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德哈婚礼、罗赫 中篇)

🍏治疗师德 X 傲罗哈,生子设定⚡️

⚠️无死伤,无阿兹卡班【拒绝关可爱的卢爹】

前篇 —  你把求婚戒指忘家了

上篇 —  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上)


巫师的世界中,流传着这样的美丽传说:

捧花是见证忠贞的卫士,是守护婚礼的使者。

他将保证这场婚礼上的人们免遭厄运及疾病的侵害。

当他完成了自己的全部使命,他便会去寻一名少女。

他将祝福传递,少女将会找到自己的一生伴侣,成为下一位幸福的新娘。


但是,Bloody hell!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

——————————————————


“小雏菊?”

 

马尔福庄园的后山被布置得优雅而庄重。一向以绿、银、黑为主色调的庄园,此时此刻也披上了一副圣洁的白色外衣。

这座庄园的现主人——德拉科·马尔福,正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长袍,纯白的领结打得一丝不苟,金色发丝整齐地拢在耳侧,以一副完全同这身着装不搭调的姿势和表情,训斥着他的家养小精灵,语带厌气。

 

“丑死了!蠢东西,谁让你把这恶心的玩意儿带进场地了?”

他紧皱着眉头,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想让地上的花泥脏了那双白色皮鞋。

本来是要穿套黑色礼服的,哈利却非说那样像极了一个老牧师。并且直截了当地强调,四年级舞会时看他穿着那身黑色天鹅绒礼服他就已经这么觉得了。

 

这该死的破特!德拉科烦躁地摆弄了一下衣领。

明明那套礼服,很多人都夸他帅来着,潘西因为可以成为他的舞伴,可是骄傲了整整一学年。

哈利·波特居然敢嫌弃他???

 

家养小精灵慌张地把身上围着的旧桌布攥成一团,抽抽搭搭地直发抖,恐惧地微微抬着网球状的大眼睛看着自家主人,尖尖的蝙蝠大耳朵完全收拢到了脑后。

“对……对不起,主……主人,这是……是……”

“少废话!”德拉科不耐烦地抬腿就是一脚,“赶紧把这东西给我扔——哎哟!”

“啪——!”

 

“这是我让她准备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哈利冲着身旁捂着头的臭白鼬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把手中卷成桶状的预言家日报递给家养小精灵。

“辛苦你了,谢谢你。”

家养小精灵紧紧抱着报纸卷,惊恐地瞪大了溜圆的眼睛。

“夫人……夫人……跟泡泡说谢谢!”她激动地倒吸了一口气。

哈利突然发现这个表情他认得,那还是他住在佩妮姨妈家的时候,这意味着……

 

“不……”他刚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泡泡就突然开始大哭!

“夫人对泡泡说谢谢,泡泡做错了事,夫人为了维护泡泡打了主人……呜呜,夫人好善良,哈利·波特果真是个好人……”

突然,泡泡猛地抬起头,一脸恐惧。她立刻抓起桌上的一个高脚杯,冲着自己的鼻子发了疯地猛敲。

“泡泡居然叫错了夫人的姓名,还害我敬爱的主人被打!坏泡泡!坏泡泡!”

 

“泡泡,泡泡……听我说,嘿,别这样!”

哈利慌乱地抢着她手里的高脚杯,而德拉科此时早就退到离他们三四米远,冷眼旁观。

 

“多比,多比!快过来!”

哈利看见远处赶来的多比,赶紧大声向多比求助。

多比匆忙跑过来时,德拉科注意到,多比穿着衣服。而且还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

 

那也叫西装?他还从没见过橙色和黑色这种万圣节配色的领带,重点是还打歪了。

那只袜子是怎么回事?又大又丑还有补丁。而且就穿了一只???

