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德哈婚礼、罗赫 上篇)

🍏治疗师德 X 傲罗哈,生子设定⚡️
 

内含微双子。

⚠️无死伤,无阿兹卡班【拒绝关可爱的卢爹】

前篇 —  你把求婚戒指忘家了

中篇 —  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中)

 

巫师的世界中,流传着这样的美丽传说:

捧花是见证忠贞的卫士,是守护婚礼的使者。

他将保证这场婚礼上的人们免遭厄运及疾病的侵害。

当他完成了自己的全部使命,他便会去寻一名少女。

他将祝福传递,少女将会找到自己的一生伴侣,成为下一位幸福的新娘。

 

但是,Bloody hell!我把求婚戒指忘家了!

——————————————————


“我不同意!”

哈利淡定地把自己的东西装在一个纸箱里,无视身边某人的高声抗议。他们正忙着搬家。

 

放在几年前,如果让他相信他会搬去马尔福庄园,他宁可相信斯内普会讲笑话。

而且这还意味着,再过不久,他就要管卢修斯·马尔福叫爸爸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不由得一阵脑壳疼。

 

他一直都很渴望像其他人一样,身边拥有一个‘父亲’这样的角色。但谁能想到这个人到最后居然会是卢修斯·马尔福!

一幕幕他们起冲突的画面还依然历历在目,甚至那只被他用了小计策解放的家养小精灵——多比。此刻戴着茶壶保暖套,穿着两只颜色很不搭的袜子,正兴奋地帮他打扫旧物上的灰尘呢。

 

噢,这太尴尬了!

哈利揉了揉太阳穴,不禁在想要不是因为自己怀孕了还刚好有个好血统,卢修斯绝对不会那么爽快答应他和德拉科的事。

 

“怎么了?”德拉科立刻抢走他手里的东西,把他按坐在沙发上,“收拾屋子这种事情让下人做就可以了,我们得谈谈正事。”
“我再说一次,多比不是下人,他是我的朋友。”哈利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

“哦,那让你教父家的那个又老又丑……”

“他叫克利切!”哈利立刻纠正,“他年纪大了,不能总让他干活。”

 

德拉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家养小精灵本来就是用来干活的,不然他们活着干什么。

算了……这个节骨眼上,圣人说什么都对。

 

“好好好,”德拉科几乎用上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所有自制力不去反驳,并耐心地说,“其他事情都依你,但是,我刚刚跟你说的你有没有在听呢?”

“恩……?”

“……”

 

算了。我不生气,我不跟脑袋被巨怪踩过的人一般见识。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

“我是说,你需要休产假。”

“哦,三个月之后我会考虑申请的。”

“你休想!身为全圣芒戈最好的治疗师兼院长,我很专业的告诉你胎儿在前三个月是及其不稳定的,更何况男性的子宫退化,怀孕本身就很危险。听着,我不同意!你休想带着我们斯科皮去找死。必须立刻休产假。”

 

哈利扬了扬眉,“斯科皮?”

小蝎子???

“斯科皮·马尔福,怎么样?我可是想了三天三夜!”德拉科骄傲地说。

“……”看着德拉科似是很满意这个名字,哈利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德拉科,你的名字是谁为你取的?”

“我爸爸啊,他可是深思熟虑了整整三个月,才得来这么完美的名字。”

 

……

或许,这就是亲生的吧。马尔福家的白鼬基因真可怕,真希望儿子不要太随他。

不过,等一下……

 

“等等,你给宝宝起了这个名字,那万一是个女孩……?”

“是儿子!而且绝对跟我一样帅,我们有心通感应的,对不对宝贝儿子?”

德拉科低头轻声对着哈利的肚子说话,表情又欣喜又温柔,手掌在上面打圈着轻抚,最后干脆把耳朵也贴了上去,就像哈利腹中的胎儿真的会回应他一样。

 

哈利好笑地看着他幼稚的模样,揉了揉那团金发。

“你少来了,说,是不是用洞悉咒了?”

“嘘!我能听到,儿子在动。梅林……他能感受到爸爸!”

