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关心则乱)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注意避雷。

突然更新!0.0


13. 隐形斗篷 ← 上篇  下篇 → 15. 穿越活门板

——————————————————


14.


哈利直直地站在教室门口发呆,弗立维教授正在叫同学们挨个走进教室。

不得不说,马库斯压题简直厉害坏了。可惜哈利恐怕永远也记不清,他是怎样通过那些考试的了。

他的脑袋中一直在反复播放那一晚的画面,结果是他的那颗凤梨艰难地迈着小短腿,跳着名为“被灌了十瓶蜂蜜酒”的踢踏舞,摇摇欲坠地沿着桌边行走。

当凤梨连滚带跳地抵达了终点,像是终于忍受不了折磨似的,“啪—!”一声原地炸开了。

 

“噢——!看来你还需要多多练习,亲爱的。”弗立维教授尖声尖气地说着,伸手抹掉了盖在头顶的凤梨皮。

 

哈利觉得他糟透了,他的状态糟透了。他的头嗡嗡直响,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像一股脑地炸开了。他想要问清楚,他渴望现在就知道答案。

然而在一场魔药考试上,课堂气氛简直严肃得不像话。

他感到自己的爸爸仅仅是围着坩埚巡视,而其他人却好像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诡异的气氛让他只能忍到考试结束。

 

他烦躁地胡乱把材料丢在称上,随便捣一捣就一股脑地都倒到坩埚里面去了,根本没有心思去好好研究调配程序。

在这时,坩埚中的液体逐渐变得清晰透彻,团团白雾缓缓从液体表面腾起。

这无疑就是成品遗忘药水该有的状态。

 

哈利惊讶地盯着自己的坩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只是凭着直觉胡乱熬的,反正其他科目肯定都考砸了。

“哈利·斯内普满分。斯莱特林加20分。”

斯内普平淡地宣布。背过身去时,唇角却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Daddy!”

好不容易等到考试结束,哈利赶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父亲面前。

“怎么了?哈利,你脸色不太好。”斯内普轻声说,随后用手背轻触了一下哈利的额头。

“我没有事啦,Daddy!我只是想问,关于昨天……”

突然,哈利顿住了,他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该怎么解释自己是如何知道昨晚的事的?

 

哈利眨了眨眼,张着嘴巴愣在那里,斯内普莫名地跟着眨了眨眼。

“昨天发生了什么?哈利。”见哈利仍是没有反应,他耐心地提醒道。

“我……我……我的意思是,关于魔法石……”

“你怎么知道魔法石的?”斯内普突然问。

“我……是韦斯莱说的,我偶然听到……Daddy,魔法石是不是有危险?我们在禁林中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会散发黑雾的人,是他伤害了独角兽。是不是他也要偷魔法石?”

 

斯内普停顿了片刻,显然是在迟疑。

但他最终还是缓缓开口说,“十有八九是这样。”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魔法石很重要吗?”

“是的,相当重要。”斯内普严肃地说,“哈利,知道独角兽的血有什么功效吗?”

哈利点了点头,这些费伦泽曾告诉过他。

“此人需要以吸食独角兽的血液方可维持性命,活不久了。所以他急需魔法石。”

“魔法石可以让他活命吗?”哈利惊讶地问。

“何止。”斯内普再次停顿了数秒,“它将会助你铸造财富,增强力量,永恒生命。”

 

哈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让那般凶狠的人增强法力,永恒生命?开什么玩笑。

“绝不能,Daddy!他不能拥有它!”

“放心,哈利。”斯内普柔声安慰道,伸手摸了摸哈利的小脑袋。

“本不该告诉你这些,这是很危险的。魔法石的事情就交给爸爸来处理,爸爸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好吗?”说着斯内普温柔地笑了。

哈利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

 

一道黑影从门口一闪而过,斯内普腾地一下站起来抽出魔杖,哈利被吓了一跳。

“去礼堂吃饭吧,哈利。”斯内普轻声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

 

原来父亲也一直在追踪那个黑衣人,这让哈利的心平静了许多。

他也终于有心情拉着德拉科来图书馆认真准备下午的魔法史考试了。

魔法史是唯一一个幽灵授课的学科,也是马库斯唯一没有什么办法的一门考试。

宾斯教授甚至记不清学生的名字,他总是想起什么就考什么。

 

