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黑骑士)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非常地友好(?),私设多如狗,注意避雷。

骑士、为守护大家而存在。

他们个性率直,无惧生死,忠诚而勇敢。


15. 穿越活门板 ← 上篇  下篇 → 17. 魔法石

——————————————————


16.


扑通——

“我要死了——要死了——”


哈利慢慢坐起来,揉了揉头发,朝四下望了望。他发现他们落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

“啊——它会杀了我,会杀了我——我要死了,呜呜呜呜——”

“德拉科?”

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昏暗的光线,他费力地虚眯着眼,朝着德拉科低声呢喃的方向摸索着。

“德拉科,德拉科,我们没事了。”

他伸手去够德拉科不停颤抖的身体,哪知道德拉科刚刚被碰到就开始疯狂地挥舞双手,放声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不要伤害我!我爸爸——我爸爸是卢修斯·马尔福!他特别厉害他是霍格沃茨的理事是魔法部的贵客你们谁也惹不起他,碰我你要倒大霉的啊啊啊啊——”

罗恩和赫敏在上方听到了下面的尖叫声,慌忙向下张望。

“发生了什么事?哈利?!”罗恩大喊着询问。赫敏有一瞬间已经忘了吹笛子,大狗开始拼命朝着他们狂吠,他们狼狈地躲到角落断断续续地吹起笛子,大狗又一次栽倒在地上。

 

“德拉科……”哈利低头强忍着笑意,“德拉科,是我!是我,嘿,看看我,我是哈利。”

德拉科这才缓缓把手从眼前移开,哈利顿时怔住了。洞口的光斑倒映在德拉科灰蓝色的眼中,他能看到那明显的泪光。

“哈利……”他哽咽着,小心翼翼地问,“我们……我们死了吗?”

“没有,我们是安全的。”哈利赶紧拥抱住他,轻抚着他的背,德拉科还在不停地发抖。

他都忘记了,德拉科是非常胆小的。一个虫子的突然出现都能吓到他。

而他却愿意陪着自己来做这么荒唐又危险的事。

 

“没事了,德拉科,我们没事了……”他柔声说着,一下一下轻轻安抚着德拉科的背。

“恩……”过了一会儿,德拉科闷哼了一声做回复,虽然声音沉稳了许多,但仍能听出些许压抑的成分。

“你有没有受伤?”德拉科轻声问。

“我没事,我们都没事,你看——它看上去像是一颗柔软的植物。”

“哈利——?马尔福——?”这时头顶上方又传来了罗恩的声音,“你们没事吧?能听到我吗?”

“没问题!”他冲着洞口喊道,现在的洞口看上去只是邮票大小的一块光斑,“是软着陆,你们可以跳了!”

罗恩紧接着就跳了下来,四脚着地地趴在他们面前。

“看来你真的爱死这个姿势了,韦斯莱。”

听到那往日托腔托调的语气响起,哈利不禁松了口气,莫非韦斯莱还有缓解恐惧气氛的能力?

“这是什么玩意儿?”罗恩一开口就问。

“不知道,好像是一种植物。大概是铺在这里减轻坠落时的碰撞的。来吧,格兰杰!”

远处的笛声停止了。大狗再次发出响亮的狂吠,但是赫敏已经跳了下来。她落在了罗恩旁边。

 

“我们一定离学校很远很远了。”她说。

哈利听到了身旁德拉科颤抖的抽气声,他轻轻攥了一下正紧握德拉科的手。

“说实在的,幸好有这堆植物铺在这里。”罗恩说。

“幸好什么!”赫敏突然尖叫起来,“看看你们三个!”

她猛地跳起来,挣扎着朝一面潮湿的墙壁移动。这时他们才注意到,自己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许多藤蔓缠住了。

赫敏在蛇一般的藤蔓还没来得及抓牢她之前,总算挣脱了出去。她惊恐地贴在墙壁上,看着他们拼命在撕扯那些藤蔓,但是他们越是挣扎,藤蔓就缠得越快、越紧。

 

“别动了!”赫敏对他们大喊,“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魔鬼网!”

