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禁林)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蛇院主视角,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注意避雷。(ky拉黑)

此篇主德哈、有个小可爱问过我,哈利·斯内普里有没有反派

对啊,当然有反派,里猜猜四谁?=ω=


10 .小火龙诺伯 ← 上篇   下篇 → 12 .考试周前夕

——————————————————


11.


“好了,我看我们也该走了。”海格说着拎起了身旁的一个巨弩,又把一个装得满满的巨大箭筒背在身上。

那架势就像他们真的要去面对什么凶险可怕的生物一样,纳威又发出了一声颤颤巍巍的哽咽。

 

这时德拉科转向了海格。

“我不进那个禁林。”他坚决地说,哈利听得出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恐惧。

“不,你非去不可,如果你还想待在霍格沃茨的话。你做错了事,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但是这是仆人的差事,不是学生干的。”德拉科理所应当地说,“我原以为我们最多只需要写写检查。如果我爸爸知道了我在干这个,他会……”

“告诉你霍格沃茨就是这样的!”海格粗暴地说,“写写检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得做点有用的事,不然就得滚蛋。如果你认为你的父亲情愿让你被开除,就尽管回城堡收拾行李去吧。走吧!”

德拉科没有动弹,他愤怒地看着海格,但随即又垂下了目光。

哈利紧皱着眉头,他对海格本身是有好感的,但不知为什么,他感到海格对德拉科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好了小家伙们,听我说。”海格拎着提灯,带着他们走到了禁林边缘。

“再往里面走就是禁林了。听着,今晚我们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受伤,你们往那里瞧。”

他把灯举得高高的,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哈利往禁林里望去,幽深的禁林里黑洞洞的。这种情况,他想即使是狼人站在他两米开外的地方准备扑向他,他都是无法察觉的。

 

“看见地上那些闪着光的东西了吗?银白色的?”海格说,“那就是独角兽的血,我们就是为这个来的。几个星期前有一只死了,现在……”

海格弯下粗壮的腰,用手指摸了一下泛着银白色珠光的血潭。血在他的两根指头上缓缓流动着,看上去还很新鲜。

“唉,这头伤得也不轻。”

 

哈利突然好像听到了一阵“沙沙—”声,他扭头看向一旁的树丛。

一团墨黑色,像烟雾一样的东西,在茂密的树丛后飘过,一闪身就不见了。

哈利瞬间屏住了呼吸,费尔奇说得没错,禁林里真的什么都有!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找到那个可怜的家伙。”海格说。

“如果那个伤害独角兽的东西先发现了我们,怎么办?”德拉科问,声音里含着无法抑制的恐惧。

“只要你和我或者牙牙在一起,禁林里的任何生物都不会伤害你。”海格接着说,“谁都不要离开小路。好了,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分头循着血迹寻找。到处都是血迹,可怜的家伙。它显然至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跌跌撞撞地到处徘徊。”

“行啊,可我要牙牙。”德拉科抢着说,看看牙牙那长长的牙齿就很靠得住。

 

“好吧,不过我提醒你,它可是个胆小鬼。”

“那么,罗恩、赫敏、还有哈利,你们跟着我。马尔福、纳威和牙牙走另一条路。如果谁找到了独角兽,就发射绿色火花,明白吗?如果有谁遇到危险,就发射红色火花,我们都会过来找你。”

 

德拉科拿过提灯,率先带着牙牙走进了右边的路,纳威哆哆嗦嗦地跟在后面,不住地回头张望着。

哈利担忧地望着他们的背影,虽然德拉科极力不想表现出来,但他绝对害怕极了。而且陪他同行的还是那个胆小鬼小胖墩。

“好了,我们走吧。”海格喊道。哈利迟疑了一会儿,转身跟着海格走进了左边的路。

 

他们默默地走着,眼睛盯着地面。海格一直显得很焦虑。

“会是狼人杀死了独角兽吗?”哈利问。

“不会那么快的。抓住独角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们这种动物具有很强的魔法,我以前可从没听说过独角兽受伤。”海格解释道。