哈利一页页翻找着枯燥的资料,事实上宾斯教授的课就像是被施了什么沉睡魔咒。

再配合上宾斯教授沉长单一的语调,十五分钟过后课堂上就已经趴倒下大半了。

只有赫敏·格兰杰的羽毛笔还在沙沙作响,他有次甚至听到了罗恩·韦斯莱的呼噜声。

 

这种时候临时抱佛脚,真是痛苦极了。他压根不感兴趣到底是哪位懒人发明了自动搅拌坩埚。

“这么说,斯内普终于得手了!”不远处突然传来罗恩的低声嘘哗,哈利立刻抬起了头。

 

“如果奇洛告诉了他怎样解除他的反黑魔法咒语——”

“现在连通过路威的方法都不再是秘密了。”赫敏担忧地说。

“说不定斯内普早就知道了怎样通过路威,是不是?”罗恩说着抬头看了看他们周围的无数本书,“我敢说这里肯定藏着一本书,可以告诉你怎样通过一条三个脑袋的大狗。我们该怎么办呢?”

“去找邓布利多。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如果我们再单独行动,肯定会被学校开除的。”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啊。老蝙蝠完全把奇洛教授吓傻了,他是不会为我们作证的。斯内普万一咬定万圣节那只巨怪不是他放进来的,他根本没有在四楼附近,我们该怎么……”

 

“哐——!”一声巨响,哈利拍桌而起。德拉科早有心理准备,他赶紧扯了下哈利的手肘防止他直接扑过去。哈利总是有一股不管不顾的傻劲儿,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罗恩和赫敏完全没有料到他们就在身后的座位,全都愣住了。

 

哈利生气地攥紧拳头冲着他们嚷道,“你们胡说八道够了吗?你们究竟是凭什么一直冤枉别人,随意造谣生事的!”

“不……不是这样,哈利,你听我们说……”罗恩慌忙解释。

“我爸爸才是保护魔法石的人,他才不是你们口中的贼!你们最好把嘴闭上!”

“哈利,有些事情你或许不清楚……”赫敏跟着站了起来。

“别跟他们废话了,哈利。去告诉教授,有他们受的。”

“不可以!”罗恩迅速挡在德拉科面前。

“怎么?你又想打架是不是,韦斯莱。”

 

他们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图书馆中的学生纷纷看向这边。而这无疑也引来了一个最不该在这里招惹的人物。

“你们!在做什么!”平斯女士跺着脚,手中拿着清扫的掸子,飞快地朝他们小跑而来。

“你们竟敢在这里这样做!”她愤怒地挥动魔杖,一瞬间,他们的书、书包、墨水就像是突然有了生命,开始追赶他们,疯狂击打他们的头。

“给我出去!出去!滚出去!”平斯女士大吼着,消瘦的面部此时看上去就像一只营养不良的秃鹰。

 

德拉科在墨水飞到他鼻子面前晃悠的时候就已经大叫着抄起自己的书包撒腿跑了。

随后哈利、罗恩、赫敏才捂着脑袋仓惶逃窜。

 

终于跑到了走廊尽头,他们才停下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哈利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罗恩,为什么每次遇到韦斯莱就没有好事。

他起身准备离开,罗恩赶紧拦住他。他几乎是一瞬间就甩开了罗恩的手。

“你干什么!”

“啊,对不起,我没有恶意。”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蠢到好话与坏话都分不清楚。”德拉科托腔托调地说。

罗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气呼呼地撇了撇嘴。

“让我来说吧,哈利。”赫敏说,“我们去图书馆之前,听到了斯内普教授,就是你的父亲,他在威胁奇洛教授。”

哈利看着赫敏,但眼神仍处于质疑与不爽之中。

“很多次了,哈利。我们看到了,这是真的。”赫敏诚恳地说,“那听上去像是势必要达到某种目的,而且在最后一次谈话之后,他或许成功了。”

 

“就凭你们这样随便讲?你们有证据吗?”

“昨晚你也在场吧?马尔福!”罗恩大声反驳德拉科,“你们都听到了,斯内普是怎样威胁奇洛的,对不对?而且之前我就说过,万圣节那天,他被狗咬了。我们当时就在场,你们斯莱特林的级长也在。这总不会有错的!”

