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穿越活门板)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注意避雷。

逐渐接近白热化私设也跟着多如狗-O- 食用多加注意嗷。


14. 关心则乱 ← 上篇   下篇 → 16. 黑骑士

——————————————————


15.


吃过晚饭,哈利就一直坐在宿舍的床上,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着那件隐形衣。

它叫“Nothingness”,是他的父亲——斯内普送给他的一件礼物。

 

哈利用指尖揉搓着那像水一样的材质,轻触到的地方立刻漾起一片涟漪,紧跟着他的指尖随着衣料一起荡漾,逐渐变得缥缈透明。

无论看上多少次,那都是非常令人震惊的。

而现在的哈利根本没有心思欣赏这个。

 

斯内普提醒过他,这件事相当危险。费伦泽也曾这样说。

然而——

“就在今晚!”赫敏的话语再次警示般响起。

他猛地站了起来,局促不安地来回踱步。隐形衣滑落到地上,与地面融合成了半透明的浅灰色。

 

如果让居心不良的人拥有魔法石,后果不堪设想。而现在爸爸和邓布利多都不在校内了。

哈利紧盯着地上的一团浅灰,眼神变换着。

既然要‘妥善使用’,那不如——

 

“你是进不去的,哈利。”

德拉科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冷不丁地泼了他一盆冷水。

“但是,德拉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德拉科从沙发上翻坐起来,把看了一半的魔药书倒扣在桌上,“回到休息室后你就一直在琢磨泥巴……格兰杰的话,对不对?”

哈利轻轻点了点头,这让德拉科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些。

“记得吗?格兰杰说,邓布利多是被骗走的。那么我想我爸爸也肯定收到了类似的信件,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那样慌张过,甚至没有对我说一句话。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格兰杰说得或许没错,那个人一定会在今晚行动。”

“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爸爸是授命守护魔法石的教师,如果魔法石真的被偷了,我担心他会受到处罚……韦斯莱更要胡说八道了。”

“韦斯莱那个被巨怪踩过的脑袋,说出来的话也就那个小泥……也就格兰杰能信。”

 

德拉科不自在地撇了撇嘴,他真的懒得叫格兰杰的名字。但是还是不要让哈利过多了解‘泥巴种’的含义比较好。

“别担心了,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邓布利多都被骗了,又有谁能责怪一个魔药课教授?”

哈利低头沉默不语。就在德拉科认为他已经冷静下来了,准备安安心心地咬一口苹果时,哈利突然开了口。

 

“如果,魔法石真的被偷了……问题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恩……蛤?”德拉科吃惊地望着他,因为哈利现在以一种极其严肃的神情正望着他呢。

“我们在禁书区中查过,那团‘黑雾’的来历。‘食死徒’还是‘默然者’?无论是哪一种,魔法石落到他手里都糟透了!”哈利越说越激动,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像两颗绿宝石一样绽放着光芒。

德拉科哪还有心思吃苹果,他张着嘴巴愣在那里,维持着准备啃苹果的姿势。

“他有多凶狠,我们都看到了,爸爸也说那是个极度危险的人。所以如果他得手,整个霍格沃茨都会遭殃的!我爸爸很可能会丢了工作,我们也会没有学上。他会残忍的对待每一个人,就像屠杀独角兽一样。我不能让我爸爸背负这么严重的后果。守护魔法石与这所学校一直是爸爸的职责,如果爸爸陷入困境,这自然而然就是我的职责。霍格沃茨就像我的第二个家一样,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德拉科简直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才缓过神来,他放下苹果,低头揉了揉脑后的金发。

“Saint(圣人)……”他从唇缝之中小声呢喃着。

简直是疯了……

 

“所以……你是想拯救世界吗?”

