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这篇我要多说两句。

这是一篇以蛇院为主视角的斯莱特林式思维系列文。

斯莱特林有斯莱特林的表达方式

斯莱特林有斯莱特林的交友准则

斯莱特林所接受的教育、贯彻的思想、注定不喜欢、不接受许多事物。

斯莱特林本身就是一个易被误解的设定,再加上我踩人狠

换句话说,蛇院的人看得有多爽,其他学院就能有多不爽。


每一篇需要避雷的点我都写得相当清楚,都要说好多遍。

请看好设定、好看避雷、如果不能接受一定不要看,

如果就算顶雷也特别喜欢我的文,我要在这里由衷的感谢一下。

真的很谢谢,但是请务必圈地自雷,不要在评论里ky。

我虽然话废,但是我都会看的,ky到我我会很不爽 

我脾气不好,控制自己不拉黑一个人很烦躁的。


注⚠️:此篇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标题醒目),对海格轻微不友好。

注意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9.


自从那次与邓布利多会面之后,斯内普成为了厄里斯魔镜新的看护者。

一天晚上,斯内普照常给魔镜施过防护咒后,回到地下走廊的魔药办公室。

推开门时,费尔奇正瞪着他那快要凸出眼眶的双眼支棱在壁炉前。旁边还站着他亲爱的儿子和教子。

斯内普冷冷地扫了一眼,慢步飘进办公室。早知哈利在,刚刚推门而入的动作应该更大些。

 

许多学生都在背地里讽刺,斯内普的那身黑袍在他行动如风之时把他衬得活像一只老蝙蝠。

哈利却直呼那简直太酷了。

 

“斯内普教授。”费尔奇见他终于回来了似乎来了精神,眼睛瞪得更圆了,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了两步。

斯内普只轻淡看了他一眼,坐到了办公桌后面。

“什么事?费尔奇。”

“我抓到了两个学生,他们在走廊里释放恶咒!我把他们带过来交给你来处置。”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哈利被抓来的次数多了,都已经没感觉了。

更何况那么多次,斯内普根本没有处罚他。或许应该算上那一次禁闭?

他正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父亲身后新多出来的几个玻璃罐子,一个罐子里泡着深紫色的液体,里面的东西似乎还能动。

德拉科懒洋洋地望着天花板,他连一个受害者都懒得装了。

 

两个人那舒服的样子完全就不像是来领罚的。

 

斯内普听过费尔奇的话,嘴角弯起了一个阴险的弧度。

“哦?你的意思是,两个一年级的斯莱特林生,在走廊里释放了恶咒,是这样吗?费尔奇。”

“是这样,先生。就在图书馆外面,我看到他们用锁腿咒和捆缚咒攻击了隆巴顿。”

“隆巴顿?既然是攻击了隆巴顿,那么他人呢?”

“这……我赶到的时候,隆巴顿他双腿并拢蹦走了。”

“哦,这样。”斯内普笑意更深了,那是非常阴冷的笑意。

 

“恕我无法相信这种无稽之谈,费尔奇。”

费尔奇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那两颗凸出的眼球就像随时一碰就能滚落到地上。

“不,不是的,您或许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看到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学生使用了锁腿咒,以及捆缚咒,是不是?”

“是!就是这样!”费尔奇激动地点头表示确定。

 

“你看他的样子像不像个老秃鹰?”德拉科往哈利身边歪了歪身子,小声说。

“你观察很敏锐。”

两人对视片刻,同时低下头哧哧笑了起来。

 

“德拉科。”斯内普突然叫道。德拉科赶快收敛了一番表情,轻咳了一声。

“是的,先生。”

“费尔奇,你刚刚说德拉科施展了锁腿咒,对吗?”

“对!就是这样!”

斯内普扬了扬眉,“那好!德拉科,你过来。现在,我要你对着费尔奇先生展示一下锁腿咒给我看。哦,希望你不要介意,费尔奇。毕竟我们处罚学生需要相应的证据,这是学院的规定。”

斯内普对着一脸惊恐的费尔奇温和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要多假就有多假。

 

“开始吧,德拉科。”

德拉科点了点头,站到费尔奇面前高高举起魔杖,费尔奇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

“不,不不……斯内普,你不能!”

“腿力浆停死!”