“你才被狗咬了呢,韦斯莱。”哈利生气地说,“你听着,我爸爸是个魔药天才。他偷魔法石来做什么?魔法石对我爸爸来说毫无用处!如果需要永恒生命,他能办到。”

 

哈利只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再普通不过、人尽皆知的真相。可是通过其他人惊愕的表情显然证明他错了。

“我就知道……他是个黑巫师,怪不得邓布利多不让他接触黑魔法防御课。”罗恩小声嘀咕着说。

哈利皱了下眉,不知道罗恩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绝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

“哈利,你也知道魔法石的事情了,是吗?”最后还是赫敏率先回归了正题。

“我爸爸告诉我的。还有要偷魔法石的人,是一个会化作一团黑雾的黑衣人,我和德拉科在禁林中看到了,就是他伤害的独角兽。”

罗恩和赫敏对视了一眼,赫敏跟着问,“你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吗?”

“没有。那天他戴着兜帽,看不清楚。”

“是了,显然斯内普那天也在禁林。”罗恩耸了耸肩。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我说了,我爸爸是去追踪那团黑雾的,黑雾才是要偷东西的人!”

“嘿嘿,别激动兄弟。我也没说斯内普就是那团黑雾啊。”

“我有说你觉得我爸爸是那坨黑雾吗???”

“呃……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哈利……”罗恩结结巴巴地回话。

 

德拉科扭曲着眉头,嫌弃地说,“别叫得那么亲热。他跟你们熟吗?”

哈利简直气得不行,这个韦斯莱和格兰杰,话里话外分明就已经认准了,自己父亲就是要偷魔法石的坏人。这太不可理喻了!

“好了,你们别吵了。”赫敏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问斯内普,哈利是斯内普的孩子,他想知道什么,应该会更容易些?”

罗恩好像觉得这很有道理,他跟着点了点头。

“海格一开始就不肯跟我们讲魔法石的内容,还是我们自己发现的,我当时在读《古代炼金术》做消遣。”她瞪了一眼罗恩警告他闭嘴。

“既然斯内普愿意告诉你这些,他或许还会愿意说些别的。”

 

“好啊!去就去。爸爸什么都会告诉我的,我会证明你们是错的,你们需要向我爸爸道歉。”

“但是你要注意了,问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能让他发现我们已经怀疑到他了。以免打草惊蛇……”

“喂,你们不要打架!费尔奇来了就糟糕了!”赫敏慌忙挡在哈利和罗恩中间。

 

 

“——事情非常重要,校长现在在哪里?”

教工休息室中,斯内普正背对着壁炉与麦格商议着什么。窗外传来的“咚咚—”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斯内普打开窗,一只威严的雕枭飞了进来,把一封印有魔法部字样的信件递给斯内普。

麦格见是魔法部的信使,也跟着站了起来。斯内普打开信封,表情严肃地快速扫视信上的内容。

“出了什么事?斯内普教授。”麦格问。

就在这时哈利敲响了那扇橡木门。

 

麦格教授前来开门,看着严厉的麦格教授,哈利偷偷吞了下口水。

“我们来找斯内普教授,麦格教授。”

“他在里面,你们进来吧。斯内普教授,哈利他……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此刻面色惨白,手中的信纸早就被捏得变了形。

他眼皮都没有再抬起来一下,一句话也没再多说。突然甩起身后的长袍,瞬间与长袍融成一股黑色骤风,团团黑色烟雾在地上迅速窜动,接着猛地冲破那扇长型玻璃窗,玻璃顷刻炸裂开来。

“噢!天呐!”麦格教授立刻挥动魔杖竖起屏障,把哈利等人护在身后。他们眼看着斯内普化作的黑色云团骤风般呼啸着划破天际冲向远方,消失不见了。

 

他们四个全部愣在了原地,哈利被刚刚的景象完全震惊到了,那分明和他在禁书中看到的照片,食死徒召集的画面,非常相似啊!

“好了,你们几个有没有伤到?”麦格教授深呼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对着破碎的窗户挥了下魔杖,破碎的玻璃与木屑立刻拼凑整合,恢复得完好如初。

“我们没事,教授。”

“教授,”赫敏开口说,“我们需要见邓布利多教授。”

“要见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重复了一遍,似乎他们有这种想法是非常可疑的,“为什么?”

“这,这是一个秘密!”罗恩刚一说完,就被赫敏狠狠踩了一脚。因为麦格教授生气了,她的鼻翼扇动着。

 

“邓布利多教授已经离开了。”她冷冰冰地说,“他和斯内普教授一样,收到了猫头鹰从魔法部送来的紧急信件,立刻飞往伦敦去了。”

“他走了?”罗恩显得万分焦急,“在这个时候?”

“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巫师,日理万机,时间宝贵——”

“可这件事非常重要。”

“你们要说的事比魔法部还要重要吗?”

