”

斯内普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那么,我想事情很清楚了。韦斯莱动手打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你来处置吧,麦格教授。”

“不!是他们先……”

“那么是不是先动手打了马尔福呢,韦斯莱先生。”

“我……可他……”

“显而易见,不是吗?”斯内普扬起眉,看向麦格。

 

“我不管是谁抢了谁的东西,韦斯莱先生,隆巴顿先生。打人就是不被允许的!我不得不扣除你们每人30分,关一周禁闭。并且写信告诉你们的家人,如果再有下次,我会很认真的考虑让不让你们继续留在我的学院。”

 

罗恩和纳威耸拉着脑袋跟着麦格教授走了出去。

哈利的头低得很低,不敢去看斯内普的眼睛。这太丢人了,第一天上课就被老师拎到父亲的办公室来,他完全不敢去看父亲带有责备的目光。

 

“带德拉科到庞弗雷女士那里去吧,哈利。”

如往常一样静默温柔的声音响起。

哈利诧异的猛一抬头,斯内普眼中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责备的神情。他甚至不问事情始末就让他们去上下一节课了。

 

“德拉科,你还好吗?”从办公室走出来之后,哈利赶快询问德拉科。一路上他都很痛的样子,该不会是鼻梁被打断了?哈利担忧的想。

然而德拉科把手放下来,他的鼻子不但没有断甚至一点脏都没。

“下一节课是什么来着,哦,魔咒,走吧。”

 

魔咒课第一个咒语,教的就是飘浮咒。卢修斯教过德拉科这个咒语让他用来移动行李,德拉科轻易地让羽毛在天花板上打转。

“你做错了,是羽加—迪姆,勒维—奥—萨,那个‘加’字要说的又长又清楚。”万事通小姐看来又在指点江山了。

“你那么厉害,你来啊。”

赫敏骄傲的瞥了一眼身边的罗恩,挥动魔杖,“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

她的羽毛缓缓升空,漂浮在头顶上方四尺的地方。

“做得很好!”弗立维教授满意地说,“格兰芬多加十分,斯莱特林加十分!”

哈利抬起魔杖,对着前方说,“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

他桌上的一本大部头书吃力地浮起来,没飘几下就“啪叽”掉了下去,径直砸在赫敏头上。

“哦,真是对不起。”然而语气里没有丝毫歉意。

斯莱特林生们哈哈大笑起来,德拉科笑的前仰后合的。

赫敏吃疼得捂着头趴在桌上,肩膀微微颤抖着,罗恩狠狠地回头瞪着他们两个。

 

魔药课在地下室上课,吃过午饭后哈利就拉着德拉科一路小跑赶往地下室。下午连续上两节魔药课,这是他最期待的!他可以见到爸爸上课了。

这是一间阴冷的教室,沿墙的架子上摆放着很多玻璃罐,里面浸泡着很多动物标本和一些颜色各异的液体,他在蜘蛛尾巷的家里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罐子。斯内普平时在家也会在地下室里闷上几个小时熬制这些东西,甚至是不分昼夜的。

哈利看到这些熟悉的罐子,咧嘴笑着。这间教室很有父亲的风格,包括他还没仔细参观过的那间办公室。斯内普的东西总是黑色调的,家里被莉莉布置成了温馨的橙红色调,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但不知为何他更喜欢父亲熬制魔药的那间地下室,喜欢静静地坐在斯内普身后看着他认真调配魔药的背影。

 

他跟德拉科,高尔克拉布找了一张长桌并排坐着,一张长桌上有两个架好的坩埚在冒着滚滚白雾。哈利特别兴奋,他一直想试试像父亲那样调配魔药的感觉。

“砰!”的一声,门被暴力的推开了,教室里的讲话声嘎然而止。

斯内普从门口像一股黑风一样走了进来,黑色长袍在身后飞扬着。

“在我的课堂上,不许胡乱挥舞魔杖,没事乱念咒语。”他转身,目光阴冷的扫视了一圈课堂,最后落在罗恩身上,“和,挥动你愚蠢的拳头。”

 

“其实呢,我想你们不会有很多人懂得……欣赏制魔药学精湛的科学和精密的工艺。然而,”他看向哈利和德拉科,“对于极少数的,优等生。那些真正有意向的人……”

他停顿了一下,卷起身上的黑袍双手抱肩,脸上换了一副威严的神情。

“我可以教你们如何对心灵施魔法,如何使感官入圈套。我会教你们铸造名气、酝酿辉煌、甚至能教你们如何阻止死亡。”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幽幽地说,“但必须有一条,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斯内普全程说话的声音几乎只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的每一个字。

这短短的开场白之后,全班哑然无声。他似乎有一种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震慑住他人的威慑力量。