“哦,我真高兴,总算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了,这对我们大有帮助。”罗恩气呼呼地说,向后闪躲着,不让藤蔓缠住他的脖子。

“你给我闭嘴!我正在想怎么把它杀死!”赫敏说。

“魔鬼网……魔鬼网……”德拉科突然停止了挣扎的动作,低声喃喃着什么,哈利以为他被吓呆了。

“德拉科?德拉科!清醒一点……”他慌张地看着德拉科苍白的嘴唇在抖动着低语,放弃挣扎的他已经被藤蔓爬满了肩膀,哈利迅速扑过去拉扯那些粗壮的藤蔓。

谁料德拉科的手却突然按在哈利的腰上,哈利一下子失重扑倒在他身上,爬在他手臂上的藤蔓迅速蜿蜒着把他和哈利裹得紧紧的。

“德拉科???”哈利惊慌地望着他。

“哈利,闭上眼睛,只需要放松……”

“你说什么?”

“放松,相信我。”德拉科坚定地说。

哈利只愣了一秒,就立刻匍匐在德拉科的胸口,紧紧闭上眼睛。

放松,放松,放松!他在心里拼命默念着。

 

“拜托你快点想,我要喘不上气了!”罗恩大吼着,“你看那边的两个都要被缠成蚕蛹——不不不,哈利!”

罗恩眼睁睁地看着魔鬼网把哈利和德拉科团团包裹、吞没。他们现在就像是被消化掉了一样,突然不见了。

“啊——哈利!哈利!”罗恩失声大叫。

“你也要这样做!”赫敏说,“你需要放松,不放松你就会死得更快!”

“死得更快?!”罗恩使劲挣扎着扯着一根要缠住他胸脯的藤蔓,“噢——那我可真要放松了!”

“快点放松,韦斯莱,你必须这么做!”哈利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上方大喊。有个人肉垫在身下,他完全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而德拉科就没那么好过了。

他一副快要喘不上气的样子,要咳也很难咳出来。哈利赶忙伸手将他拉起来。

 

然而罗恩始终不能够放松下来,藤蔓把他缠得越来越紧,眼看着已经攀爬到他的脸上。

“魔鬼网,魔鬼网……斯普劳特教授是怎么说的?说它喜欢阴暗和潮湿——”赫敏着急地在原地背书似得低语。

“光!只要有光!或者干脆放把火烧了它!”罗恩几乎要窒息了,歇斯底里地嚷着。

“是啊——当然可以——可是这里没有木柴啊!”赫敏大声说,焦急地拧着双手。

“你疯了吗?你到底是不是巫师!唔唔——”藤蔓缠住了罗恩的嘴巴,他说不出话来了。

“哦,对了!”赫敏说着,一把抽出魔杖,“荧光闪耀!”

藤蔓突然被强光照射,它们急速扭曲着,抽动着,自动松开了缠绕在罗恩身上的卷须。罗恩紧跟着扑通一声落了下来,赫敏高举着魔杖,跟着跳了下去,藤蔓像是非常害怕似得纷纷避让她。

 

“噢,”德拉科扬了扬眉,“你确实喜欢这么做,韦斯莱。”

哈利伸手扶了他一把,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故作轻松似得欢呼了一声。

“我没事,噢——幸好没有慌张。”

赫敏在一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是幸好德拉科和格兰杰有认真读过草药学。”哈利纠正道。

“是啊,”罗恩说,“哈利都没有在关键时刻慌了手脚,‘可是这里没有木柴啊’,真是的!”

“是你不肯好好放松下来,如果你有好好看书——什么声音?”赫敏突然停住话头,转身看向左边。

“不知道……像是翅膀在扇动?”哈利说。

 

他们循着声音向前走去,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上面是高高的拱形天花板。无数只像宝石一般璀璨夺目的小鸟扑扇着翅膀,在天花板上盘旋着飞翔。房间对面有一扇厚重的木门。

德拉科贴着墙壁,带头向木门走去。

“它们会不会攻击我们?”罗恩边走边低声问。

“很难说,可是我们必须穿过去,没有别的办法了。”哈利说。

“奇怪……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鸟,它们不可能仅仅是用来装饰的。”赫敏紧皱眉头望着那些金灿灿的翅膀。

“我知道了!它们根本不是鸟!”哈利突然大声说,“它们是钥匙!带翅膀的钥匙,你们仔细看看。显然这意味着……”哈利立刻环顾着房间的每个角落寻找着。

“……有了,你们瞧!飞天扫把!我们必须上去逮住那扇门的钥匙!”