费尔奇疯狂地发出悲惨的哀嚎,吓得两只手拼命在身前乱挥,双腿颤抖地直往后退。

退着退着他就慢慢停下了……

他还能动,恶咒并没有起任何效果。

 

“这……”费尔奇缓缓放下手,赶紧活动了一下身体其他部位,全都没有异样。

“这不可能啊,这……”他慌忙抬头征询斯内普的眼神。

斯内普正扬着眉,摊开双手懒洋洋地左右看了看,最后朝他耸了耸肩。

 

“显而易见,费尔奇。我想这种难度的恶咒,对于一个一年级生来说太过勉强。”

“不……不是这样……我明明……”

“好了。哈利,换你来。”

哈利憋着笑走过去,整理了一下情绪,严肃地举起了魔杖对准费尔奇。

“快快捆绑!快快捆绑!快快……”

斯内普摇了摇头,做出一副困扰的模样。

“哦,看那。他甚至连咒语都不知道如何念。”

德拉科实在是快要憋不住了,低头紧抿着嘴,肩膀疯狂颤抖着。

 

“那么,让我来演示一下你所说的两个咒语真正的效果吧。”

“腿立僵停死!”

还没等费尔奇反应过来,斯内普迅速抽出魔杖念咒,那动作快得宛如一股劲风。

话音刚落,费尔奇的双腿立刻“啪”的一下,应声紧紧并拢在一起。

显然,费尔奇再想后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哦,是的,不要急,我没有忘记。”斯内普看着费尔奇惊恐的目光,自顾地回答着,并又送了他一个“友善”的轻笑。

“速速捆缚。”

魔杖中瞬间窜出一道劲光,劲光化作一根坚韧的银色光链,像蛇一样牢牢缠绕在费尔奇身上。

费尔奇瞬间浑身都动弹不得了,僵硬得上下扭动着却丝毫无济于事,最后直直地仰面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哈利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天呐这简直太酷了!哈利仅仅只能做到让纳威的双臂不能动弹而已。

 

斯内普慢步走近,垂眼看着地上蠕动的费尔奇。“看来我们已经证明了,我的学生是无辜的。你现在根本无法做到‘双腿并拢蹦走’,费尔奇先生。”

费尔奇艰难地挣扎,似乎想要证明自己还是可以蹦走的,但是显然毫无用处。片刻之后他终于气喘吁吁地放弃了。

他两眼恶狠狠地瞪着天花板,不甘心地问,“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不是他们念了恶咒!”

 

斯内普睁大双眼,嘴巴微张,一副若有所思般的无辜模样,脱口而出的却是:

“No idea。”

 

斯内普轻挥了一下魔杖,费尔奇马上又能动了。他狼狈地从地板上滚起来,走时还在对洛丽丝夫人低语,“没关系的,我们早晚会抓住他们的把柄,到时候……”

斯内普用力关上沉重的黑色橡木门,德拉科和哈利终于笑出声来,这一路他们可是憋坏了。

哈利赶紧用胳膊肘碰了碰德拉科,“你看见费尔奇刚刚的表情了没有?”

“我敢打赌他再也不能直视魔杖了,事实上他本来就用不着对不对?”

两人嘻嘻哈哈笑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斯内普已转过身来凝视他们。

 

“看来,你们魔咒施得很不错。”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慢悠悠地飘出,随着空气不紧不慢地灌进他们的耳膜,却有力得像是一记猛敲。

哈利和德拉科面面相觑,瞬间笑不出来了,赶紧低着头并排站好。原来斯内普一直都知道,咒语就是他们释放的啊!

 

哈利紧闭着双眼,嘴里疯狂呢喃着,梅林保佑,至少这次的处罚也最好在魁地奇球场吧。

 

“斯莱特林加20分。”

 

???

 

“What?”马库斯惊愕了一秒,随后开始哈哈大笑,坐在旁边的高尔和克拉布一起跟着哄笑。

“我们院长简直太帅了是不是?”普塞笑得肚子疼,一边捂着一边继续。

“那是当然了,我爸爸什么时候都超帅的!”哈利骄傲地说。

潘西的小黑猫喵喵的从沙发下钻出来,两只爪子刚刚扒在哈利大腿上,就被德拉科一把推开了。他自己反倒舒服的躺了上去,让哈利帮他理金色的发丝。

潘西白眼都懒得再翻了,伸手抱起愤愤不平正在地上直呼噜的小猫。它刚刚被推得翻了个跟头,直接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黛西只是只猫,德拉科!”