 

这实在是不能更酷了,哈利一脸崇拜地望着台上的斯内普,眼睛里亮晶晶的。

 

“那么。”斯内普突然说,“韦斯莱。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罗恩突然被叫到名字,完全怔住了。赫敏在旁边把手臂举得高高的。

“我不知道……”罗恩小声说。

“提醒你一下,在课堂上,要叫我教授或先生。”他一步步走进罗恩,眼神幽暗而阴冷。

“对不起,先生。”

“由于你的无礼行为,格兰芬多扣去5分。”

“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粪石,你会去哪里找?隆巴顿。”他突然猛地转头看向纳威。

纳威被吓得往后一缩差点从长凳上摔下来,一群人笑出了声。

“我,我,不知道,先生……”纳威哆哆嗦嗦地说。

“好。让我们换个问题,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先,先生。”纳威都要哭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开学前一本书都可以不翻。格兰芬多扣5分。”

赫敏的手举得已经有点哆嗦了,斯内普转过身走回讲台,看都不看她一眼。“把手放下,you silly girl。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粪石是山羊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统称乌头。怎么?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抄下来。”

学生们迅速拿起羽毛笔沙沙沙地写起来,显然都吓坏了。哈利和德拉科对视了一眼,哧哧地笑起来。

 

哈利和德拉科并肩站着,一起熬着坩埚里的药剂。药剂的配方被写在黑板上,斯内普在教室里走来走去,几乎所有学生都挨了批评。除了德拉科和哈利。

斯内普在他们身后看他们蒸煮着带触角的鼻涕虫。

“完美。斯莱特林加10分。”

 

“砰!”的一声,纳威的坩埚炸了,药水泼了一地,浸到学生们的鞋就会烧出一个大窟窿。吓得大家全都往凳子上跳。

“白痴!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掉5分,西莫!把他送医院去,滚出我的教室。”

斯内普挥起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

纳威抽抽搭搭的哭着被西莫扶着走出教室。

这时哈利的坩埚上突然滋滋冒着火花,烟雾浓黑,显得越来越不对劲。

哈利慌乱的核对哪里出了问题,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斯内普走过来看了看,用魔杖轻敲了一下坩埚,火花消失了。

“那么,”斯内普严肃地看着他,哈利怯生生地低着头,“知道你在哪里出错了吗?哈利。”

“我……”哈利慌忙再去扫了一眼黑板上的配方,“我……加多了毒牙粉,对不……”

 

“诚实!斯莱特林加10分。”

 

下课后,哈利故意磨蹭着一直迟迟不走,德拉科回头示意高尔他们先走。
人都走掉了之后,哈利再看斯内普时,他的脸上挂着那熟悉的,轻柔的笑容。
“Daddy!”哈利直直朝他怀里扑了过去。
“Daddy上课超酷的!太棒了!我喜欢听Daddy的课!”
斯内普的笑意深了些,温柔地抚摸着哈利的头。“还适应吗?哈利。”
“唔,都很好!除了要跟格兰芬多一起上课,他们真的讨厌!”
“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我们要跟格兰芬多一起上课呢?我们关系很好吗?我觉得就算是换成赫奇帕奇,也比跟他们在一起强。”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以前关系确实不错过。”
哈利瞪着好奇的小眼睛看着他。
“想听是吗?哈利。”
哈利用力点了点头。
“吃完晚饭可以来办公室找我,我讲给你听,说你妈妈的名字,门自动会开。”
“好~!”哈利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弯下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I love you,Daddy!”
哈利跑到门口拉起德拉科的手走了出去,斯内普看着这一幕微微皱了皱眉。

 

 “嘿!听说你们在麦格教授教室的走廊上和格兰芬多的打了一架?你们也太猛了,麦格教授都敢惹。”

在地下室走廊上,马库斯从身后赶上他们。

“你们没事吧?后来怎么样了?”

“什么事也没有。”哈利耸了耸肩。

“韦斯莱和隆巴顿被罚了一个星期禁闭。”德拉科得意地说。

“什么??梅林的丁字裤你们怎么做到的?麦格教授可是格兰芬多的院长。”

“他们先动手的,当然不能怪我们!还好德拉科没事,可恶的格兰芬多。”

 

珀西·韦斯莱从走廊那头快步走过来,学院袍在身后摇摆得快要飞起来了。

“噢……我得走了guys,回头聊!”马库斯拍了拍他俩的肩膀,转身撒腿就跑。

珀西紧跟着追了上去,“弗林特!你他吗站住,级长例会!”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

“闭上你的嘴!”