“你是斯内普教授的孩子,对吗?”海格突然问,“一直没机会和你好好打个招呼。”

“对的,斯内普教授是我爸爸。”哈利好奇地抬头看着海格,他正憨憨地咧嘴笑着,显得相当亲切随和。为什么刚刚会对德拉科的态度那么糟呢。

 

“噢,我就知道是这样。”海格笑着说,“知道吗?你的眼睛很像莉莉,我一眼就认得,简直一模一样。我跟你的母亲,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罗恩和赫敏在后面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罗恩撇了撇嘴,继续一深一浅地踩着地上缭乱的杂草枝叶,跟在海格身后。

“海格,你好像对德拉科有些误解。”哈利看到海格憨厚的样子,壮着胆子,干脆不管是否唐突直接问了。

“这……误解倒是谈不上。”海格摸了摸他乱蓬蓬的胡须,“那小子讲话的口气不讨喜是真的。”

“确定只是口气而已?”罗恩插话道,“马尔福浑身上下就没有值得人喜欢的地方,他和讨喜扯得上关系吗?”

“你根本不了解德拉科!”哈利恼火地说。

 

可恶,他又想起了他们是如何诬陷自己父亲偷魔法石的事了。格兰芬多的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随意评价别人,明明自己什么还都不知道!这太过分了。

斯内普说过格兰芬多的人总是喜欢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看来父亲是对的!或许只有妈妈是不一样的。

 

“啊啊啊啊——”突然,罗恩大惊失色,猛地朝前扑倒在地上。

“天啊!罗恩!”赫敏大叫着捂住嘴巴,罗恩正被一根带刺的荆棘腾蔓缠住脚裸,疯狂向后拖拽着。

“嘿,不要慌!等着!”海格迈着像小船一样的大脚,快速追赶着罗恩,罗恩一路被拖拽着,在乱丛枯枝上向后滑行,他吃疼地不停大声惨叫。

那腾蔓的收缩速度快得惊人,他们慌忙追着罗恩奔跑,茂密的树丛渐渐散开,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很粗壮的树,如果那可以叫树的话。

 

那颗树足足有一头成年棕熊的腰背那样粗,像蛇鳞一样的树皮微微翘起,一层一层覆盖在树身上。树身中央开着一朵非常奇异的艳丽大花朵,它大得甚至可以把一个人完全罩住。缠住罗恩脚裸的那根滑腻腻的荆棘藤,就是从那花朵下方的叶子后面延伸而出的。

 

“糟了,糟了!”海格大喊,回手抽出一根箭装在弩上,“哦——你这该死的蠢东西!”

海格的脚裸也被一根腾蔓缠住了,腾蔓紧紧地往地下收缩,海格怎么拽都拽不出自己的脚,一边粗暴地大骂,一边拿弩狠狠地砸向腾蔓。

这样根本不起作用!罗恩眼看就要被拖到花朵那里去了,那朵花支棱着花瓣,就像是准备好了拥抱罗恩一样。

 

哈利脚一蹬地,直接往前一窜,朝着罗恩一头扑了过去。

索性他扑到了罗恩的胳膊,他死死抓住罗恩不放,两个人的重量导致拖行明显变慢了。

枯枝乱丛划得哈利的脸颊生疼,他顾不了那么多,疯狂向两边蹬踹双脚,终于他像是勾住了一个浅坑,拖拽瞬间停顿了下来。

 

他迅速向前爬去一把抓住那根荆棘藤,一股火辣辣的感觉立刻蔓延开来,他感觉自己的手掌像是被千万只工蜂猛蛰一样。

他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使劲咬着牙,胡乱摸起一块钝石头砸向那根腾蔓。

而不知腾蔓上有什么分泌物,就像是鼻涕虫的粘液一样,滑腻腻的根本砸不中。哈利试了几次也没有用,那股刺痛已经换做一阵酥麻,尖锐的荆棘早已刺破了他的手心,鲜血和粘液混成一潭,把粗粗的腾蔓染得深红,哈利却依然不肯松手。

 