“那又怎样?我说过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猫也不行。”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哈利抚摸德拉科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捋顺那缕金色。

 

湖底公共休息室昏暗的灯光下,哈利微低着头,柔顺的黑发挡住了碧绿的眼睛,旁人并看不出他现在的表情。

 

“咳咳,Guys。”马库斯刻意清了清嗓子,“趁你们都在我说一下,马上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要打比赛了。获胜的队伍会跟我们打最后一场决定魁地奇杯归属的比赛。周六都去看啊大伙,看看是谁那么倒霉赢了这场比赛。敢与我们对阵的人,我衷心希望他能在庞弗雷女士那里度过几个愉快的周末。”

哈哈的哄笑再次响起。一条眼镜蛇正蜿蜒着从地面爬过,骤然停下盘踞成一团,缓缓直立起细长的蛇身,颈部两侧膨胀成扇形,吐着芯子凝视着克拉布坐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克拉布吓得两脚疯狂乱踹着向后仰去,直接从扶手椅上翻了下来。

其他人被逗得笑声更大了。

 

德拉科坐了起来,不耐烦地皱着眉头。“你怎么回事,太丢人了吧,克拉布?”

他大模大样地直接把手伸向那条眼镜蛇,潘西失声惊叫,“不,不要啊!德拉科!天啊——”说着她紧紧捂住了双眼,发出抽泣的声音。

哈利刚想跳起把他拉回来,却看到那条蛇只是吐了吐蛇芯,便顺从地顺着德拉科的手腕一路蜿蜒,爬向他的胳膊。最后紧紧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威严地直立起身躯凝视着惊恐的众人,偶尔发出“咝咝”的声音。

 

“看到了?”德拉科得意地勾起一侧嘴角,“只要能够压制住他的人,它就并不那么可怕。斯莱特林的人,怕什么蛇?没用的东西。”他厌恶地上下扫视着克拉布,眼神仿佛在看一坨垃圾。

 

马尔福家族本身就有追随斯莱特林家族的传统,连家族徽章都为了示以对萨拉扎·斯莱特林的敬意,取黑、绿、银三色,并配有蛇形图案。

卢修斯·马尔福更是对蛇尤为钟爱,德拉科几乎是自小伴着蛇一起长大的,如何跟蛇相处他再清楚不过。

 

而旁人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寻常事。

他那得心应手把玩毒蛇的姿态,造成的视觉冲击力简直太大了。

 

“我想这应该是被谁带进来的宠物。”德拉科显然对自己营造出的效果很满意,开始托腔托调起来,“斯莱特林的人都是纯血统出身,其中不乏有许多高贵的家族。宠物花样多一点,这很正常。不像有些人的公共休息室里,他们只能看到肮脏的耗子和蛤蟆,真可怜。”

 

高尔和克拉布立刻跟着哈哈大笑,其他人也随声笑了起来。

潘西已经把双手从眼睛上拿开,现在正互相紧紧缠绕抵在胸前,崇拜地注视着金发少年用食指轻抚毒蛇的下颚。她尖瘦的脸颊上泛着红晕,似乎从没见过这么令人敬畏的存在。

哈利轻微地虚眯了一下那双绿眸。

 

在远离众人的一座圆桌前,一个消瘦的黑色身影闪身走进暗处。

 

 

周六哈利起得特别早,这次的比赛与上次的比赛大不相同,那就是他完全变成了一个吃瓜群众。

他不再需要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搞砸任何事,只需要保持兴奋愉悦的心情观看其他两个学院水深火热就可以了。

“我打赌格兰芬多肯定输,他们新招的那个找球手简直烂透了。”普塞大大咧咧地啃着早餐,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声音会让隔壁桌的格兰芬多们听见。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慢。”回想起上次的比赛,那个小个子找球手一直都跟在哈利屁股后面,活像一条小尾巴。哈利追着飞贼俯冲向地面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刹车也一起栽了下去。

结果在庞弗雷女士那里躺了一个星期。

 

“我猜伍德已经找不到人了,这赛季的魁地奇杯看来已经是我们的了!”马库斯得意地说,“赫奇帕奇的找球手塞德里克·迪戈里还可以。但是很遗憾,彗星260是绝对赢不过我们光轮2000的!”

