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中间的那颗头)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注意避雷。

因为某些跳梁小丑的关系,让我昨晚三个小时涨了将近200个粉。

好吧,多谢宣传,干嘛那么客气 多不好意思。

我觉得,此时此刻更这篇文,恰合时机,恰到好处阿。

阳光之下活着阴影,阴影也在努力衬托阳光。

感谢你活在我的阴影之下,我爱蛇哈,这能让你觉得闹心

我真TM开心。

(遇到脑残不吵架,不动怒,举报拉黑一条龙

仅送给爱它的你们,感谢喜欢。💚)

——————————————————

此篇主斯莉。

他拥有莉莉的勇敢与执着,同时拥有你的沉着和洞察力,你们非常爱他,这一定会使他无比强大。是的,他就是中间的那颗头。


18. 安东尼奥 ← 上篇

——————————————————


19.


“Daddy,你怎么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呢?!我没事了,你快去休息,你这样我要写信告诉Mummy了!”

邓布利多校长走后,哈利立刻对斯内普这样说。自己已经给爸爸带来不少麻烦了,还害得他不眠不休地照顾自己,为自己担心。现在能让他立刻去休息的最快办法,就是搬出妈妈来威胁他!

“我帮你把整件事情都瞒了下来,至今没有告诉你妈妈,你可知道?”斯内普悠悠地说,“我们在一条船上,断帆弃桨并无好处,my son。”

对啊,现在闯祸的可不止爸爸一个。就算是暴风雨要来,差点没命和三天不睡比起来,想必也是先刮他这头。

哈利分分钟垂下头来没了底气。

 

“好吧……可是你也不能一直不睡……”哈利嘀咕着说。

“不用担心,我会的。我想不睡三天和昏迷三天相较,后者更加使人担心,你说呢?”

哈利这下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低头抠着自己的手指,等待着被训话。

 

然而片刻的缄默等待过后,斯内普只是叹了口气。

 

“哈利,”斯内普问,“告诉我,你是如何分出,哪一瓶药水带有腐蚀效果的?”

正鼓着嘴巴,眼神在地上来回飘的哈利听到这个异常出其不意的问题,突然回过神来,对上了父亲那双黝黑的眼睛。

他瞬间松了口气,这都不会被骂,果然爸爸就是全世界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人!

顺便又在心中吐槽了罗恩一大圈,包括那些认为爸爸是坏人的人,怕不是都瞎了眼。

 

“因为我见过呀!”哈利得意地扬起小脑袋,“就在Daddy的办公室里,老哑炮给我和德拉科告状的时候,我看到它里面泡着一只尾巴有钩子的大怪物……”

“炸尾螺。”斯内普提醒道。

“喔~炸尾螺!”哈利接着说,“但是,晚上再去找Daddy听故事的时候,容器里面已经没有大怪物了,那总不会是Daddy你捞出去的,而且紫色液体颜色越来越深,气泡在不断倒流,证明了腐蚀性的强度。”

斯内普听着,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还有还有,我在格兰杰读那张线索提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哪两个是荨麻酒,颜色不同是因为加了紫鸭跖草。听到‘三个杀手’,我已经分出了两个。还没读完全部提示,我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斯内普轻轻揉了揉哈利的小脑袋,哈利笑了起来。

那眼神不是责备,是骄傲与自豪。

“只是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提前告知我,你要向我保证这一点,哈利。”

哈利跟着点了点头。

“我不会阻挡你去走任何你选择的道路,任何你觉得正确的事。我只会指明你前进的方向,教会你致胜的方法,以及确保你的安全,你明白吗?”

哈利又点点头。

“对不起,Daddy……我只是……”

“永远不需要对父亲说对不起,哈利。”

 

“近期,流言会比较多。邓布利多校长方才也与你说过,所有人似乎一致认为,是你杀死了默然者。”

“可是那并不是我,是安东尼奥不是吗?”

“卜鸟来去迅猛,没有人察觉到它。更何况他们乐于这样认为。总之,近期听到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哈利莫名其妙地歪着脑袋,“他们干嘛愿意那样想呢?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死了个大坏蛋,无论怎样都值得高兴。”

“哦?你这样认为?”

“是啊……他死有余辜。他想杀我,还想偷走魔法石,我不可能让他做到任何一件事,那他就必须死。我假装要把魔法石献给他,借机朝他泼了药水,本来想泼进喉咙的,我可能是手太抖了,泼在了眼睛上,但是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我以后一定要学会它的熬制方法,这简直太酷啦!”

