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迟钝的罗尼,从心的罗尼。

🍎德哈、罗赫向。德哈已是情侣。🍎

你需要一个舞伴 的后续。塑料兄弟情的后续。


论吐真剂的正确使用方法,你对斯莱特林式狡猾一无所知。

好的好的,下篇就去摸哈利·斯内普。 (﹁w﹁)

先吃我甜饼好不啦!!!!!

———————————————————


德拉科大模大样地坐在格兰芬多的餐桌前,正心不在焉地一手托着腮,一手举着一块蜂蜜馅饼,看着身旁一头乱糟糟、不修边幅的黑发男孩奋笔疾书地抄着自己的魔药论文,还时不时地歪过头来咬一口特意举到他头旁边的馅饼。

赫敏皱着眉投来不满的目光。

“哈利,我认为你还是需要自己完成功课!”赫敏严厉地说,那架势颇有麦格教授的气势。

“算了吧,他还要对付那个见鬼的项目二。”德拉科懒洋洋地说,“你那么有空的话不如帮疤头查查怎么从水下那群鱼手里抢东西,泥……格兰杰。”

 

他被哈利眯眼瞪视,那句泥巴种生生被咽了回去。

自从德拉科和哈利确定关系之后,连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之间的紧张关系都莫名其妙缓和了。

德拉科总是大模大样地跑到哈利身边坐,完全不管不顾旁人惊诧的表情。

潘西硬要挤坐在德拉科身边,高尔和克拉布也跟着过来了。格兰芬多餐桌上有一阵子近乎乱成一团,毕竟从没有斯莱特林的学生到他们的餐桌上就座就仅仅是为了吃饭。

 

布雷斯起初非常抵触,宁死也不愿意跟格兰芬多为伍。

奈何德拉科·马尔福这人谈了恋爱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每天都粘着哈利跑,潘西硬要跟着德拉科跑,他就这么两个朋友,僵持久了也终是没办法的妥协了。

 

于是便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景象,斯莱特林这一票校霸一般存在的一伙人,整天吃饭的时候都围在格兰芬多餐桌前,真的只是吃饭而已。偶尔还能听见嬉笑声和聊天声,德拉科也没再找过格兰芬多什么麻烦。

按照布雷斯的说法是:“当然啊!他哪有空找麻烦?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其他斯莱特林们看到目前现在的这种情况也比较好奇,坐到格兰芬多长桌上的斯莱特林越来越多,格兰芬多许多学生被挤得没有地方坐,就干脆坐到了斯莱特林席位上。

 

反正是你们先占我们地盘的,不但占座还抢人。

 

原本每天都整整齐齐排列的四色长条长桌,不出两周,绿色和红色旗子就像被人故意打乱了一样,把靠左边的两排长条点缀的色彩斑斓。

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一看这还了得?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都过年了,我们两学院之间千年的基情你们以为是闹着玩的?

这下好了,四排彩条。 

一边绿红绿红的,一边蓝黄蓝黄的。

 

哈利曾在私底下和罗恩感叹,德拉科居然能对斯莱特林起这么大的影响力,现在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的态度都不像以前那么恶劣了。德拉科这样明年绝对是级长人选啊。

换来的只是罗恩嘟哝的嘘声和白眼。

 

自从哈利告诉罗恩,赫敏喜欢的是他之后,他还一直找不到机会和赫敏谈起这件事。这个话题好端端的根本没办法开口啊!而且自从圣诞舞会吵了架以后,赫敏再也不谈这件事了,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对罗恩反而客气了许多。

罗恩怨念地看着自己的好友整天在他面前秀,简直是晴天霹雳般的神转折。他以前可是一直不相信哈利会喜欢马尔福这种鬼话。

 

哈利捏着羽毛笔沾了沾墨水,继续快速书写着,下午就有魔药课,他可不想被斯内普抓住什么把柄。

说来他以前从不知道德拉科的论文写得这么好,他一直都自动判定是斯内普偏心眼。

德拉科皱了皱眉,伸手扯过哈利正在写的羊皮纸看了一眼,“这段不要照着抄,把月光石改成粪石,我们抽到的魔药不同。”

哈利划掉了月光石之后顿住了笔,他往下看了看,下面都是描写月光石的叙述,这边改了那下面就都抄不下去了。

德拉科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魔药课?破特!”

哈利不甘示弱地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破音听着就让人想给他一个呕吐咒。

“你不跟我一组抽到的当然不一样了。怪我吗?”

“什么?你是在怪我吗?圣诞前那节课我们还没在一起,你径直就跟红毛鼬鼠去一架坩埚了!”

罗恩在后面不满地探了探头。但跟以前已经不同了,现在哈利和马尔福斗嘴,他完全插不上话。

“你和潘西有说有笑的,我看你们很开心啊!谁愿意去打扰你们?”