 

他抽动了下嘴唇,脸色简直比看着当年的哈利与罗恩·韦斯莱有说有笑经过走廊的时候还要臭。

家养小精灵也能来参加婚礼了?这待会要是被我爸爸知道了,准有好戏看。

他暗自琢磨着,毫不在意泡泡惩罚自己的愚蠢行为,只要那酒杯中的红酒不要溅到他身上就好。

 

“德拉科!”哈利愤怒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这个死白鼬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假装没听到似得,懒洋洋地啃起了一个苹果。

该死的,泡泡会惩罚自己,还不都是因为他!

哈利和多比好不容易抢走了她的高脚杯,她就干脆去用头撞桌子,一副势必要把自己的鼻子砸扁的样子。桌上的盘子都被震得“哗哗”直响。

 

“老公!”混乱中哈利大声冲着德拉科嚷道。

 

噢,梅林。这称呼怕不是哪个黑魔王创造出来迷惑人心的?

德拉科翘起一侧嘴角,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他爱死这个称呼了,他一定要告诉那个黑魔王他有多成功。

 

“得了。”他不紧不慢地发出一道命令,“给我停下,立刻。”

话音刚落,泡泡就像是被按了关闭按钮,立刻静止不动了。哈利趁机抢走了她手中的“自残圣器”。

泡泡轻轻颤抖着,显得十分害怕,她焦虑地把手指交叉握在胸前,有一下没一下地偷瞄着自己的主人。

“这里没你的事了,滚下去。”

“噢,是的,当然!我的主人,我敬爱的主人!”

 

多比带着泡泡去休息,走远后还能听到泡泡尖声尖气的声音。

“不要你管!主人要泡泡滚下去,泡泡就必须滚着下去。泡泡是尊贵的马尔福家忠诚的家养小精灵,你怎么敢阻止泡泡完成主人神圣的命令!”

 

哈利紧紧皱着眉,虽然他没有赫敏那么积极,坚持不懈地想要创办“呕吐”协会维护家养小精灵权益。但这感觉也绝不是多愉快的。

德拉科反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露出了些戏谑的神色。

“看到了吧?这种下作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噢!你干嘛总打我!”

 

哈利好笑地看着德拉科一脸委屈怄着气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真是无奈啊。

明明刚刚还那么蛮不讲理的,现在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倒像是受了欺负一样。

“好啦,你就不能对他们好一点吗?展现一下你的贵族风度。”

“跟下人要风度干什么……”德拉科小声嘟哝着,“哦,对了,小雏菊做捧花,是你的意思?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百合花、向日葵,这种比较适合圣人的东西。嗷——!”

哈利不客气地又朝着金发糊了一巴掌。这混蛋简直一点都不可怜!

 

“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我要帮罗恩一个忙。”

“韦斯莱?”怨念揉着头的德拉科,突然像是来了精神。

“你又跟那个红毛搞什么py交易……诶诶诶,别打!我说韦斯莱!韦斯莱……”德拉科慌忙纠正,哈利才缓缓放下抬起的拳头。

孕夫总是脾气火爆,这很正常。德拉科在心里安慰自己。是的就是这样,绝不是因为自己有多欠揍。

 

宾客们逐渐到来,德拉科去招呼布雷斯和潘西时,韦斯莱一家也走进了婚礼场地。

韦斯莱夫人看见哈利就热情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哦我亲爱的,看看你。”韦斯莱夫人慈祥地打量着哈利,眼眶湿湿的。

“别这样,莫丽。今天是哈利结婚的日子,该高兴才对。”韦斯莱先生在一旁轻声提醒着。

“噢,不要介意。”韦斯莱夫人赶紧笑着摸了摸脸上的泪,“我只是太高兴了,哈利!我为你高兴,你会幸福的,我的孩子。”

 

哈利笑着握住韦斯莱夫人的手,一直以来,韦斯莱夫人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在他迷惘无助的时候,给了他许多母亲的爱,是他非常感激非常尊敬的人。

 

“妈妈总是这样~”

“比尔结婚的时候都不见他这么激动呢。”

弗雷德和乔治嘻嘻哈哈地打趣着,他们今天穿了一模一样的龙皮西装,还给哈利带了一大包笑话商店的商品,说是给侄子的见面礼。

里面至少有半包速效逃课糖……

哈利第一次冒出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些‘宝贝’扔到壁炉里的念头。

 

“喂,你们不要乱给我的教子这些东西啊!”