斯内普扬着眉有些诧异地看着哈利,他确实跟莉莉有差别,不,差别太大了!但又是如此熟悉,这简直就像是——

年轻的自己。

 

“不过……我总觉得,邓布利多教授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哈利接着说,“我总觉得他知道将要发生的事,却任由它们继续发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他需要看清事情背后的真相,以及一些人的立场。”

“那么,你的选择呢?哈利。”斯内普看着他说,“你同时召唤了两只不同的凤凰,这骗不过邓布利多。”

哈利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嘴巴来回鼓着。过了一会儿,他重新抬头看着斯内普。

“格林德沃又有什么错呢,Daddy……我们就是不应当一直迁就麻瓜啊。我们比他们强大,比他们优秀,却一直在躲着他们,为了他们立规矩,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妈妈整天忙着消除那些麻瓜的记忆,维护他们的权益,但是佩妮姨妈一家人又是怎么对待她的?达力那种野猪一样的大块头,还要整天把我当成大怪物。我们干什么还要那么做呢?”

 

“那么你又为什么选择了福克斯?”斯内普问。

“我没有……事实上,我不知道该选哪一边。”哈利说,“但是我知道,当时的情况首先要护住魔法石,那是Daddy要守护的东西。”

“这就是关键,哈利。”

哈利有些不明白地看着他。

“遵从你心中的声音,在重要的时刻也能明确你的目的,这就是你要做的事。目前为止,你做得非常优秀。有时候,选择站在哪一边并不是关键。但是你要清楚,在那个最关键,最具决定性的时刻没有出现之前,你需要站在什么位置上。”

哈利思索了一会儿,“我谁也不选,保持中立。”

“是,这当然是个好办法。然而谁也不选择,你会引起仇恨的注意,你会获得亲密的疏离,到那时,你该如何做?”

这下哈利被难住了,他托着腮,把小小的眉头拧成了麻花,苦恼地思考着。

 

夕阳懒散地洒在窗上,阴影逐渐漫上他的床头。

禁林在窗外毅然高耸,组成了一堵可怖的树墙。

人们说:它是危险的,它不可靠近,它隐藏着黑暗的力量!

可是哈利曾亲眼看见过独角兽,那里面生存着如此美丽的生物。善良的马人曾在那里救了它,告诉他即将发生的危险。

送信的猫头鹰们陆续从阳光下归来,赶去猫头鹰屋休息。

人们说:它们友善,它们纯洁,它们将无私与忠诚献给了巫师!

可他也曾见过猫头鹰们如何捕捉老鼠与青蛙,如何将它们开膛破肚,海德薇曾用沾满血迹的喙亲吻他的脸庞。

一向被人们惧怕的冷血毒蛇,也会为了喜爱的人收敛它的毒牙。

以勇敢正义著称的格兰芬多,也会误解事情的对错而错怪他人。

以利益荣誉为院训的斯莱特林,也能在关键时刻把他人安危放在首位。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极善极恶,致黑致白?

 

它是浑浊的。世界是灰色的。

阳光之下隐藏着阴影,而阴影同时衬托着阳光!

 

他放下拖着下巴的手,认真地说:

“那么从一开始,我就站在两边。两边都将会有我的位置,进退皆可。”

 

 

斯内普在回地下教室的路上遇到了邓布利多,他倚在走廊的一侧哼着小曲儿,好像对窗外的鸟儿很感兴趣,看到斯内普向他走来,很高兴地向他打招呼。

“心情不错,西弗勒斯,看样子你已经完全理解了我的话。”他笑着说,“有些话哈利并不愿意对我说,我只能在这里等着。原谅我没能去你的办公室,那里实在有些冷了,人老了,麻烦事就跟着来了。”

“校长找我还有什么事?”

“是这样,有件事需要你来替我完成。很抱歉的是这大概会影响到你的假期,但是这件事除了我,只有你最适合。”

邓布利多透过半月型眼镜望着此刻面无表情的斯内普,“我需要冒昧问你,你的大脑封闭术还是一如既往吗?西弗勒斯。”

“一如既往。”

 

邓布利多了然地笑了笑,“我必须这么做,希望你能理解。因为你将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必须确认这一点。我注意到哈利只看了你一眼,就知道自己并没有杀死奇洛教授。”

“那孩子,让我一度认为他是摄神取念的天才。他能判断我的情绪,话语真假。对我思维的读取有一次精准到了记忆,后来我发现他只对我异常敏锐。”