真是不能置信,竟然会有人有这种自负的想法,还是出现在斯莱特林学院。

“你知不知道‘默然者’是什么?哈利,你听我说……这件事真不是我们能管的。你想过你独自碰到他会怎样吗?他可以轻易地把你的脑袋炸碎。教父也绝对不会希望你搀和进来的。”

“没关系!我有隐形衣。”

面对哈利的执拗,德拉科无声地抹了一把脸。他敢打赌斯内普绝想不到自己花大手笔搞来的孤品,会让哈利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认为教父搞来它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而不是让你去玩探险游戏的……”

“并不危险啊!我们可以偷偷溜进去,借着隐形衣,找到魔法石之后把它藏在隐形衣下面。这样我相信就没有人能够偷它了!”

 

德拉科皱眉看着他,沉吟了片刻。

“霍格沃茨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他问,“魔法学院不止这一个。我爸爸说,本来想送我去德姆斯特朗,那里更适合高贵的纯血统巫师。是我母亲不同意。”

“我看过那所学校的介绍,他或许也更适合教父。我爸爸不明白教父为什么选择一直留在霍格沃茨。如今你也愿意保护这所学院,不惜冒生命危险?”

 

哈利点了点头。

“我一直都没有什么朋友,德拉科。我和爸爸妈妈生活在蜘蛛尾巷,偶尔妈妈会带我去麻瓜世界玩,我认为同龄的小孩都好蠢,又笨又呆无法沟通。他们喜欢的东西非常幼稚,他们爱谈论无聊的话题。就像我的表哥达力一样。”

“你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到了霍格沃茨,我又有了这么多的朋友。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生活,我喜欢斯莱特林,我爱霍格沃茨。爸爸妈妈也毕业于这里,我看得出爸爸其实很在乎它。”

“好吧……”德拉科妥协似的长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得出教父那么多情绪,他分明总是一个表情……”

“你在说什么呀?我爸爸是个非常容易看懂的人啊。”

 

德拉科有气无力地往后仰躺在沙发靠背上,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

“疯了……”他喃喃着。

“我陪你去吧……我们午夜后动身……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找死……”

哈利有些吃惊地朝他眨了眨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打算一个人去了?”

 

……

德拉科在思考要不要找爱尔柏塔过来写个遗书什么的。

反正即使这次作死不成功,也会被卢修斯活活打死。

 

十一点过后,同学们一个个上床睡觉去了,公共休息室里的人渐渐减少。

“我觉得我们可以准备走啦。”哈利把毛茸茸的小脑袋从石门后缩了回来,兴奋地冲德拉科说。

而德拉科看起来就没那么开心了,他的脸色苍白,但他知道无论再说什么,哈利也是一定会偷溜出去的。

“那走吧,我的圣人。”他视死如归地说。

 

“在这里就把它穿起来吧。”当他们蹑手蹑脚走出宿舍后,德拉科提醒道。

哈利点点头,刚要打开隐形斗篷,两人就一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疯狂后退撞在了身后的石门上。

面前有一只四只脚的庞然大物,屹立在前方挡住了通向地下走廊的甬道。

它像一只瘦得皮包骨的巨大黑猫,在甬道前来回走动着。当它注意到德拉科和哈利时,铜铃般大的银蓝色眼睛紧盯着他们,根本看不到瞳孔。

它曲背弓腰,做捕食状一步步朝他们逼近。尖利的獠牙漏在外面,还时不时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

 

“这是什么?!”哈利惊恐地扭头想要打开身后的石门,他不知道湖底公共休息室除了女生宿舍门前的巨蟒,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只‘巨猫’。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突然,沙发上响起了女孩子的声音。随后潘西从黑暗中走出来,那只可怖的巨猫顿时肉眼可见的缩小,变成了一只小黑猫,绕着潘西的脚裸画了个圈,尾巴亲昵地勾着她。

 

“你没病吧,在公共休息室里让它显形。”德拉科不耐烦地说。

“我倒要问问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病!”潘西大声地反驳他,德拉科迅速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哈利还是第一次看见潘西对着德拉科大嚷大叫。

“你们在图书馆里闹出那么大动静,我就猜到有事要发生。但我没想到你们真的敢这样做!德拉科,你应该清楚你在做什么,对吗?我的父亲写信警告过我,我相信马尔福叔父不会没有……”

“好了,别说了。”

“德拉科!我们的父亲是不会允许我们这样做的,求你了,别去管无聊的事了!”