罗恩愤愤地对着双胞胎兄弟吼着,而弗雷德和乔治早就一溜烟地跑远了。

哈利正拿着礼物里的一堆强效迷情剂发愣,这东西真的能用吗……他怎么有种用了会连续请假三天的错觉。 

“他们真是的。”罗恩抱怨着,赶紧拿走哈利手中的迷情剂放回盒子里盖好。

“别拿着这个,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扔掉吧,不能让马尔福伤到我的教子。”

 

这时候手杖敲击地面的“咚—咚”声一声声传来,随之纳西莎挽着卢修斯,二人盛装走进场地。

“我去看看德拉科。”卢修斯的头昂得高高的,只垂眸瞥了一眼哈利,便冷漠地从他身旁走开了。

韦斯莱夫人的神情越发担忧。亚瑟·韦斯莱抚摸着她的背安慰她。

“别这样,会没事的,这是哈利的选择。”他低声说,“我们要做的是祝福他。”

韦斯莱夫人轻轻点了点头,但眼眶依然红红的。

 

好在纳西莎并没有把哈利当空气。她走向哈利,温柔地同他讲话。

“还好吗?哈利,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

“我很好,谢谢。马尔福夫人。”哈利赶紧回答。

纳西莎听后笑了笑,“事到如今,还管我叫夫人呢?”

 

哈利局促地左右看了看,有些不安。他张了张口,有什么东西似是卡在了喉咙。

他真的能叫吗?他真的可以吗?这明明是他不该拥有的,一直失去的,无法奢求的。

一提到母亲这个词,他还依然能清晰记得摄魂怪带给他的回忆,那凄厉的惨叫,曾缠绕了他无数个梦魇。

 

“哈利,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希望你能明白。”纳西莎柔声说,“我们虽然有许多不同的观点,但我也是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莉莉能做到的事,轮到我时我也绝不会犹豫。愿意相信我吗?”

 

哈利看着面前的纳西莎。她看上去很柔弱。她的肤色可以用苍白来形容,德拉科的苍白肤色大概就是随了母亲。金色的长卷发和灰蓝色的眼眸衬得她在优雅端庄之中多了一抹冷艳。

六年级开学前他们在摩金夫人的店中相遇,当时这个女人是多么高傲冷漠。

而在最后一刻,她却能不畏恐惧与死亡,欺骗了伏地魔,救下了他。

 

哈利从小便失去了母亲,却一直在被母亲拯救。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面临死亡的时候,是一位母亲救下了他。

面临孤独与迷惘,是一位母亲温暖了他。

在大战之中决定结局的生死关头,又是一位母亲帮助了他。

 

他哽咽着吞了吞口水,声音异常沙哑,但还是微微颤抖着喊出了那个单词。

“Mother。”

 

紧接着,他被拥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

“是的,我的孩子。”纳西莎轻抚着他脑后的头发,“我相信德拉科,也相信你。我相信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你们一定会非常幸福,我祝福你们,我的宝贝们。”

哈利吃惊地睁着眼睛,有什么东西湿湿滑滑的,正偷偷从眼角滑落。

韦斯莱夫人在一旁捂住嘴巴无声地哭泣,韦斯莱先生轻轻拍着她的背,也跟着抽了抽鼻子。

 

“德拉科的选择当然是正确的。哈利这样完美的伴侣可不好找。”一个听上去非常桀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笑着张开双臂,哈利便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了他怀中。

“小天狼星!”哈利开心地笑着,笑得根本不想再控制自己的眼泪。

他的心此刻安宁的就像一汪平静的湖面,即使再多狂风暴雨他都可以坦然面对,因为有小天狼星在。

在他的婚礼上,他最盼望见到的人啊!