“血浓于水,西弗勒斯。相信我,哈利非常地与众不同。”邓布利多说,“他拥有莉莉的勇敢与执着,同时拥有你的沉着和洞察力,你们非常爱他,这一定会使他无比强大。是的,他就是中间的那颗头,他能够明辨事情本质的对错,在关键时刻站在正确的位置上,他能够隐藏自己,在危急时刻确保自己的安全给予对方致命一击。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

 

斯内普质疑地瞥了瞥看似很愉快的邓布利多,“你怂恿我进凤凰社的时候也夸了我一顿。”

他总觉得被邓布利多喜欢会是一件不幸的事。

“不过我坚持认为,如果你更加信任我,事情或许会更顺利一些。我答应你会一直确保她的安全,对吗?我觉得我还挺值得信任的,毕竟这把年纪还能如此优秀的巫师,也就只有我啦。”

“莉莉是我教过的最聪明的学生,她非常优秀与认真,是我一直都非常喜欢的……”

“好了你不用再夸她了,我不自在。”斯内普嫌弃地说。

“我的意思是,她实际上并不是弱小的。不要让她成为你的软肋,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斯—内—普—!!!”

走廊上传来一阵及其愤怒地声音,斯内普还没来得及反映,就被强行抵在了墙上。他迅速扬起手中魔杖做出防御动作,却看到了熟悉的火红色长发,那双碧绿色眼睛此刻正气呼呼地盯着他。

魔杖应声落地,他摊开双手举到头两侧,无辜地望着莉莉。

“你少来这套!”莉莉大声对他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斯内普睁圆了眼睛,一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莉莉干脆把一张报纸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霍格沃茨一年级新生为保护魔法石,英勇击杀默然者——默然者已被证实为一代黑魔王格林德沃党羽。

救世新星——哈利·斯内普!

 

斯内普皱了皱眉,“话不能这么说,那个默然者生命本来就要到尽头了,而且真正导致他死亡的是只卜鸟……”

“我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嗝屁的???”莉莉气愤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他害得我的宝贝差点送命!哈利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他从没在信中跟我提起过关于魔法石的事,最可气的就是你!发生这么可怕的事,你为什么也不跟我说?我告诉你,你完蛋了,斯内普!”

“真高兴再次在霍格沃茨见到你,莉莉。不过不用担心,哈利现在已经没事了。”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

“噢,邓布利多校长。”莉莉这才放开斯内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还不忘没好气地撇斯内普两眼。斯内普刚想整理一下自己的领口,看到莉莉的眼神立马把手放了回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校长,默然者怎么可能出现在霍格沃茨呢?哈利伤得重不重?他还好吗?”莉莉担忧地询问,眼眶明显红了一圈。

“关于奇洛是默然者这件事,我感到抱歉。哈利他很好,可以说非常不错。他非常勇敢地做了正确的事,我为他而骄傲。”邓布利多说。

“是的,可是作为一个母亲,我又骄傲又心痛。如果可以,我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做代价,也绝不能让哈利出任何事。”莉莉哽咽地说,“就算不能为他分担,至少他还可以跟我商量。可他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这孩子……就是太像西弗了,什么都要自己扛着。”

邓布利多意味深长地看了斯内普一眼,“谁说不是呢?好了,你们去看过哈利后,或许还能赶上晚餐上的柠檬蛋糕,如果有人急需补充体力,我建议他吃掉那一整块蜂蜜馅饼。”

说完,他愉快地一蹦一跳地走了。

 

莉莉冲进校医室后就一把抱住了哈利,哈利都快被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Mummy~Mummy我没事,我很好。”哈利艰难地说。

“莉莉,听我说,哈利他其实——”

“你闭嘴,我现在不想理你,你这个骗人精,老蝙蝠!”

斯内普被骂得一怔,哈利看着他的表情差笑出声,努力地干咳了几下憋了回去。

“对不起,亲爱的,希望我没有弄疼你。”莉莉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露出一个微笑,“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担心,看在梅林的份上,我太害怕你,你万一……”她说着又忍不住开始哽咽,斯内普刚把手搭在她肩上就被一巴掌拍开了。

她心疼地摸着哈利头上的绷带,“还疼吗?告诉我,那个混蛋还伤你哪了?虽然你做了非常勇敢的事,但我还是希望你至少该跟我商量,Mummy是傲罗,记得吗?专门整治黑巫师的。”

“Mummy,奇洛是默然者,不是黑巫师……”

“就算他是默然者,伤害我的宝贝,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可是他已经死掉了……”

“那我就抓更多的黑巫师,让他们的主子永远无法出来作怪!哼,黑巫师果然没有好东西。”

 

……

斯内普五官很古怪地蹙成一团,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中枪了。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我想当时的情况,哈利已经来不及再告知我们。”斯内普说,哈利跟着拼命点头。

“哦,所以你也同样来不及,是吗?即使在你已经在魔法部见到我之后。”

“魔法石在霍格沃茨是个秘密……”

“那哈利受伤之后呢?我居然是在报纸上得知我的儿子与默然者激烈搏斗,身负重伤的?!”