“潘西,我们只是想要把魔法石藏起来。我爸爸发现事情不对劲肯定会往回赶,只要能够拖住时间……”

“拖住时间???”潘西惊愕地看看哈利,又看了看德拉科。

“你们简直疯了!”潘西有些崩溃地摇了摇头,再抬起头来时眼睛里已经卷起了一圈泪光。

“我不明白……”她哽咽着说,“这对我们没有任何不好,你为什么还要冒险啊……冒着生命危险……你出事了怎么办?这太傻了,为什么要这样……”

 

德拉科四下看了看,生怕潘西失控把其他人吵醒。

“哈利,你先到上面等我。”

他把潘西拽到一边低声说,“听着,哈利硬要去,我拦不住他。”

“那你也不能不要命了啊!”潘西着急地说,依旧没有放弃说服他,“那是默然者,成熟的默然者!攻击力甚至不低于邓布利多,你会没命的!”

“就因为这样才不能放哈利一个人乱来。如果一小时之后我们还没回来,你就去找麦格教授告发我们!麦格教授不在,找费尔奇也行。总之动静闹得越大越好,就说我们去找魔法石了。”

这下潘西看他的神情一下子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这还是她认得的德拉科吗?居然弃斯莱特林的荣誉而不顾让她去告发他?

 

“放心好了,哈利都不一定过得去大狗那一关。真以为邓布利多设置的关卡,是一件隐形衣就能对付得了的?我就陪他去转一圈让他死了这份心,省得他半夜自己溜出去,更危险。”

潘西仍旧不死心地拽着他的衣袖,“爸爸告诉我曾经有默然者辅佐过第一代黑魔王格林德沃!他们这次出现一定另有缘由,大家一致被要求持观望状态,你不方便插手,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代表的可是马尔福家族,马尔福叔父他……他会杀了你的!”

这时哈利像个球一样从甬道里滚了出来。

“哎哟……甬道是怎么回事?我爬到一半它突然好像活了一样,把我吐回来了。”哈利不爽地揉着自己的屁股。

“梅林……我们每天都走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啊!”潘西吃惊地看着眼前依旧在抽搐变形的通道。那哪还算是什么通道,分明更像是一条蛇的肠道。

“……我爸爸或许会想要杀了我,但是如果哈利出了什么事,教父一定会杀了我。比起我爸爸,教父可怕得多。”

 

德拉科拉着哈利回到宿舍,爱尔柏塔正在长形金色鸟笼中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德拉科径直冲过去粗暴地打开鸟笼,一把抓住了爱尔柏塔的脖子。

随着一声短促的鸣叫,哈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自己被卷进了一股旋风之中。

他想大喊,可是依旧没有来得及大喊,双脚已经再次着地了。

爱尔柏塔不爽地拍打着翅膀飞走了,翅膀大力地打在了德拉科的头上,大概是故意的。

 

“爱尔柏塔他他他……他会幻影移形,我们刚刚幻影移形了!”哈利慌忙拉上隐形斗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经历了多么诡异的事情。

“才不是幻影移形,那只傻鸟还没那么强。只是短距离瞬移罢了。”

哈利在心中想那也是非常厉害的啊!

 

韦斯莱说过,有一只三颗头的巨狗看守着魔法石。邓布利多在开学时讲校规的时候提到:但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由此他们猜测,入口一定就在那里。

他们蹑手蹑脚地爬上楼梯,小心地注意着隐形衣有没有完全盖住脚裸。

 

走到三楼拐角处,德拉科突然停住了脚步。哈利往前望去,看见洛丽丝夫人正躲藏在楼梯顶上。

德拉科撑着斗篷带头走上前,哈利紧跟着爬上楼梯。

他本以为德拉科会很小心地绕开洛丽丝夫人。德拉科也确实轻手轻脚地绕过了洛丽丝夫人身后。

然后——抬腿揣向了它的屁股。

 

哈利惊得瞪圆了眼睛,只见洛丽丝夫人惨叫着连连滚下一层层台阶,滚到底层还在地上接连滚了好几圈才翻身爬起来。它已经被吓得丢了猫魂,撒腿就跑。浑然不知是什么东西把它踹下去的。

“噗——”哈利看着它逃跑的样子,后腿还拼命在地上打滑,模样滑稽极了。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德拉科幸灾乐祸地说,“等一下,你听……什么声音?”