“可是上边有好几百把钥匙呢!”

“是一把古色古香的大钥匙。”这时,埋头钻研门锁的德拉科突然说,“这种钥匙我在我家见过,可能是银色,形状像个门把手。”

“我上去找!”哈利立刻拿起一把飞天扫把跨了上去,德拉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已经双脚一蹬地面飞了起来。

赫敏和罗恩紧跟着一起跨上飞天扫把。

 

就在他们刚刚飞离地面几英尺不到,天上悠哉悠哉飞翔的金钥匙就像是嗅到了他们的味道,一刹那间全部矛头指向他们,冲着他们万箭齐发。

他们用手臂拼命轰赶围着他们不停戳刺的钥匙,但是依然不起作用。钥匙越聚越多,密密麻麻地将他们团团围住、攻击。他们狼狈地在扫把上来回摇晃,完全不能看清前方的东西。

“喂!你在做什么,马尔福!快来帮我们!”罗恩使劲甩着手臂驱赶一只一直想要攻击他眼睛的钥匙,一边大声嚷着。

“不要。那是下人干的活。”德拉科慵懒地托声回答,惹来了罗恩更加不满的怒骂。他双手抱胸,怡然自得地靠在墙上,显得对他们的处境毫不关心。

 

“有了,它在那!”德拉科突然大喊,伸手指向头顶上方。

哈利双手护住头,从缝隙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把大大的银钥匙翅膀耸拉着,好像曾经被人抓住、粗暴地塞进了钥匙孔里。它正有气无力地缓慢扇动着残破的翅膀,在最高处的天花板边上游荡。

“我看到了!就是它!”哈利喊道。

罗恩飞快地朝着德拉科指向的位置一窜,结果因为围绕他的钥匙太多,一头撞在天花板上,险些从飞天扫把上掉下去。

“我来!”哈利大喊,“帮我赶走他们!”

罗恩向下俯冲,从哈利身前略过,许多钥匙跟着他冲了过去。赫敏朝上一窜,又带走了一部分关注哈利的金钥匙。哈利看准时机,从空档中钻出去,直直奔向那把钥匙的方位。

 

作为一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魁地奇找球手,并不是徒有虚名。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把那只体形与纤细的翅膀不成比例的大钥匙紧攥在手中,风一般地贴着墙壁飞过。

其他金钥匙在他抓住那把钥匙的瞬间全部停住,随后立刻调转方向朝着哈利冲了过去。

它们快得就像一支支金色的利箭,紧紧尾随在哈利的扫把后面。哈利带着一群金色的箭雨在天花板的横梁上来回穿梭。

“德拉科!”哈利对德拉科喊道,把钥匙扔向他后立刻掰起扫把再次带着箭雨朝天花板冲去。

罗恩和赫敏从飞天扫把上跳下来,跟德拉科一起奔向那扇木门。

 

“快点!快点!”

“闭嘴!”

德拉科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不停转动,那扇门太过老旧,再加上他的手一直在抖,他的冷汗都要滴下来了。

终于——“咔嗒”一声。

罗恩和赫敏赶忙帮着一起拉开那扇沉重的门。

“哈利!快来!”

哈利调转扫把,一头冲了进来,他们迅速用尽全身力气把门死死拍上。门外顷刻响起一连串钥匙狠狠剁在木板上的“噔噔”声。

他们四人惊恐地瞪着眼睛,背靠在木门上大口喘气,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还没等他们喘息多久,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突然灯火通明,照亮了一幕令人震惊的景象——他们正置身一片巨大的棋盘之中。

经历了这么多,再看到这幅景象,大家都吓得浑身发抖——那些高耸的白棋子的脸上都没有五官。

他们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向前迈步,刚走到白棋子面前,那些卒子突然抽出长刀,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吓得向后跳开,白棋子又收回长刀,恢复了安静的模样。

门就在白棋子的后方。

“我们要怎么过去?”赫敏问。

“这还不明显?”罗恩说,“这是一幅巫师棋,我们必须下棋才能走到房间那头。”

“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他说,“恐怕我们必须取代这里的四个黑棋子……是这样,你可别生气,怪我说话不客气,不过说实话,你下棋真的不怎么样……”

“谢谢你这么贴心,我并不会生气。”赫敏高傲地说,“不过你最好说清楚该怎么做。”

“那么……你们呢?”