正在用金色汤匙的背面照镜子的潘西听到自己突然被点名,惊愕地转过头来看了看。

“你和格兰杰都上预言家日报了好意思说我???”

“你这么不满意,下次你跟我一组啊!”

“跟就跟!”

 

赫敏气得“啪—”一下合上了桌上的大部头书,她实在是受不了有人一边亵渎神圣的论文一边秀恩爱。她站起来甩起书包背在肩上,那个书包被一大堆厚厚的书撑得随时可能涨破似的。

“我去上算数占卜课了,你们继续。”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潘西跟着站起来,做了个嫌弃的鬼脸,一把拉起旁边还在喝南瓜汁的布雷斯,不顾他的抗议拖着他离开了。

罗恩张大嘴巴看着他们离去,突然觉得自己呆在这里有点多余,一时间又不知道要去哪里才好。

德拉科看了看还留在座位上的罗恩,鄙夷地笑了一下,哈利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说话给我注意点。

 

“没猜错的话,你还没跟格兰杰说吧,韦斯莱。”德拉科语速缓慢地说,哈利暗自白了他一眼继续写论文,托腔托调总比说话欠抽要好。

“说什么……”罗恩含混地回答了一句,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了一样,窜到哈利旁边刚刚赫敏坐过的位子上,从包里抽出一卷羊皮纸,把德拉科的论文往他身边扯了一点……开始奋笔疾书。

德拉科瞬间嫌弃地抽了抽嘴角,格兰芬多……都不写作业?活该教授扣你们分。

 

“不是吧,罗恩。还没找到机会和赫敏谈谈?”哈利也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起来,毕竟他可不想一直做罗恩和赫敏的调解员,他现在有其他事情要忙。

罗恩抬眼看了看他,突然叹了口气,显得异常沮丧。

“这简直太难了,哈利!我不知道该怎么问赫敏,这太尴尬了。”

“我刚告诉你的时候你还拼命想要冲进女生宿舍。”

“冲进去是一码事,说出来是另外一码事啊!”罗恩绝望地嚎了一声,继续抄起论文,刚刚赫敏在旁边他都不敢抄。

德拉科不爽地伸手想要把论文拿走,被哈利一巴掌拍了回去。

“你不给罗恩抄罗恩也会抄我的,还是快点帮我把论文写完吧。”

德拉科眉头拧得很紧,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我可没有义务帮助血统背……”

难听的恶语还没有讲完,就被哈利的一个吻直接堵了回去,哈利亲完他还做了个“乖”的口型。

德拉科苍白的脸颊泛起了些许红晕,低头开始翻找魔药书中粪石制药的描述不再作声了。

哈利自从发现该如何驾驭这家伙的臭脾气之后真是越来越轻车熟路了。

罗恩只当是自己刚刚什么也没看见,他眼里只有论文。是的,一直都是。

 

自从哈利脱单之后,他显得越来越孤独了。哈利甚至晚上睡觉都不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这让他睡前想找个人小叙一番发发牢骚都变成了难事。

他和赫敏之间现在处于很尴尬的处境,没有哈利在中间他完全不敢和赫敏独处,就算独处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跟哈利在一起,他身边就有马尔福。

曾经他非常乐意和哈利一起对马尔福念恶咒甚至打一架,而现在他们两个只要碰在一起他就完全插不上话,感觉自己宛如空气。或许是空气还好些,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唔觉的,里该哈赫敏好好聊聊,罗恩。”哈利一边抄着德拉科给他找到的资料,一边含混不清地咀嚼着德拉科喂到他嘴里的布丁。

“怎么聊?再和她大吵一架吗,说真的……那样嗓子很不舒服……”罗恩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他也不想跟一个女孩子吵成那样,但是一想到赫敏在舞池里和马尔福那样亲密地跳舞他的火气就腾腾往上窜。

德拉科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你也太没用了吧,韦斯莱。”

罗恩愤怒地瞪着他,德拉科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曾经的死对头现在变成了好哥们的男人。

莫生气,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

 

“你这么厉害,还不是到现在才追到哈利?!”罗恩压着火气反驳道。

“那还真是托了你们的福是不是?”德拉科扬了扬眉,“否则我才不会好心告诉你那件事。”

“那是哈利告诉我的。”

“你以为是谁告诉疤头的?”

罗恩目瞪口呆地望了望哈利,哈利紧抿着唇假装认真写着论文。

“是你?你告诉哈利的,你怎么会知道?”