这下哈利真的笑出了声,无奈地轻推了一下赖在他身上的幼稚鬼。

“他还那么小,你能听到什么啦……”

“不不,我真的能听到!别动嘛~再让我听听。你不能阻止我跟儿子交流。”说着德拉科双臂环着哈利的腰,把他压在沙发里不再给他推拒的机会。

 

哈利还从没见过德拉科这个样子,那个整天摆着臭脸一副趾高气昂的金发混蛋,也会有这么轻柔细心的一面。自从知道了他怀孕以后,德拉科破天荒的没跟他吵过架,观念不同也不再同他争执,即便是他有意小小气他一下,他也只是委屈巴巴地瞪着他什么也不说,过会儿还会为他端杯热牛奶:

“说够了吗?累了喝一口,别渴着我儿子。”

 

德拉科在改变。

他曾经认识的那个,整天将‘我爸爸’挂在嘴边的少年人。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他们彼此争吵,彼此作对,到最后的彼此并肩,逐渐成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而现在,这个男人也依旧愿意为了他收敛、沉淀自己,为了他们的家庭做准备,准备成为一名父亲。

 

是啊,他们就要身为人父了啊。

“怎么?傻笑什么呢,臭疤头。”德拉科抬起头,黏黏糊糊地在哈利的唇上亲吻着。

“唔……我是在想,你说的对。情况不同了,我们都该做些改变。我明天就去部里申请……”

“切,本少爷什么时候会说错……等会儿你说什么?!”

德拉科惊讶地看着哈利,紧接着掐了自己一下。

 

梅林的蕾丝吊带裤可真他妈疼。

 

“噗……哈哈哈哈,你傻透了马尔福!”

哈利笑得眼镜都歪了,德拉科此时根本来不及挑剔他的措辞。

“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明天就去申请?”德拉科急忙确认,“说了可不能反悔!”

 

“不行,你现在就写申请书,我能直接帮你开产检证明。”说着德拉科迅速抽出茶几上的羊皮纸,哈利·波特简直就是个工作狂!必须趁他现在松口的时机赶紧敲定这件事。

正准备去够羽毛笔的手被哈利拦了下来。

“院长职权就是被你拿来这么用的?”德拉科·马尔福真是个神奇的人,完全能在三岁与三十岁之间伸缩自如,刚刚还认为他是个成熟男人的自己怕不是瞎了。

 

“不然呢?谁让他们选我做院长的?他们活该。”德拉科理直气壮地说。

……哈利简直想一巴掌打醒自己,什么沉淀什么内敛,这分明就是十几年前那个混小子,简直一模一样!

 

哈利就像哄小孩似得轻轻从他手里拿走那些羊皮纸放在一边,语重心长地说,“放心,德拉科。我也不想让小蝎子跟着我出任务,他肯定特别像你,我不想吓着他。”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胆子小?”

哈利挑衅似得扬了扬眉,“你说呢?”

 

“好啊,破特。我有大的,你想不想看看?”说着德拉科用胳膊肘抵着哈利把他整个人按躺在了沙发上,还不等哈利反抗就堵上了那双他忍了很久的唇。

“唔唔……德拉……”

“叮咚——”

不适时的门铃声——哦不,或许是正适时的门铃声,成功地打断了德拉科接下来的动作。

 

“Fu*k……”德拉科低声骂着,“蠢东西!还不快去开门?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嗷……!”

哈利不客气地在那颗金色脑袋上狠拍了一下。

“不—许—这—样—说—多—比!”哈利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转头温和地看向门口被德拉科吓得发抖的家养小精灵,“麻烦你帮我去开个门好吗?谢谢。”

“好的,好的。是的,当然,哈利·波特先生。”多比耸拉着他那蝙蝠一样的大耳朵,“嘭——”地一下不见了。

 

德拉科怨念地揉着自己的脑袋,瞪着哈利敢怒不敢言。

“好啦,不要这样看着我,这不是刚好嘛?”哈利起身随意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我们现在又不能,对吧?圣芒戈最好的治疗师?”

“对!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做了。”德拉科更加怨念地嘟哝,“67天19个小时零十五分钟。”

“噗……咳咳咳……”刚刚端起一杯热牛奶的哈利光荣地喷了他一身。

 

“我靠!哈利·破特!!!”

“哈哈哈哈哈——”

 

“哈利,哈利!”楼下传来熟悉的声音。这让正在使用清洁咒的德拉科,眉头瞬间拧得简直像个麻花。

弗雷德、乔治、罗恩·韦斯莱。

韦斯莱,三个。

德拉科精刻的五官扭曲着,即便过去多久他都非常非常不爽这群红毛怪!