腾蔓再次开始蠕动,拖着他们缓缓移动,哈利坐在地上,用尽了全身力气抓紧腾蔓向后拉。

但他的力量显然太小了,他们仍然在被缓缓拖拽着。这时赫敏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挥起魔杖向那根腾蔓甩了一个咒语。

荆棘腾蔓似乎感到了痛觉似得抽搐了一下,停止了拖拽。但丝毫没有松开罗恩的意思。

哈利干脆双手一起拽住腾蔓,身体向后仰,死死攥住那根荆棘。

痛感如期而至,甚至比第一只手被蛰得还要疼得多,因为那只手早就麻木的没有知觉了。

冷汗顺着额头渗了出来,哈利紧紧咬着牙,双手仍吃力地抓着荆棘藤。现在他知道了,这玩意肯定是有毒的。

这时又有两根粗壮的荆棘藤,像触手一样抽搐着冲向哈利和赫敏。

 

突然一阵“沙沙”声响起,缕缕黑烟凝聚成一个黑糊糊的黑团,贴着前方的树丛呼啸而过。

那颗植物像是受到了极大惊吓,迅速收缩所有触手,鲜艳的花朵也跟着快速收拢,逐渐变成了一片黯淡的枯树皮颜色,紧贴在蛇皮树上,眨眼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四个惊魂未定地呆在原地,全部气喘吁吁的,显得狼狈不堪。

尤其是罗恩和哈利,两个人浑身脏兮兮地趴倒在地上,罗恩的红头发上全是枯树枝,哈利的脸上被划了一道血痕。

 

他们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哈利晃晃悠悠地站稳脚跟,慢慢摊开双手,手掌已经肿成了淡紫色,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孔洞里面还在淌着血。

 

“这下我明白了,”海格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地说,“有一样东西,它原本不属于这里。”

“刚,刚刚那是什么?”罗恩被吓得够呛,声音颤抖地问。

“不知道,以前从没见过。”海格警觉地左右看了看,“但很显然,连那颗该死的植物都怕它。你们都没事吧?我们得走了,现在可得小心了。”

 

海格在前面踢踢踏踏地走着,挥动着巨弩赶走前方的乱枝。

赫敏、哈利和罗恩在后面跟着,罗恩的脚一瘸一拐的,看来荆棘也伤了他。

哈利咧着嘴,用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心又麻又痛,看来他要光顾庞弗雷女士的御用校医室了。

“那个,谢谢你……”罗恩已经从惊恐中慢慢恢复过来,他小声对哈利说。

“哦,这没什么。”总不能看着他被喂树吧,还是那么丑的一棵树。

“知道吗?其实你不错……”罗恩挠了挠头,“你叫哈利,对吗?你总是和马尔福在一起,所以我对你大概有些误解……没想到你人不错。”

“是吗,谢谢。”哈利生硬地说。

“那个,或许,其实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说呢?”罗恩小心地看着哈利,试探地说,“你最好不要总跟马尔福他们在一起,我爸爸在魔法部工作,他说过马尔福家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哈利眯了眯眼睛,狠狠瞥了一眼罗恩。

“我想我分得出谁比较坏。谢谢。”刚刚就不该救你!手手真是白疼了!

 

罗恩呆呆地张了张嘴,被堵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赫敏突然跑了几步,冲上前抓住海格的胳膊。

“海格!快看!红色火花,其他人有麻烦了!”

“你们三个在这等着!”海格喊道,“待在小路别动。我去去就来。”

 

海格噼里啪啦地穿过低矮的灌木丛,渐渐走远了。

他们现在只能听到周围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让人想起那股黑色烟团。他们三人互相对望着,心里非常害怕。

“你说,他们不会受伤吧?”赫敏小声问。

“马尔福受伤我倒不在乎,可是如果纳威出了什么意外……都是我们拖累了他,害他到这里来受罚。”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哈利愤怒地瞪着罗恩,“早知道你会这样,就该让你去喂树。”

“真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护着那个坏小子?”罗恩嘟哝着。

“德拉科,他不坏。他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告诉你你错了!”