 

“……不是我做的!”

哈利屏住呼吸,身旁的墙角传来细碎的低语声,那声音甚至非常熟悉。

德拉科一手扶着墙,轻轻向外伸出一只脚。

“……我是想那么做!但我还没来得及……哎哟——!”

“噗通”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紧跟着,幻象逐渐消失,一个红发男孩逐渐从虚影中显形,正面朝下趴在地上。

 

“又是你们!”哈利掀开隐形斗篷,不爽地盯着地上的罗恩,和跟着显形现身的赫敏。

“哈利?”罗恩看到哈利,眼中顿时闪着亮光。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显得十分开心。

“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管的!你不是那样的人,毕竟现在也只有你能说服斯内普……”

罗恩话还没说完,哈利已经拔出魔杖,杖尖直指他的喉咙。

“哈利!你这是干什么!”赫敏吃惊地说。

“滚回你们的塔楼,这不关你们的事。”哈利冷冰冰地说。

罗恩盯着冬青木的顶端,默默吞了下口水。现在他不能比任何时候更了解,哈利是斯内普的儿子了。夜晚的风吹进走廊,哈利的斗篷轻轻舞动着,冰冷的话语再搭上阴影之下那阴郁的脸庞,他活脱脱就像一只小蝙蝠。

 

“哈利……你听我说……你被亲情冲昏了头……”

“用不着你管!管好你自己的头再说吧!”

他已经懒得再向韦斯莱解释父亲与这件事之间的关系了。他高举着魔杖,让杖尖直对着罗恩的脑袋。

“离开这里,立刻!”

德拉科被哈利的举动惊呆了,看来以后还是不要惹哈利的好。

 

赫敏急得一跺脚,干脆抬起自己的魔杖指着哈利。

“放下魔杖哈利!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不要这样,赫敏!”

这时德拉科也拔出了魔杖,场面一刹那间僵持不下。

“嘿,赫敏,别这样。”罗恩缓缓压下赫敏的手臂,冲哈利耸了耸肩。

“兄弟……你要知道,我没别的意思,我们可以帮你。”

“帮我把我父亲送进阿兹卡班是吗?谢谢你。”

“我们或许可以在他还没有犯大错之前阻止……”

“听着!”哈利不耐烦地大喊,“我已经懒得再跟你废话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我爸爸是永远不会骗我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他会偷东西,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罗恩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在他看来,哈利此刻就像是在讲一个天大的笑话。

 

“好,你认为有人偷魔法石栽赃斯内普。”赫敏冷静地说,“不管怎么样,你知道怎么通过路威吗?”

这话一出,四人瞬间陷入了沉默。

“那是谁?”

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四人只对看一眼便立刻干脆利落地全部钻进了哈利的隐形斗篷中。

皮皮鬼正蹦蹦跳跳地往楼上走,一边把楼梯上铺的地毯扯松,想害得别人摔倒。

他迎面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四人立刻紧贴在石壁上。

皮皮鬼突然眯起那双总喜欢恶作剧的黑眼睛,“我知道你就在那儿,虽然我看不见。你是食尸鬼,还是幽灵,还是学生小鬼头?”