 

“你们来做什么的?”他不紧不慢,托腔托调地说。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哈利立刻机警地瞥了他一眼。

 

“哈利,听小罗尼说的你在收拾东西。”弗雷德笑着说。

“所以我们来帮忙。”乔治跟着说。

哈利注意到,赫敏和金妮并没有来。幸好金妮没来,喝醋长大的白鼬酸劲儿上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哈利!”罗恩从弗雷德和乔治身后钻过来,对哈利使了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眼色。

哈利对他点了一下头,“你们跟我来吧。”

罗恩明显有话要说。哈利侧身走进房间准备上楼,罗恩紧跟在后面很随意地勾上哈利的肩膀。

“喂。”德拉科看着他们的动作立刻不爽到了极点。就是因为这只红毛鼬鼠,哈利才不跟他做朋友的!他们才会长跑了那么多年,对,都是韦斯莱的错。跟自己怂与不怂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说时迟那时快,早有准备的哈利立刻反应了过来。

“红毛鼬鼠你干什……”

“老公!”

 

……

……

……

……

 

在场的四个人全部惊住了。

德拉科嘴巴都快要合不上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无尽的喜悦还是无尽的惊吓。

虽然他们快要结婚了,但是哈利·波特会叫他‘老公’他想都不敢想!

他喜欢了十多年的疤头,他的疤头……现在喊他‘老公’?

不,这简直像是在做梦,一定是出现了幻听。

 

哈利看到德拉科完全被吓傻了的样子,像个木头一样眼睛都不会眨了,他忍住笑意清了清嗓子。

“咳……老公?”

“啊……呃……恩……?”

这个词再次被抨击出来,德拉科才好像稍稍恢复了一点人类的肢觉,木讷地回应着。

 

弗雷德和乔治深深对视了一眼,无声地笑着。

罗恩低着头死死抿着嘴唇,咬得都要发白了。

不行,憋住。不能再因为失笑破坏了好哥们的姻缘!

 

“帮我给我的朋友倒点饮料好不好?老公?”哈利缓慢地说,每一个词都说得很清楚,尤其是最后面的那个名词。

“哦……那……好……”

德拉科乖乖地回应着,僵硬地转过身,同手同脚地走向厨房。

 

 

“哈哈哈哈哈哈——哈利,真有你的,你居然能把马尔福管得这么乖?”弗雷德大笑着。

“我们本来还担心嫁给马尔福家你会不好过,这下好了。我们还想着为你研发一些防止家庭暴力的玩意儿来着。”乔治冲哈利眨了眨眼。

“看来不需要了,一个‘老公’就能把那小子搞定。”

 

“对了,罗恩。”哈利转过头,郑重地看着罗恩。

“我想请你来做斯科皮的教父,你觉得呢?”

“斯科皮?”

“小蝎子?”

弗雷德和乔治对视了一眼,这跟‘天龙座’真心有异曲同工之妙。

罗恩吃惊地望着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弗雷德从背后推了他一把。

 

“啊,我当然愿意!可是,马尔福会同意吗?”

“他还不好解决?一声‘老公’就可以了。”乔治嘻嘻哈哈地说着,一边和弗雷德一左一右用魔杖指挥着一个很大的纸箱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上飘下去。

“罗恩,我衷心希望我最好的朋友能成为我儿子的教父,做他精神的导师。”哈利笑着说。

 

罗恩开心地咧着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好!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也要请你……啊,说到这个,哈利,我有事情需要你帮我。”

弗雷德和乔治此时坏笑了一下,开始哼起了妖精们演奏的婚礼进行曲。

 

“噢,我亲爱的!其实,我有件事情,一直——要对你说!”弗雷德对着乔治单膝下跪,说话的方式就像演技浮夸地大声朗读诗歌。

“噢,天呐!弗雷德。你让我——不知所措!”乔治同样浮夸地演绎着,还拿腔拿调地扮着女声。

“不,我亲爱的!你要听我说,那就是——嫁—给—我!”说着,弗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了他们新研制的戒指形速效逃课糖套在了乔治手上。

“噢!这是,多么美丽的逃课糖!天呐,你总是知道我想要的,你就是我的另一半生命!——我—爱—你!”

说着两个人还假装拥在一起激动地热吻。

 

哈利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看得一头雾水。

罗恩的脸涨得通红,气呼呼地说,“不要理他们两个!哈利,你听我说……”



评论(9)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