马库斯开心地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哈利被拍得差点扎进布丁盘里。是哪位高人认为马库斯有巨怪血统来着?哈利不禁暗自赞赏了他一番。

“哈利本身也很厉害好吗。我爸爸说,如果斯莱特林赢得魁地奇杯,全队每一个人都能获得最好的飞天扫把。”

“光轮2001!听说暑假就要发布了!”普塞抢着说道,期待地望着德拉科。

德拉科懒洋洋地耸了耸肩。

“那……那很贵吧。”马库斯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闪得比普塞还亮。

“贵?就那点小钱,对我爸爸来说不算什么。”

两人听后立刻挺起了腰板往前坐了坐,一副巴不得现在就去打决赛的模样。

“对!马尔福叔父一向很大方。”潘西骄傲地说,把精心勾兑好牛奶的麦片粥放在德拉科面前。

哈利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德拉科放下交叉的手臂刚要去碰那枚金汤匙,哈利立刻腾地站起来,普塞被吓了一跳南瓜汁差点喷出来。

“哈利?你怎么……”德拉科话还没说完,哈利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拖走了。

“哈利……不是,我还没……”

“我吃饱了!”

 

德拉科怨念地趴在看台的栏杆上,咔嚓咔嚓啃着苹果。他光顾着跟马库斯和普塞扯皮,什么都还没吃。

哈利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样子,一想到这都是因为自己就感到莫名的舒服,心情好了一大截。

他饶有兴趣的扶着栏杆看向下面的场地。魁地奇比赛,作为局外人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而且他特意找了人最多位置最好的一排,这一排再多一个人都挤不进来。

 

随着一声清脆的哨声,十五把飞天扫把升入空中,离看台越来越近。

 

他们的位置能清楚地看见场上每个人的动作,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忽然一颗游走球朝着他们的席位凶猛冲来,还伴随着“呜哇呜哇”像是要咬人的声音,大家慌忙低头躲避。

普塞说的没有错,格兰芬多这一届的找球手真的很糟糕。有次哈利明明看到那颗狡猾的金色小家伙就在格兰芬多的球门杆底下贴地溜达,而那名找球手只是左顾右盼地在上方盘旋,丝毫没有察觉。

 

“嘿,哈利,你看下面那两颗脑袋是谁?”

哈利顺着德拉科的方向看去,明晃晃的红色头发和一头乱蓬蓬的棕色长发。

“韦斯莱,格兰杰!”

德拉科挑眉坏笑了一下,刚要走上前,就被一个巨大的身躯撞了回来。

哈利也被一股很大的力道向后一推,一屁股跌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

他直起身子发现不止是他们,这一排的人都被挤得歪歪斜斜,纷纷在给一个像一头巨熊一样的巨大身躯让路。

“不好意思,哦小心!抱歉,借过一下。”海格扭动着他那庞大的身体,想要挤到了罗恩和赫敏旁边去,引来了许多人的不满。

 

他显得有点着急,赫敏和罗恩赶紧为他让出一块地方。海格低下头与他们低语着什么。

德拉科一个激灵窜起来,哈利也赶紧拽着身侧的栏杆,尽量使身体向前倾着。

索性能够听到一些微弱的对话。

 

“……知道吗……就快出壳了。”海格小声说着,即使是压低的声音中都能听出他无法抑制的喜悦。

“什么?!Blood hell!”

“嘘!”赫敏赶紧警告道,“小声……!如果有人发现海格的小屋……就惨了。”

……

“不行!我们要上课……”

“上课?我们一辈子能看见几次小火龙出壳啊?”

“嘘!罗恩!”赫敏警觉地左右看了看,正巧看到了哈利和德拉科在他们后面。

她赶紧扭过头去,小声低语了什么,他们便不再讨论了。

过了一会儿,海格又扭着他那庞大的身躯挤了出去,还时不时回头朝罗恩和赫敏挤挤眼,丝毫没注意被他挤过的前后几排已经一片狼藉了。

 

“你听见了吗?”德拉科惊愕地望着哈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龙,他们在说火龙!”哈利也有些懵,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火龙呢。

“对!而且是小火龙!”德拉科兴奋地眨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他一直都非常喜欢火龙,那也是卢修斯难得没有为他买下的东西。理由是生怕那玩意生吞了马尔福庄园。

 

这时弗雷德用力挥出一记游走球,游走球凶猛地飞向塞德里克,塞德里克见状立刻向上掰了一下扫把。游走球擦着他淡黄色的队袍飞了过去。

直直击打在后面格兰芬多队找球手的门面上。

 

“喔————”场上顿时嘘哗一片。格兰芬多队的找球手向后仰面倒下,直接坠落到了沙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斯莱特林们笑成了一片。