罗恩询问似得望着哈利和德拉科,哈利摇了摇头。可令他奇怪的是,德拉科自始至终没有发表意见,他的巫师棋明明下得非常不错。

 

“好吧,哈利,你代替那个教主。赫敏,你去那儿,代表那个城堡。马尔福——”

“不需要。”德拉科突然开口说,“我知道我要站在哪里。”

他转身冲着身后的黑国王点了点头。黑国王突然动了起来,跟着替换下去的其他棋子一起走出棋盘外,找了个角落立在那里,甚至看上去有些委屈。

德拉科大摇大摆地走到那个空位上,一只手扶着国王留下的一把巨大宝剑。赫敏不满地皱起眉头。

“好吧——好吧,也好,”罗恩撇了撇嘴,“我来做一个骑士。”

他话音刚落,一个骑士便从马上下来,转了个身走出棋盘。罗恩爬上了原先骑士坐的位置上。

“我们现在该干嘛?”赫敏问。

“很好,现在白方先走。然后……”罗恩看向前方的白国王,眼神突然像个真正的骑士。

“我们开战。”

 

一个白色卒子向前移动了两格。

赫敏脸色苍白地盯着它,结结巴巴地说,“罗恩……我们这样下棋该不会是在……真正的巫师棋……是吧……?”

罗恩看着棋盘,思索了一会儿,“你去那里,D5!”,他指着一颗黑色卒子喊道。

卒子听话地向前移动,刚刚到达罗恩指定的位置停下,前方的白色卒子突然起身挥舞长刀。

黑色卒子被狠狠砍碎,黑色的石块横飞。白色卒子下手毫不留情,几乎一整块身体部位都没有给它留下。破碎的棋子被扫出棋盘,毫无生气地堆在角落。

他们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个,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安静了。哈利这时候多想回头撒腿就跑,至少也要跳到德拉科的位置上去,那里才是最安全的!毕竟王是不会轻易被吃掉的。可是他的腿此刻就像不是他的一样,一直在拼命地抖,根本不听使唤。

“是的,赫敏……”罗恩吞了下口水,才哆哆嗦嗦地说,“我想你说的对极了,我们在下真正的巫师棋……”

 

每次他们的棋子被吃掉,白棋子都表现得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很快,墙边就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大堆毫无生气的黑棋子。有两次,多亏罗恩及时发现哈利和赫敏处境危险,想办法替他们解了围。罗恩自己在棋盘上冲锋陷阵,吃掉的白棋子差不多和他们失去的黑棋子一样多。

“快到了……”他突然低声说道,“让我想想——让我……”

白王后把她没有五官的脸转向罗恩。罗恩张着嘴巴望着她,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煞白。

“是的……好吧,只有这个办法……”他低声说。

 

哈利和赫敏环顾四周,现在整个棋盘上就仅剩下他们了。

“你太磨蹭了,韦斯莱。”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罗恩都快忘记棋盘上还有马尔福了。

“骑士走H3。”德拉科双手扶住王的宝剑,大声喊出命令。其他三人都惊恐地回头望着他。

罗恩身下的战马突然不再听从他的差遣,开始朝着白王后缓缓靠近。

“不!这不行!”赫敏着急地大喊,“马尔福!你怎么能这样!罗恩,你必须立刻跳下来!”