他升到半空中停住,眯起眼睛朝他们这边望着。

“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在这里鬼鬼祟祟地乱窜,我应该去向费尔奇汇报。”

 

哈利灵机一动。

“皮皮鬼,”他用嘶哑的声音轻轻说,“血人巴罗不想被别人看见,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皮皮鬼大吃一惊,差点从空中摔下来。

“对不起,血人大人,巴罗先生,爵爷,”他甜言蜜语地说,“都怪我,都怪我,我没看见您,我当然看不见,您隐形了嘛……请原谅小皮皮鬼的这个小小玩笑吧,爵爷。”

“我在这里有事要办,皮皮鬼。”哈利低声吼道,“今晚不许再到这里来。”

“遵命,爵爷,我一定遵命。”皮皮鬼说着,又重新升到空中,“希望您事情办得顺利,巴罗大人,我就不打扰您了。”

他说完便飞快地逃走了。

 

“真精彩,哈利!”罗恩小声说。

“皮皮鬼一直惧怕我们斯莱特林的血人巴罗。所以都不敢在地下走廊附近捣乱。”

被罗恩这么一夸,哈利开心了不少。

“所以我们达成共识了吗?”赫敏说,“不管是谁要偷魔法石,我们都需要确认魔法石的安全。这一点我们目标一致,对吗?”

德拉科想了一下,“多些人也没什么不好,狗吃饱了或许就不会咬我们了。喂,格兰芬多,别拖后腿。”

“你这种小白脸就不要操心别人了!”

“说话小心一点,新袍子都买不起的穷鬼。”

“你——!”

“喂,可不可以不要吵了?!”赫敏生气地低声呵斥着。

 

几秒种后,他们就来到了四楼的走廊外面——那扇门已经开了一道缝。

“怎么样,看到了吧,”罗恩悄悄说,“斯内普看来已经顺利通过了路威……”

“闭嘴。”哈利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绝对会失望的,因为我爸爸不可能出现在魔法石附近,他已经被骗到了魔法部,现在一定在赶回来的路上。”

哈利凝重地看着那扇半开的门,不再打算理会罗恩。他似乎更明确地意识到了即将面临的一切,屋中已经能听到低沉粗重的呼吸声,那听上去就是个庞然大物。

 

“如果你们现在要打退堂鼓,还来得及,只需要告诉我怎么通过路威。”

“别说傻话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它。”罗恩说。

“我们一起去吧。”赫敏说。

只有德拉科什么也没说——他脸色惨白地盯着门板,脚步向后轻微退缩着。

而哈利显然根本没有在问他的意见。他拽起德拉科的手腕就冲过去推开了门板,把德拉科吓得一哆嗦。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条庞然巨狗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有三颗头,每一颗头都足有他们的身高那么大。随着开门的吱嘎声开始低沉地狂吠,鼻子朝着他们这边疯狂地嗅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别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德拉科,德拉科!它看不见我们的!”哈利使劲拽着德拉科的手臂。

“喂!说好的不要拖你后腿呢,你跑什么!”罗恩死命拖着德拉科的另一只手臂,二人疯狂阻止着德拉科转身扒门板的行为。

因为这边的动静,狗狂吠得更厉害了,口水不断喷溅着。

赫敏迅速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笛子吹了起来。叫声嘎然而止,接着“咚—!”的一声,大狗栽倒在地面上打起了瞌睡。

 

“快点!”赫敏催促道。只停顿了一秒的笛声,狗就又爬起来“汪”了一声,接着又“咚!”地一下栽倒了。

“不不不不——它会杀了我的!我不能过去!不要架着我!我要告诉我爸爸——”

“不架着你,难道拖着你吗!不是答应过了,不拖你后腿!”

罗恩不管不顾地用脚踢开大狗挡住活门板的爪子,一把拉住门板上的拉环,门一下子敞开了。

“能看见什么?”赫敏着急地问道。

“汪汪汪——”“咚—!”

“噢——!Blood hell!你能不能不要停下!”罗恩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的粘液。

 

“什么也看不见,一片漆黑,也没有梯子!看来我们只能跳了。”

德拉科听后,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嘴唇都变成了铁青色。

“什么……?!韦斯莱,你一定是疯……”

“那我先来。”哈利袖子一撸,眼神坚定地盯着下方的深渊。

“你想第一个下去?真的吗?”罗恩看着哈利,自从禁林之后,他就一直觉得哈利实际上非常勇敢。

“什——???不不,等等——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

哈利不由分说地拉着德拉科一起跳了下去。罗恩和赫敏惊讶得一怔,一瞬间甚至觉得德拉科或许是得罪过哈利。


评论(25)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