“潘西。”德拉科耸耸肩,“不可否认她们女孩子对这方面一向很在行。”

 

罗恩懊恼地低头闷声叹息,放在以前,他一定立刻断定马尔福是在胡扯。可现在这种情况看来,马尔福不大可能骗哈利,除非他想让哈利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睡。

既然赫敏喜欢他,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感觉到。至少……该有什么征兆才对。

如果冒昧去问了,被赫敏取笑了,那就太丢人了。他们的友谊也会受到影响,他不敢冒这个险。

 

“因为你蠢,韦斯莱。”德拉科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直截了当地说。

“如果你还稍微有一点脑子,现在就该去和格兰杰告白。”然后继续延续你们纯血败类的传统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哈利正歪过头来吃他手里的布丁并送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疤头真是该死的了解他。

 

“我?去告白?!”罗恩像是听到了德拉科直接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一样,脸色都白了。

“Blood hell……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又……我怎么……怎么会有那个意思……”

罗恩结结巴巴地嘟哝,满是雀斑的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嘿,罗恩,好兄弟,拜托。”哈利皱着眉显得有些不耐烦,“这不是你退缩的时候,赫敏毕竟是个女孩子,你在指望什么。”

“而且还是个目中无人、傲慢自大、又爱臭显摆的……女孩子。”德拉科尖刻地补充道,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说泥巴种的冲动。

哈利瞟了他一眼,知道这家伙已经尽他所能地委婉了,懒得跟他再去计较措辞。

 

“听着,你跟她需要谈谈。”哈利认真地说,“你们继续这样尴尬下去我夹在中间很难受。”

“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夹在我们中间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是不是?”罗恩酸溜溜地说。

这些日子他不仅要小心翼翼和赫敏相处,以为和哈利在一起的时候能松一口气。结果是在一旁被喂狗粮喂到想吐,他也是个有脾气的韦斯莱!

“所以你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的?谁先告白了?”罗恩没好气地问。

“有我的好朋友在我还需要告白什么呢?”哈利立刻更没好气地回应道,他可没忘记被公开处刑的滋味,罗恩这个卖队友的人。

“所以就因为这个你们就在一起了?”罗恩穷追不舍地问。

哈利突然好像回想起了什么,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话来,脸唰地一下红了上来。

他慌忙低头装作赶论文的样子,“要……要来不及了!魔药课,下午就是!你还不抓紧吗?”

德拉科在一旁好笑地看着哈利的反应,“没错。这个我倒觉得值得一试……如果用说的说不清楚的话,那你不如直接……”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愤怒地吼道,“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要上什么该死的算数占卜吗?赫敏和潘西都去了,你还不快去?”

“哦,潘西帮我留位子的。我踩着铃去就可以……”

“是吗?”哈利提高音量说,德拉科低头轻笑了几声,伸手抹去哈利嘴边的馅饼渣。

“好了好了,我这就去。我觉得你最好骂一下这个巨怪脑袋,蠢出新高度……好啦好啦,我先走了,魔药课见。”

德拉科突然拉起哈利,不顾周围学生的惊呼声,侧头亲了一下哈利的脸颊,转身得意洋洋地走了。

 

“幼稚……”哈利小声嘟囔着重新坐下,脸涨得通红。

罗恩看着这一幕真是万念具烬,哀嚎了一声直接瘫趴在长桌上。自己恋爱不顺,好哥们整天秀恩爱,这日子没法过了。

 

 

下午,罗恩和哈利去上魔药课时,德拉科早就倚靠在地下走廊的墙边等候了。

德拉科走过来伸手揽走了哈利,并很随意地抬手指了指前方,赫敏站的位置。

“喂,你干什么啦。”哈利不满地小声询问,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罗恩。

“别看了,疤头。韦斯莱得学会独立,你要是再跟他粘在一起他更没戏。”

哈利上下打量了一下德拉科,突然有点想笑。

“你这是吃醋吧?臭白鼬。”

德拉科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谁会吃那种穷鬼的醋?他哪点都不比我强。”说着把哈利揽得更紧了些。

哈利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几句,魔药教室的门突然开了。斯内普站在门口,冷冷地把他们让了进去。

 

这次要制作的是上节课熬制的毒药的解药,斯内普声称下课的时候会给每个人下毒,来试他们熬的解药效果如何。

纳威完全吓坏了,他听到斯内普的话之后天秤都拿不稳,手一直在抖。斯内普注意到他的反应,反而露出了讥讽的笑容。纳威抽了一口凉气,浑身抖得更厉害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赫敏走上前一步想要去纳威的坩埚,罗恩赶紧伸手拦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赫敏。”

“去和纳威一组,你没看见吗?他吓坏了。”赫敏担忧地说,“我想我可以帮他,至少……”

“哦,得了吧。”罗恩打断了她,“斯内普又不会真的毒死学生,邓布利多校长是不会允许的!”