“没有其他办法了,赫敏。”罗恩说,他转身看着哈利,“听我说,哈利。我很清楚,该继续前进的是你,不是我,也不是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们在一些事情上有分歧,但我知道,只有你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

哈利轻轻点了点头,还没有来得及再开口说些什么,白王后已经朝罗恩高高举起宝剑。

 

她举起石头手臂,朝罗恩身下的战马狠狠刺穿。罗恩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头一歪不动了,碎石纷纷砸在他身上他也不再有任何反应。

“罗恩!!!”哈利失声大叫。

赫敏失神地望着罗恩摔倒的地方,脚已经不自主地向前迈开。

“不!别动!”哈利立刻大声呵斥,把赫敏吓得一抖,瞬间回过神来。

“别忘了,棋还没有下完!”他指着赫敏厉声说,赫敏赶紧把腿缩了回来。

他快步走过棋盘,途中经过罗恩身旁,他紧紧攥紧拳头克制着,加快脚步以最快速度来到白国王面前。

“将军!”

白国王应声丢掉了手中的宝剑,白子们纷纷鞠躬后退,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通道。

德拉科迅速从王的位置上跑下来冲向罗恩,手放在罗恩脖子的静脉上。

 

“罗恩!”赫敏和哈利也跟着赶过来蹲在罗恩身边。

“你太过分了,马尔福!你!”

“给我闭嘴!你懂什么!”德拉科突然愤怒地吼道,赫敏被吓了一跳。

“骑士本来就是送命去的。一开始是他自己选择了骑士,他早就做好这个准备了,简直可笑!我只是帮他快一点去送死。或许你这个毛茸茸的大脑袋忘记了,我们赶时间。”

说完他凶狠地瞪了赫敏一眼,起身拉起哈利朝着前方的门走去。

“德拉科……罗恩他,他会不会?”哈利担忧地问,不住地扭头看着身后。

赫敏不懂得巫师棋,她或许不明白。有许多次,罗恩明明有机会可以避开现在的局面。他完全可以牺牲掉他,或牺牲掉赫敏,都不会使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德拉科之所以要站在王的位置,应该也是因为不信任韦斯莱,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予他来支配。

可是想不到他居然愿意把自己逼上绝路,也要保护其他人。

 

“没事,昏过去了而已。”德拉科喃喃地说,“相信我,留在这里比去前方安全得多……”

“不过你得快一点,格兰杰。那把银钥匙明显已经被人抓过了,现在里面的人都不知道呆了多久。不是想逞英雄吗?你再不过来,格兰芬多可就没人了。”

赫敏悲哀地回头看了罗恩最后一眼,便冲过门追赶上他们,顺着下一道走廊往前走去。

 

斯普劳特的魔鬼网,给那些钥匙施魔法的肯定是弗立维,麦格教授把棋子变了形,下面剩下的,仅仅是奇洛和斯内普设下的魔法。

然而看来他们已经不需要操心奇洛设下的是什么了。

因为当他们推开那扇门的时候,那只巨怪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脑袋上还有一个血淋淋的大肿块。

哈利还只是在书中的图片上见过巨怪,但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好奇心靠过去细看。那股令人作呕的臭气已经快要把他们的眼泪熏出来了,他们只能拿衣物捂住鼻子匆匆往前跑。

 

接下来是——

他拉开下一道门,心中莫名产生一股期待。

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意料之中。

房屋四角落空,只有中间空荡荡地摆放着一张黑色檀木桌——他的风格。

桌子上,排放着七个形状各异的瓶子,里面盛放着颜色不一的液体,排放得相当整齐——就是它们!

他们跨过门槛,身后就腾起一股火焰,封住了门。这火焰不同寻常,是紫色的。与此同时,通往前面的门口也蹿起了黑色的火苗。他们被困在了中间。

德拉科和赫敏环顾着四周的变化,而哈利就好像没看见那些火似的,径直朝着那些瓶瓶罐罐走去。那些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瓶瓶罐罐。

 

“看!”赫敏抓起桌子上的一卷羊皮纸,低声读起来,德拉科站在她背后一同看着:

危险在眼前,安全在后方,

我们中间有两个可以给你帮忙。

把它们喝下去,一个领你向前,

另一个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

 

哈利轻轻触摸着玻璃容器的瓶口,一些气味扑面而来,他认得这个……

 

两个里面装的是荨麻酒,

他轻轻把两个长型的瓶子拎过来,里面一个装着姜黄色液体,一个是橙红色。他轻笑,其实里面只是加了少许紫鸭跖草。

 