“是这样,”罗恩早就把谨慎抛到了九霄云外,“教授,是关于魔法石的……”

 

麦格教授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件事。她无比惊讶地看着他们四个。

“你们怎么知道——”

“教授,我认为,我知道斯内——”罗恩看了一眼哈利,呜咽了一会儿,“有人试图偷魔法石。我们必须和邓布利多教授谈谈。”

麦格教授用交织着惊愕和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们。

“邓布利多教授明天回来。”她最后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听到魔法石的,不过请放心,没有人能够把它偷走,它受到严密的保护,万无一失。”

“可是教授——”

“韦斯莱先生,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不耐烦地说,打开了休息室的门,“我建议你们到户外去晒晒太阳。”

 

“就在今晚,”赫敏确定他们走到了离教工室足够远的距离后,赶紧说,“我们已经确定,要偷魔法石的人已经掌握了通过路威的方法。他今晚就会穿过活门板,把所需要的东西弄到手。现在又把邓布利多教授骗离了学校,那封信一定有问题,我敢说魔法部看到邓布利多忽然出现,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关我们什么事?只要确定这件事跟我们教授没关系,那块破石头,丢了就丢了。”德拉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拉着哈利准备离开。

“你们难道都没有注意到,斯内普就是一股‘黑雾’?”罗恩不爽地对着他们的背影大声说,“你还要说这件事跟他无关吗?”

 

哈利听了,怔怔地呆滞着,任由德拉科牵着。

“别听他的,哈利。韦斯莱家的生来就蠢。我父亲化影飞行也是‘黑雾’状态。这很正常,是他们不长眼见识少。”

哈利点了点头,脑海中却浮现出父亲的那句,“它将会助你铸造财富,增强法力,永恒生命。”

以及独角兽那凄厉的惨叫,黯然滚落的泪珠。

 

 

魔法部中,一团黑魔法骤风突然从天而降砸碎了天花板,在大厅中央聚拢凝形。这无疑触发一级警戒,骚乱引来了大批傲罗与高级魔法师。

“住手,快住手!那是斯内普!西弗勒斯·斯内普,霍格沃茨的魔药学教授。”

碰巧找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谈事情的卢修斯及时制止了傲罗们的进攻阵型。

 

“你疯了吗?!西弗勒斯!”卢修斯赶紧把斯内普从人群中扯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斯内普能干出来的事。

“你竟然用黑魔法进魔法部??到地面幻影移形下来很困难吗,你赶着去坐阿兹卡班的末班车?”

而此时斯内普根本没空听他在嗡嗡说些什么,“莉莉,莉莉……”

他慌乱地呢喃了两句便一把推开卢修斯,朝着傲罗办公室冲去。

 

“哎哟!对不起……西弗???”闻声赶来的莉莉正好撞见跌跌撞撞向这边跑来的斯内普。

“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不是哈利考试的日子吗?提前结束了吗?对了我刚刚听到外面拉响了一级警报,你有没有伤——”

还没等她说完,就被斯内普紧紧搂在了怀里。他抱得有些紧,一时间有点喘不上气来。

“唔……西弗?怎么了?”莉莉伸手抚上他的背,才感受到他在轻轻颤抖。

“西弗……?”她轻声呼唤着,慢慢一下下抚着他的背脊。这是怎么了,她很少见到她的西弗这样,究竟是多严重的事才能让他失了沉稳,丢了冷静。

“没关系,没关系……我在呢,西弗。”莉莉轻声安慰着。

 

过了许久,斯内普才缓缓放开她,双手轻抚着她的脸颊。莉莉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红,手仍然在颤抖。

“发生什么事了?西弗。”莉莉担忧地问。

“我以为我丢了东西。”

“丢了什么?严重吗?”

“大概是我一生的全部。”斯内普轻笑着说。

“那么重要你还笑得出来?”

“没关系了,”他紧握着莉莉的手,“因为我找到了。”

 

“哈哈哈,你好笨啊~我们有双面镜子记得吗?还是你给我的呢。”

莉莉拿着那封信反复看了看,“不过奇怪,邓布利多早些时候也来了魔法部,说是收到了部长的紧急信件。结果没过多久又匆匆离开了。”

“什么?”

“看不出伪造痕迹,这个人很厉害啊。难道连邓布利多也被骗了,收到了假的信件?”

斯内普心中突然向下一沉。

 

糟了。


评论(17)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