“嘘!你们两个能不能小声点?”赫敏紧张地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得很慢。他们的耳朵似乎比平常敏锐得多。哈利简直能捕捉到风的每一声叹息以及每根树枝折断的声音。出了什么事?德拉科在哪儿?

 

随着一阵嘎吱嘎吱的巨大响动,海格终于回来了,德拉科、纳威和牙牙也跟着一起!

哈利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

 

海格显得怒气冲冲的,情况似乎是这样:

德拉科搞了个恶作剧,他悄悄藏到纳威后面,然后突然跳出来推了纳威。纳威吓坏了,就发射了红色火花。

 

“你们俩闹出了这么大动静,现在,我们要抓住那东西就全凭运气了。好吧,我们把队伍换一换——纳威,你跟着我。哈利,你和牙牙,还有这个白痴一组。对不起,”海格低头,小声地对哈利说,“不过他要吓唬你可没那么容易,我们还是赶紧把事情办完吧。”

哈利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他早巴不得和德拉科一组了,为什么好像在海格看来,这会是一件他不愿意做的事。

而且明明是隆巴顿那个胆小鬼胡乱发射的火花,真没用。

 

“你这是怎么了?哈利!”德拉科举着提灯,看着一身脏兮兮的哈利,担忧的神情不加掩饰的显现在精致的五官上。

“没什么,只是我救了韦斯莱。”哈利一边走着,一边把来龙去脉跟德拉科讲了一遍。

“你的手都肿成这样了,我们应该立刻去找庞弗雷女士才行。那个仆人是怎么做事的?!我一定要告诉我爸爸,我爸爸知道了绝对有好戏看!”德拉科恶狠狠地说,“你干什么要救他呢?你该让韦斯莱去死,他活着也是个没用的纯血败类。”

“我也后悔了,”哈利想到罗恩先是诬陷自己的爸爸,接着又在自己救了他的命之后那样诋毁马尔福家,这人简直无可救药。“就该让他去喂树。”

 

他们越走越深入森林内部,树木慢慢变得茂密,小路几乎走不通了。

德拉科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向前走,地上的血迹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多了。

突然一声凄厉的狼嚎从森林深处清晰地传来,德拉科吓得呲溜一下钻到哈利身后,紧紧抓着哈利的袍子。

“你,你听到了吗?”他紧张地举着提灯四处张望,声音颤抖得厉害。

哈利四下看了看,“别怕,德拉科,我觉得它离我们很远。”

德拉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赶紧一步从哈利身后跳开。

“我无所畏惧,哈利!才不怕呢——”他又拎起提灯,率先走在哈利前面深入密林。

哈利忍不住笑了笑,快跑了两步,上前拽着德拉科的衣角。

 

一棵树的根上溅了许多血,在微弱的一点点月光下,哈利透过一颗古老栎树纠结缠绕的树枝,可以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

“看——”他举起胳膊拦住德拉科,低声说。

一个洁白的东西在地上闪闪发光,他们一点点地向它靠近。

 

那正是一头独角兽,除了爱尔柏塔,这是哈利第二次被一个生物的美震撼住。

它跪趴在树旁,鬃毛白得像珍珠,散在漆黑的落叶上。它通体洁白,颜色温和的宛如月光。它似乎听到了他们走来的声响,虚弱地抬起头来。它的眼睛乌黑透亮得像颗黑色的琉璃,带有螺纹的长角星星点点闪着银光。

 

哈利眼睛直直地盯着它发呆,他甚至无法想像这是真实存在于人世间的生物。

独角兽的脖子上还在不断淌着银白色的血液,它望着哈利,眼角逐渐凝聚出一颗泪珠,缓缓滚落。

哈利的心猛地被敲了一下。

 

他焦急地想要走近,突然一阵“沙沙——”声使哈利停住了脚,浑身僵硬地呆站在原地。

空地边缘的一丛灌木在抖动……接着,一团弥散的烟雾从阴影中飘出,黑烟快速窜动着,凝聚缭绕成一团,逐渐聚成一幅人形。

那人形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兜帽,看不清他的模样。

 

人形缓缓地舒展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哈利、德拉科和牙牙都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那个穿斗篷的身影来到独角兽身边,猛地低下头去,像一头野兽一样对准它脖子上的伤口狠狠咬了下去。

独角兽瞬间发出凄惨的嘶叫,蹄子在地上乱蹬着绷直。

 

“啊啊啊啊啊啊——!”