 

卢平也跟在小天狼星身后,他拍了拍哈利的肩,“恭喜你,哈利。”

“卢修斯呢?那老孔雀人呢?”小天狼星问。

“他去找德拉科了,你怎么这样称呼我的丈夫?”纳西莎的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

“哼。”小天狼星冷哼了一声,捧起哈利的脸颊真切地注视着他的眼睛。

“知道吗?你真的很像你的父亲,你拥有他所有的美好品质。”他咧开嘴笑着,“看到你结婚,看到你幸福,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哈利。我为你骄傲。听着,你的父母也一定很欣慰看到你能过得好。”

说着他凑到哈利耳边小声低语,“如果马尔福敢欺负你,写信给我……饶不了他们。咳,那么祝福你,孩子!”

 

纳西莎不用听都知道他们两个在偷笑着说什么悄悄话,这个堂弟真不让人省心。

“我去找我的丈夫,你们聊聊吧。”她走了几步,转身对哈利说,“他只是需要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孩子。我向你保证。”

纳西莎再次转身准备离开,哈利突然觉得该说些什么,他慌忙开口,“那个,我……谢谢。”

她笑了笑转头看着哈利,“你不需要对母亲说谢谢,亲爱的。”

 

过了一会儿,赫敏和金妮才迟迟赶到。

哈利惊讶地看着赫敏,她这幅打扮不禁又让他想起了在四年级舞会上,赫敏的盛装出席险些让他和罗恩没有认出来。

“嘿,赫敏。”他冲赫敏打着招呼,赫敏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礼服裙,漂亮的简直像是一位准备步入幸福殿堂的准新娘。

罗恩看得傻了眼,张着嘴巴呆呆地愣在原地。

赫敏瞄了他一眼,脸颊顿时泛起了红晕。她慌忙避开视线,上前亲吻哈利的脸颊。

 

“祝福你,哈利。”赫敏亲昵地说,“我希望你幸福。马尔福要是敢欺负你,我会再给他友好的一拳。”

“哈哈,谢谢你,赫敏。”哈利说笑着,他其实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德拉科会家暴他。事实上白鼬通常都很怂,只能打打嘴炮。

 

罗恩在一旁不自然地眼神到处乱飘,赫敏放开哈利,再看罗恩的时候表情简直跟他一模一样。

“Hi…”赫敏和罗恩打了个招呼,便脸颊红红地低下了头。

“呃…Hi”罗恩结结巴巴地也跟着打了个招呼,两人偷偷对视了一眼,赶紧又同时看向了相反的方向,脸都红杉杉的。

 

这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哈利莫名地看着自己的两位好友。

“怎么样?很漂亮吧?是我帮赫敏打扮的。”金妮骄傲地扬了扬头,“你好吗?哈利,恭喜你。”

她调皮地眨了眨眼,伸出一只手。

 

哈利刚要伸手去握,突然被一股力量往后一揽,肩膀就被一只手臂环住了。

“真不好意思。”耳边传来缓慢的语速,熟悉的腔调,惯例的欠揍语气。

“他怀孕了,不能碰脏东西。”

德拉科警惕地看着金妮,一副护食的样子。高尔和克拉布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穿着一身全黑的礼服长袍。

哦这真的像极了牧师,幸好没让这家伙也穿成这样。

“喂……你干什么!”哈利在他耳旁小声抗议,幼稚死了!

 

“那么祝福你,哈利。”说完,金妮冲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甩了下长发转身去长桌找甜品吃了。

赫敏忍着笑打量着眼前的几只斯莱特林。以前明明很讨厌他们,经过这么多年,竟然有些怀念。

“对哈利好一点,马尔福。你会的吧?”

 

赫敏紧跟着金妮离开了,一直没有再去管罗恩。

“你干什么,幼稚!”哈利也跟着赏了他一个白眼。他跟金妮分手已经久到他都不记得过了多少年,而这只白鼬的醋劲,还是一如既往的长情。

“切,她又什么都知道,讨厌的万事通。”德拉科小声嘟哝着,“我可不记得我们的婚礼需要请伴娘,她干嘛穿成这样?”