“因为Daddy这三天来一直在忙着照顾我,他一定不想让你担心。”哈利赶紧说。

“所以你还三天三夜没睡觉?!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张了张嘴巴,自己可能是闯祸了,本来是想替爸爸说句话的,然而现在自己显然已经插不上话了。

不过这才是他认得的爸爸啊。自从到了霍格沃茨之后他才了解到,大家到底有多害怕爸爸。

不要说是别人了,他用阴郁的嗓音只字断句的时候,自己也要抖上三抖。他的课上没有人敢睡觉,只是推门走进教室就能震慑得所有人立刻鸦雀无声。

可是这样的爸爸,在妈妈面前,简直就像个小媳妇儿,导致他一直觉得爸爸根本没有脾气。

 

好吧,一条船上,一个Team!

 

“莉莉,你冷静,听我解释……”斯内普一边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托住被莉莉碰到边缘的玻璃容器,免得它掉到莉莉脚旁。

“废话少说,你这个骗子!你明明答应我熬制完最后一批魔药就再也不熬夜的,你宁可自己熬夜也不肯让我来一起照顾哈利,你凭什么?我可是他的母亲!拔魔杖吧!我要跟你决斗!我堂堂傲罗精英小队队长,才不怕你!”

“可是,我的魔杖掉在门外了。”斯内普无辜地说,“傲罗的精英,也不该欺负手无寸铁的人吧?”

“哎哟,啊啊——好疼——”

哈利突然喊叫起来,捂着脑袋上的绷带在床上不停翻滚。

“哈利?!怎么了,你感觉怎么样?”莉莉见状,慌忙赶到哈利床旁边,焦急地询问。

斯内普也跟着赶了过来,看了一眼又淡定地重新退到了一边。

 

“啊—啊—我的头,疼疼疼,感觉要炸了。我不行了,不行了……”哈利夸张地嗷嗷乱叫,在床上来回打滚。他看德拉科逃避功课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很痛吗?亲爱的,你等着,我马上去找医生。”

“不,不用了,唔——”哈利捂着自己的头,晃晃悠悠地说,“她说过我需要多休息,情绪不能波动,我一定是,一定是现在感觉不太好……”

“你感觉哪里不好?哪里不舒服?”莉莉急忙问道。

“唔——”哈利痛苦地思索了一会儿,“大概,大概是看到你和Daddy为我吵架了,我……我好担心,好难过,心情超级波动。啊——疼。”

“不需要担心啊宝贝!我们没有吵架,没有,这完全不可能。”莉莉立刻说。

“是吗?那你需要证明给我看,我才能放心。”

莉莉毫不犹豫地拽过斯内普,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大口。

“这么说,你们真的没有吵架?”

“没有,怎么会呢?我们从来不吵架。”

“永远不吵架?”

“是的,就是这样。”

“没骗我?”

“我相信,你的母亲永远不会骗你。”斯内普轻笑着说,“这就是我不告诉你的原因,他不能情绪过激,你来了也是徒增担忧,倒不如等到他好了之后……”

“那你也不能……!”莉莉刚要凶他,哈利捂着头又摔倒在床上,她赶紧换了个语调。

“那你也不能……不能什么都自己扛着,我也有资格分担。下次不要这样了……”她不爽地小声嘟哝着。

“好,遵命。”斯内普笑着说。

 

“啊,既然你们没有吵架,那我就放心啦!我好困……嗯……我要睡了,我睡着了。”哈利说完就把侧脸埋在枕头里,闭着眼睛不动了。

“什——哈利?”莉莉一头雾水地看着哈利,哈利仍旧一动不动。

“恩,因为药物的关系,有时候会这样,很正常。”斯内普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

“不用担心,他已经无大碍,再休息几天就能出院了。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他。”

莉莉已经完全被搞懵了,糊里糊涂地就被斯内普推着肩膀走出去,也没心思再生气了。

 

哈利虚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的背影。如果他刚刚没有看错的话,斯内普在关上房门之前,对他眨了下眼睛。


评论(30)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