 

 

清晨的室外场地上,阳光慵懒的铺洒在还有些潮湿的草坪。

“格兰芬多真的是够了。”哈利皱着眉头无聊地看着天空。

他跟德拉科都打过魁地奇,飞行课显得那么的无趣。霍琦女士正在教大家怎么用飞天扫把简单飞行。结果纳威那个小胖墩果然又出了状况,从飞天扫把上摔下来,断了手腕。

“他就不能安静的上一节课吗?每次都是他。”

“格兰芬多的人,脑子本身就不好使……”德拉科缓缓走向地上一个正在莹莹发亮的东西。

“哈哈!看,那个胖墩又把这个弄丢了,我就说记忆球治救不了脑残吧?”德拉科捡起球晃了晃,好多人围了过来。

“马尔福!把他给我。”罗恩吼道,赫敏赶紧在身后拽他小声提醒着什么。

“韦斯莱,我劝你不要对我大吼大叫。一周的禁闭对你来说太少了吗?”

“你这么喜欢干嘛不让隆巴顿送你呢。”哈利不耐烦地说。

“哦?喜欢吗韦斯莱?”德拉科坏笑着摇了摇手里的球,“喜欢过来自己拿啊。”

他跨上飞天扫把,熟练地飞上了天,哈利笑着双脚一蹬地面跟着飞了上去。

 

德拉科像炫耀似得在天上盘旋着,换着花样地把记忆球抛给哈利,哈利接到之后再扔回去给他,他在扫把上一个倒挂接住球,又能很快翻回来。

哈利总是故意等球快要落到地面,才敏捷的一个俯冲下去捡。他总是能很快抓住记忆球,飞天扫把的操作对他来说简直太简单了。

“怎么了韦斯莱,你的番茄脑袋飞不起来吗?”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斯内普!”

两人被呵斥得吓了一跳,麦格教授在场地上快步赶了过了,鼻里好像都能喷出气来一样。

他们赶紧落到地面从飞天扫把上跳下来。

这下可完蛋了,哈利心想着。

格兰芬多的人很解气似得看着他们怂怂的被麦格教授带走,罗恩直接大笑出声一脸的痛快。斯莱特林们厌恶地瞪着他。

 

“我带你们去找你们学院的院长。看他这次怎么说,我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行为!”

麦格教授走得很快,德拉科和哈利跟在后面一溜小跑,哈利心里砰砰直跳。

斯内普在魔药课上的威严他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在学校里完全不像在家那样静默温柔,这次一定会被骂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妈妈。

 

斯内普双手抱胸靠在桌子上审视着他们两个,哈利把头低得低低的,只敢看着脚尖。

“情况我知道了,麦格教授。”

但麦格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两个。

“出于一些原因斯内普教授,我觉得我需要看见如何处理这种恶劣行为,希望你不要介意。”

“好。”斯内普淡淡地说,“斯莱特林扣去40分,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斯内普,关禁闭一星期。我还会……”他微微停顿了一下,“通知你们的家人。”

通知家人……父亲要把这件事告诉妈妈?哈利感觉心往下快速地沉下去,比刚刚他俯冲去接球的速度还快。

 

麦格教授走后,哈利和德拉科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你们真的一直在空中传记忆球,没有下来过?”

哈利看着地面紧咬着下唇,微微点了点头。

“去奇洛教授的教室把弗林特叫过来,去吧。”

 

“你们又被麦格教授逮到了?不是我说,Guys……你们真的够倒霉的,40分可不少呢。”

哈利的脚像是灌了铅一样,他努力地迈着脚向前走,小脸红红的,一直低着头。

德拉科拉起他的手带着他走,“麦格教授在,教父也没办法。不要难过,没事的,他没有骂我们不是吗?”

是啊……目前没有,可是待会就不一定了。

 

他们敲门进来时,斯内普正在看一本厚厚的魔药书。看见他们回来了,“啪”的一声把书合上。

“您找我吗?先生。”

“马尔福先生和斯内普先生就在刚才被罚了一周禁闭。我认命你为禁闭的执行人,地点在魁地奇训练场。马尔福为追球手,哈利将作为找球手,每晚进行急性特训。惩罚为主,两人这一周的作业都不准做,晚上只能专心关禁闭。魁地奇训练场这一周将包给斯莱特林,这是我的授意书。”

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马库斯手里的羊皮纸,马库斯嘴巴张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

 “那么作为一个世纪以来年龄最小的院队选手,每人各加20分。我将会通知你们的父母这个消息。”

 

过不了多久,哈利和德拉科在魁地奇球场罚禁闭的消息就传开了。

以韦斯莱双子为首的很多人纷纷想要试试看斯内普教授的禁闭内容。

 

在那个星期里,魔药教室的坩埚和费尔奇的奖品陈列室里的奖杯都被擦得锃光瓦亮。


评论(39)

热度(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