德拉科发出一声可怕的尖叫,撒腿就跑,牙牙也没命地跟着逃走。

哈利还傻傻地呆在原地,刚刚独角兽的眼神,分明是在向他寻求帮助,他不能……

 

突然手腕被一股力道扯住,哈利被牵引着一个踉跄,跟着那股力道跑了起来。

德拉科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回来,拽起哈利撒腿便跑。

“不!德拉科,它会死的!”哈利着急地大喊。

“快跑!”德拉科呼哧呼哧地疯狂奔跑着,“我们先保命才能救它!对了,火花……火花!”

 

哈利慌张地在口袋里摸出魔杖,冲着黑压压的头顶连着发射了好几个火花,他已经顾不上自己发射的都是什么颜色了。

牙牙似乎知道海格的方向,它跑在前面领着头,德拉科和哈利紧跟在后面没命地奔跑。

一路上的乱木丛和野荨麻刮破了他们的袍子,德拉科却不像以往一样顾及形象。

他粗暴地一把扯掉勾住一颗枯藤的衣角,发出“嘶啦—”一下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没事吧!”海格显然是看到了哈利发射的火花,正带着罗恩、赫敏和纳威匆忙朝着他们赶来。

“快……快……跟我来……!”德拉科费力地喘着气,却立刻扭头又往回跑。

德拉科带头在前面奔跑,高举着提灯给海格引路。哈利看到他的巫师袍已经破了很多道口子,里面苍白的皮肤上也被乱丛鞭出了一道道血痕。

德拉科他分明是个非常怕疼的人啊!

 

“就在前面!”哈利大声说,德拉科早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穿过一条小路,来到了刚刚看见的那片茂密的树林,绕过一颗古老的栎树,终于见到了那片空地。

但是现在正有两头独角兽在那里,不,那是……

 

那个生物虽然有一副银鬃马的身体,还拖着一条长长的银色尾巴,但腰部以上显然是一副矫健的男人身躯。

“晚上好,海格。”他开口说话,声音虽然低沉,却显得缥缈清幽,非常好听。

“是你啊,费伦泽,你好吗?”

“我观星时,看见了天空中有属于巫师的警示火花,便过来查看一下。”费伦泽轻轻地说。

 

“它怎么样?”哈利担忧地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独角兽。

“他伤得很重,但没有伤及要害。我会把他带回族中医治,独角兽是非常强大的,你不必担心。”

这时独角兽的一只耳朵动了一下,缓缓睁开湿润的黑色琉璃看了看哈利。

“那太好了……”哈利长舒了一口气。德拉科跑到这里之后就一直把双手放在膝盖上,低头喘着气调整呼吸。但哈利还是捕捉到了他心弦一松的叹气声。

 

“赫敏,没事吧?”海格拍了拍赫敏的肩膀,她望着独角兽,脸色苍白极了。

“到底……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它弄成这样?”赫敏抽噎着说,眼圈里含着泪光。

这时哈利抬头看向费伦泽,发现他此时也正盯着自己仔细地打量着,他那双眼睛简直蓝得惊人。

“独角兽的血,”费伦泽幽幽地开口说,“它可以延缓你的生命,即使你已经奄奄一息。但是这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为了挽救自己而屠杀这样纯洁的生命,当它的血碰到嘴唇的那一刻起,你将拥有半死不活的生灵,一条被诅咒的生命。”

费伦泽继续盯着哈利看了片刻,这使哈利感到有点不自在,他别扭地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你好,哈利·斯内普。”费伦泽突然对哈利说。

哈利一惊,猛地抬起头,“呃,你认得我?你好……”

“当然,普林斯家的男孩。”费伦泽垂下了那双蓝宝石般的眸子,“海格,你最好立刻带他离开这片森林,这个男孩在这里很危险。”

“是啊,谁在这里会不危险呢?”罗恩小声抱怨着。

“现在我要带独角兽回族中去了,祝你们好运。”

 

他们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哈利感觉这一晚上发生太多状况了,最后还被马人点名警告,他的脑子现在懵懵的,身上也酸疼酸疼的。

所以当一阵熟悉又令人恐惧的“沙沙——”声响起时,所有人全部跟海格挤成了一团。

“谁在那!”海格举起弩大声吼道,“快出来,我带着武器呢!”