三个是杀手,正排着队等候。

他皱了下眉,拿起一个水晶瓶,又把一个装着紫色液体的小试管抽出来。

 

选择吧,除非你希望永远在此停留。

我们还提供四条线索帮你选择:

哈利再次轻笑了一声,这完全没有必要。既然不想让外人通过的话,不过这显然才是他的风格。

 

可是后面的提示,哈利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了。

他颤抖地抽出一瓶墨蓝色的液体后,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瓶最小的,最不起眼的小黑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剩下仅仅不到一口了。只够一个人喝。

而它,既不是毒药,也不是荨麻。

哈利紧盯着它,只觉胃里在不断地翻滚。

 

赫敏读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太妙了!”赫敏笑着,兴奋地说。德拉科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还往旁边挫了两步。他可笑不出来,这泥巴种怕不是被教父的谜语逼疯了。

“这不是魔法——这是逻辑推理!是一个谜语,许多最伟大的巫师都没有丝毫逻辑推理的本领,只好永远被困在这里!”

“我们斯莱特林院长的本领不需要你在这里吹嘘,看来,你是永远也出不去了。”德拉科阴阳怪气地说。

“不,当然不会。”赫敏自信地说,“我们所要知道的都写在这张纸上,七个瓶子里:三个是毒药,两个是酒……只要给我一分钟。”

 

“不用了,”哈利突然说,“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

“别忘了,出题的人是我爸爸。”哈利故作冷淡地说,“喏,这瓶就是能帮助我们穿过黑色火焰……拿到魔法石。”他指着那瓶圆溜溜的瓶子。

赫敏怀疑地眯了下眼睛,看了看瓶子,又看了看哈利。

“我觉得这太草率了,要知道如果错了的话……”

“不可能。”哈利斩钉截铁,“他是我父亲,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喝了这个我们就能通过,我们赶时间,记得吗?”

“其实只要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有什么区别?”哈利不耐烦地说,“你不了解他,你会犯错,你甚至不知道那份提示是否是个陷阱。如果你让我们喝了毒药,这地方离庞弗雷女士根本不知道有多远,你要害得学院丢掉魔法石,还要害得我们丢了性命?”

 

赫敏顿时怔住了,德拉科拿起那只圆溜溜的瓶子,仰头喝了一大口。跟着浑身打了个寒颤。

“怎……怎么样?”哈利赶紧问。

“没什么,但是像冰一样……这下放心了吧?不是毒药。”

德拉科没好气地把瓶子丢给赫敏,赫敏差点没反应过来,掂了两下才接稳。她狠狠瞪了德拉科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喝了一口。

 

赫敏颤抖地捂着嘴巴,把瓶子递给哈利。那感觉真的像是在喝冰渣似得,寒冷刺骨。

而哈利却没有去接。

 

“给你,我们不是赶时间……哈利?”赫敏望着哈利,眼神突然变得惊慌起来。

“不……你不是……”

“哈利?哈利!你该不会!”德拉科也反应了过来。

哈利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显得有点无奈。德拉科再仔细看了一遍桌上,分明只有六个瓶子!

“哈利,你听我说,你不能——”

“罗恩是对的,我必须去阻止这一切。”

“你不可以自己一个人,这是送死!我们先离开这!”德拉科伸手拉他,哈利却先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德拉科和赫敏突然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向后拉扯,两人无法控制地向后倒退。

“不,不不——哈利!”

无论德拉科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他和赫敏被一股狂风卷进了紫色火焰之中。

哈利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面前,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着那颗小巧的黑色瓶子,指节咯吱作响。

 

 

德拉科和赫敏被抛回了上一个房间,他们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巨怪的恶臭充斥着周围。

德拉科稳住身体后,迅速爬起来头也不回地朝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跑。

“不,马尔福!”赫敏费力地支起身体,头昏昏沉沉的,他在一片朦胧中只能看到德拉科没命奔逃的背影。

“你不可以把哈利丢在这里!马尔福!”赫敏用尽全力大喊。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那里,可是德拉科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黑暗中。


评论(18)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