“不过我告诉你,破特。你现在可是哈利·马尔福。我不准你再理那只小母鼬,你是我的。我不准。”

 

“是喔。谢谢你还记得我们要结婚了,孩子都有了你还要吃我朋友的醋!”哈利没好气地说,“你喝醋长大的吗?”

“是红毛家的人不知好歹,你都有主了还不知道离远点?”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话,德拉科·马尔福!”哈利生气地说,罗恩还在旁边呢,结婚的日子他可不想闹什么不愉快。而罗恩此时依旧木讷地杵在一边,一句话也没有讲。

 

“很好,既然你不尊重我的朋友,我也没必要尊重你的意见。明天我就去跟部长申请复职……”

“不行!”德拉科突然慌了,赶紧拦住哈利。“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能反悔。”

“哦,确定不行?”

“对!”

哈利坏坏地扯了扯嘴角,“罗恩是斯科皮的教父。”

“什么?!你居然让这个穷——”哈利威胁似得眯了眯眼睛,德拉科的话头哽在喉咙中滚了很久,终于还是呜呜咽咽地没了回音。

“看来你没有意见,是吗?亲爱的。”哈利弯着眼睛对他笑,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德拉科看着他那副得意的模样简直气得不行,那句“不行”却死活也不敢讲出口。只敢呼哧呼哧地直瞪他。

“真乖~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哈利眯着眼睛坏坏地笑着,摸了摸那头金发,还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高尔和克拉布都傻了,这还是他们的老大吗?整天不是骂人就是踹人的那个马尔福?

布雷斯本来正在喝饮料,但他现在不敢喝了,因为他怕喷出来。

前几天是哪个人翘着腿儿跟他吹,哈利·波特对他服服帖帖的。他要分手就跑到他办公室哭着求他和好,说离不开他要跟他过一辈子,只要他答应了以后什么都听他的。他很困扰自己该不该考虑原谅对方。

 

那么谁来告诉他,眼前这个敢怒不敢言,还一脸小媳妇表情的人是谁???

这到底是谁服服帖帖的……

布雷斯无语地扶了扶额头,看着自己被一个吻就哄好了的好哥们。

行吧,他知道马尔福对待波特的事情上没有智商,但没想到已经到了智障的程度。

看来这货的婚后生活堪忧。

 

在远处一直观察的韦斯莱夫妇此刻已经震惊到了极点。

“看吧,说了没什么好担心的。”弗雷德凑过来说。

“我们也是前阵子才知道,这小子怕耳朵!”乔治幸灾乐祸地跟着说。

“好吧,看来我们做多余的操心了。”韦斯莱先生耸了耸肩。“不管怎么说,这下可以放心了。”

“谁说的?你没看见卢修斯的态度?”韦斯莱夫人担忧地望着哈利,“我可怜的孩子……也不知道德拉科那孩子能不能帮他。这孩子吃了太多苦,我不能……”

“好了,莫丽。哈利长大了,我们应该相信他。他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家庭问题。”

 

“我看未必。”珀西推了推眼镜,严肃地分析,“马尔福从上学期间就不敢忤逆自己的父亲。而且他的秉性胆小,我不认为他敢为了哈利反抗卢修斯的意愿。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了才求婚?还是在哈利怀孕了以后。”

“哦得了,你快闭嘴吧,韦瑟比。”弗雷德又借着这个名字嘲讽他,惹来了珀西的气恼。

“你们现在知道为马尔福说话了?”

“不是为马尔福说话。我们是相信哈利,很多事情只有当事人比较清楚。”乔治说。

“哦天呐,‘粘痰’和比尔来了。我快要受不了了!!”金妮抓狂地大步跺着脚朝他们走来。

“金妮!不许这样叫她!”韦斯莱夫人厉声呵斥。

 

 

“罗恩,罗恩?”

罗恩自打刚才就一直呆在一旁一言不发,哈利尝试着喊了他很多次,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他的脸色真是惨白的不像话,眼神呆滞地看着哈利,半天才凄惨地哀嚎起来。

 

“Bloody hell!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



评论(4)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