“真是多亏了韦斯莱,看来我们不需要跟这种蠢队伍打比赛了。我想格兰芬多队收队员一定喜欢挑选一些可怜的人,韦斯莱兄弟家里没钱,就被选中了。如果要跟他们比赛的话,简直有辱斯莱特林的水准。”

“我警告你,马尔福……你再敢说一句……”罗恩狠狠咬着牙,气得直发抖。

“不要,罗恩,不值得……”赫敏在旁边紧紧拽着他,她绝不想让格兰芬多再被扣分了。

 

“哦?”德拉科扬起眉,“怎么了?红毛鼬鼠,很生气吗?因为你没有被选中,明明你也很可怜。你也应该入队呀,纳威·隆巴顿,因为你没有脑子。”

纳威脸涨得通红,慢慢从椅子上转过身,“我比十二个你加在一起都强,马尔福。”他结结巴巴地说。

哈利和德拉科都被逗得笑出了声,这小胖墩哆哆嗦嗦还嘴的样子也太好笑了。

关键是他们又再次回想起了纳威从图书馆门口双腿并拢慌忙乱蹦的滑稽模样。

“给他点厉害瞧瞧,纳威。”罗恩眼睛紧张地盯着赛场,随口说道。

“隆巴顿,如果脑子是金子,你就比韦斯莱还要穷,这就能说明问题了。”

 

乔治一直焦急地观察地面上弗雷德和伤员的情况,一个游走球冲着他的头叫嚷着飞了过来。他一惊,扫把突然失控向下俯冲了一大截才稳住。

“你很幸运,韦斯莱,你哥显然看到地上有钱。”

赫敏正忙着为格兰芬多队祈祷,罗恩突然猛地朝德拉科扑了上去。

德拉科是被哈利硬拉出来的,克拉布和高尔都没有跟在身边。

哈利顾不上许多,一步跨到德拉科身前,紧闭双眼等待着被攻击。他身形要比韦斯莱瘦小许多,那一定非常痛。

 

他僵直地闭着眼等待着,大脑嗡嗡直响,而准备挨的揍却迟迟都没有降临。

哈利缓缓睁开一条缝隙,接着突然睁大了双眼。

罗恩正一脸惊恐地倒在一旁的座位上,他和哈利之间隔着的那个座位上被射穿了一个洞。

孔洞虚弱地冒着烟,周围还残留着焦灼的黑色痕迹。

一个响若洪钟的厉声阴冷又低沉,随着空气砸入看台上众人的耳朵。

“格兰芬多扣50分!”

 

“太不像话了!你们怎么敢……”麦格教授也从教工看台上站起来,愤怒地抬头望着他们。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鼻孔扇动着像是要喷气一样。

“你们四个马上下来,到这里来,马上!”

 

场上的队员也被这阵骚乱吸引住了,纷纷张望着看台,甚至一时间没人去管鬼飞球在哪。

突然一声银哨声响起,猛地掰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赫奇帕奇队获胜!”霍琦女士宣布道。

塞德里克高举着右手,缓缓从云端下降,指缝中夹着的正是那颗金色飞贼。

 

球场上的时间仿佛停顿了几秒。

紧接着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德拉科笑着把还在发呆的哈利拉到身后,昂起头轻蔑地看着罗恩。

“看来要对你们刮目相看了,韦斯莱简直是我们的王。”

身旁的一些斯莱特林生们嘻嘻哈哈地被这句话逗笑了,这显然能让德拉科更加得意。

赫敏使劲戳了一下正要开口骂人的罗恩,向看台下使了使眼色。

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正一脸严肃地望着他们呢。

 

“解释!”麦格教授走进办公室,愤怒地扯下脖子上的围巾扔在办公桌上,一盒蝾螈饼干被震到了地上摔成了几瓣。他们四个吓得一个激灵,纳威浑身直打哆嗦。

“我真不敢相信又是你们几个。我想我已经明确警告过,在霍格沃茨打架是不被允许的!你们怎么敢……”

“对不起,教授。我们也无法阻止韦斯莱的野蛮行为。”德拉科对着斯内普说。斯内普的脸现在已经冷到了极点,哈利能清晰地感觉到,这次父亲是真的生气了。

“明明是他!是马尔福先侮辱我的家人,还有纳威!”