一旁的灌木丛动了动,哈利屏住呼吸紧盯着,似乎有一丝微弱的荧光在前方闪动着。

接着,斯内普举着魔杖,从前方的小路走了过来。

 

“斯内普,怎么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海格大呼了口气,把弩撂下,用大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我来接他们回去。”斯内普冷静地对着哈利说。

 

他在说谎,哈利心理暗自想着。父亲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神里分明闪过了一丝惊诧。

 

果然,当斯内普领着他和德拉科走进办公室,刚刚关上门,就立刻回头问道。

“你们两个为什么在禁林?”

“麦格教授罚我们关了禁闭……”哈利搓着手指,小声说。

“手。”斯内普打量了一下此时灰头土脸的哈利和德拉科,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哈利的手上。

哈利乖乖伸出手,慢慢摊开。紫红的小掌心上,一个个触目的小洞周围已经泛起了红色的小疙瘩。

斯内普面无表情的脸轻微抽搐了一下,一只背在背后的手慢慢攥紧。

 

哈利一脸的惊讶,父亲只是在他的手上倒了几滴莹绿色液体,轻挥了几下魔杖,那触目的伤口就在他面前,肉眼可见的愈合了!

哈利瞪大了眼睛,随后又摇了下头,使劲眨了眨眼看着自己的双手,生怕是自己眼花了。

“Cool…”他小声喃喃着。

斯内普冰冷的脸上这才勉强勾出一丝轻笑。

 

“我去找邓布利多谈谈。”他冷冰冰地说,随后一甩长袍,转身快步飘出办公室,快得像一股黑风。

那扇木门“啪——!”一声巨响被关上了。还没过一秒,又“啪——!”的一声巨响重新打开了。

斯内普站在门口挥了一下魔杖,桌上立刻出现了两杯热巧克力和一盘南瓜饼。

接着那扇可怜的木门又被无情地拍上了。

 

“这很正常,要是我爸爸知道了,也要闹到校长那里去。”德拉科看着张大嘴巴望着那扇木门发呆的哈利,耸了耸肩,起身把一杯热巧克力塞到哈利手里。

哈利却立刻放下那杯巧克力,从扶手椅上腾地跳起来,扑到了德拉科怀里。

 

“哈……哈利?”德拉科吃惊地站在原地,手一时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只能举在半空中。

“可恶的韦斯莱,就说是他错了。”哈利双手搂着德拉科的脖子,脸埋在德拉科的肩上闷声说。

“呃……怎么……?”德拉科结结巴巴地说。

“你根本不是在逃跑,你救了那头独角兽,是他们都搞错了!你其实是那么好。”哈利开心地说,把德拉科抱的更紧了。

德拉科听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轻轻回抱着哈利拍了拍他的背。

“傻哈利。我当然是在逃跑了,我们不先确保自己能活命,只会跟那头小畜生一起被咬死。”

“是你救了它!”哈利倔强地大声说,“马人才能看见火花,海格才能第一时间赶到,你根本不是坏的,你是个很好的人!”

德拉科微微皱了皱眉,无奈地笑了笑,“快别把我当好人了,我爸爸说,好人是愚蠢又好骗的。随便编造一个可怜的谎言就能让他们信服,我可不能做好人,我爸爸会感到羞愧的。”

 

而哈利并不想听他喋喋不休的在说什么,他现在开心坏了。

你被所有人误解又怎么样呢?我巴不得,只有我能看见你的好。


评论(26)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