“所以,你就对哈利·斯内普出手了,对吗?”斯内普冷冷地动着嘴唇,‘斯内普’三个字咬得相当清楚。

“不,我是冲着马尔福……谁知道他……”

“很好。看来你要打的一开始是马尔福。”

“是,啊……不,不是!是他先……”

“住口!”斯内普突然大吼,手掌拍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罗恩吓得一抖,睁圆了眼睛。

“我来告诉你,韦斯莱。声带发声是遵循天性,而控制不住拳头证明你是白痴!我不管你要用那可笑的玷污魔法的行为对付谁,我向你们保证,如果你们是斯莱特林的学生,而我有权利决定你们的命运。你们两个保证都得搭列车回家,tonight!”

罗恩已经张着嘴巴完全呆掉了。哈利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寒毛都竖起来了。

他已经知道了父亲是会生气的,但是即便来到霍格沃茨半个学期了,他还是没能适应父亲那股凛冽的威慑力量。要知道他的Daddy在家甚至不会大声讲话。

纳威更惨,他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双腿软得随时都能瘫在地上一样。

 

“我感到很气愤!”麦格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气,长长的尖鼻子扇动着,“不管是谁被侮辱了,我再说一次霍格沃茨不允许学生互殴这种难堪的暴力行为!还接连发生了两次,这种事我以前从没有遇到过!你,韦斯莱先生。你们一家人都毕业于格兰芬多,我原以为你会十分看重格兰芬多的荣誉!你们两个都要被关禁闭。是的,还有你,隆巴顿先生,我一定会写信告诉你的奶奶。不管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无权在学院这么做,这是非常无礼的——格兰芬多被扣掉50分。”

“50分?”罗恩倒抽了一口气,他们刚刚已经被斯内普扣掉了50分,如果再被扣掉这么多分,格兰芬多就快要沦为最后一名了。

“每人50分。”麦格教授强调地说。斯内普这才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教授——求求您——”

“您不能——”

“不用你们告诉我说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韦斯莱,隆巴顿。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为格兰芬多的学生感到脸红。”

 

哈利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懵,虽然被骂的不是他,但是父亲的气场开的显然太足了。

“哈利。”斯内普喊住了他们。

哈利慌忙转过身,踉跄了一下,赶紧又站稳住脚跟。摇摇晃晃地走到父亲面前。

 

“有没有伤到?”熟悉的声音轻柔地响起,跟刚刚在办公室内的黑衣巫师简直判若两人。

“我没有伤到,韦斯莱没有碰到我。”哈利抬起头回答,斯内普黝黑的眼中充斥着担忧,哈利几乎是一瞬间就忘记害怕了,也忘记那双眼睛刚刚是多么阴冷凶狠。

“还是要去庞弗雷女士那里看一下,让她给你一些压惊的药,德拉科也一起去。”

斯内普摸了摸哈利的头,“有什么事一定先与我说。”

“好的,Daddy~别担心。”

 

“我猜火龙一定被那个仆人藏在他的狗窝里了。”吃晚餐时,德拉科又兴奋地谈论起小火龙的话题。

哈利皱了皱眉,“仆人?”

第一次踏进霍格沃茨时,他和德拉科险些掉进夜晚的黑湖中,是海格及时拽住了他们。他对海格是有些好感的。

“对啊,我爸爸说,他是一个一半巨人血统的怪物。格兰芬多的人就爱跟这种低贱的人来往。”

“一半巨人血统?!”哈利吃惊地想,怪不得海格看上去比他和德拉科加起来还要高大粗壮。而且看来,他误会马库斯了。

“可是……校长说过,他是猎场看守和钥匙管理员。”

“是啊,那就是仆人干的活啊。”德拉科理所当然地说。

“但是,他救过我们啊……”哈利小声嘟哝着。

德拉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哈利,他是仆人。仆人保护我们是应该的。如果我们出了什么事,他才该要吃不了兜着走。”

“是这样啊……”哈利低着头,德拉科总是会对他眼中的低等人表现得相当不友善。但是海格看上去真的不像是个讨人厌的人。

 

“说真的,你想不想看看小火龙?”德拉科不再提海格的事了,朝他眨了眨眼。

“小火龙……当然想!可是在哪里?”

“以他们刚才的对话来看,八成就在那个仆……在……在那半个人的……的那个……那个木头屋里。”德拉科费了半天劲才想到几个稍稍得体的措辞,表情真是嫌弃极了。

哈利看他这样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那么,那个仆人住的地方我们要怎么去呢?”


评论(37)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