“可是他很害怕,有我在他会安心不少……”

“你是这样觉得吗?他就那么需要你,因为你的魔药成绩比谁都好。可是上次你都没有考过马尔福。”

赫敏的眉头瞬间拧紧瞪着罗恩。德拉科“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哈利赶紧用胳膊肘戳了他一下。

“是的,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其他成绩都是优秀并且都比马尔福要好!”

赫敏愤怒地甩开罗恩的手快步走向纳威的桌子,罗恩傻傻的愣在原地,最后是西莫一把把他拽走的。

 

“我就说吧?他的头被巨怪踩过。”德拉科凑近哈利低声说,语气中尽显着嘲笑。

“熬你的魔药。”哈利瞪了他一眼,但其实他心理也觉得罗恩脑壳可能坏了,他们都该知道赫敏最敏感的就是自己的成绩问题。

罗恩显然也在懊恼为何脱口而出那样的话,他仅仅是想阻止赫敏,让她跟自己一组而已。

他两眼空洞地把整块没切碎的蛇皮扔进了坩埚,坩埚瞬间“嘭—”的一下冒出一朵蘑菇云。西莫和他的脸都被炸黑了,格兰芬多被扣了20分。

 

下课的时候,只有德拉科和哈利,赫敏和纳威的解药是真正可以解毒的。其他人身上都长出了大片小片的疥疮,克拉布的脸已经像个巨大的带皮的土豆。

斯内普给斯莱特林加了30分之后,命令学生们排队到讲台上领取真正的解药。

哈利不满地瞪视着斯内普,慢腾腾地收拾着课本。他完美的无视了赫敏和纳威的成功。

“走了,哈利。”德拉科揽过他的肩,轻声催促着。

“等一下,我要等罗恩。”

德拉科皱了皱眉,干脆帮他把书全都理好一股脑塞进书包,甩在自己肩上拉起哈利就往外走。

“不,等等,德拉科!罗恩需要安慰……”

“不他不需要。他那叫活该。”

 

这时赫敏也背起她那快要撑破的书包跟着他们向外走,德拉科眼疾手快,在哈利走出门的一瞬间回手“啪—”的一声把那扇发黑的橡木门重重关上了。

门差点没拍在赫敏脸上。

赫敏被惊得一愣,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离自己鼻子只有两英寸不到的木门。

“嘿!赫敏!”这时罗恩手里拿着解药瓶,斜挎着书包匆匆赶了过来。

他的脸上和胳膊上长着一块块疥疮,比别人惨的是他还有一些轻微的烫伤。

赫敏担忧地看了看他,刚刚惹恼过她的事已经被抛在了脑后。

 

“你没事吧,罗恩。”走在地下走廊时,赫敏开口问。

“哦,这没什么。”罗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喝了解药疥疮会慢慢消失的。”

因为罗恩总是无意识地乱放材料,加上西莫某些魔法方面的特殊天份,他们的解药成品像一锅火山熔岩,还不断冒着一个个大气泡。

“早知道我该和你一组的。”赫敏低头小声说,语气中带了些自责。

“哦,这没关系,知道吗?恩……至少你帮助了纳威。”

接下来的路上两人相对无言,赫敏刻意回避着罗恩的目光,罗恩也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偷瞄着她。

这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哈利躲在隐形斗篷里,急得直想踹罗恩一脚。德拉科凑在一边倒是不紧不慢,饶有兴趣地观察着。

 

“多好的机会是不是?不知道韦斯莱在墨迹什么。”德拉科慢悠悠地低声说。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脚步声,哈利和德拉科赶紧贴近墙站,以免被撞到。

克鲁姆从他们身边经过,德拉科皱了皱眉。“他来干什么,哦,看来韦斯莱完蛋了。”

哈利疑惑不解地正望着他,还没等开口询问他就已经知道德拉科是什么意思了。

克鲁姆是来找赫敏的。

 

“赫米恩。”克鲁姆走到赫敏面前,艰难地念着赫敏的名字。“我有话要对你说,你现在方便吗?”

不!不方便!哈利疯狂在内心大喊,抓着隐形斗篷的手攥得紧紧的。

“噢……你好,威克多尔,有什么事吗?”

“是的,我想我需要跟你聊聊。”克鲁姆望着赫敏,又看了看罗恩。

赫敏迟疑了一下没有回话,也同样在看着罗恩。

“呃……”罗恩发现自己被两个人同时紧盯着,突然有些慌乱。

“我……那个,那我,那我先回公共休息室了,我……我们……待会礼堂见?”

哈利的手重重地锤在了墙壁上,旁边油画里的一个老女巫发出了不满的骂声。

赫敏的脸已经被怒气变得扭曲,她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说,“既然你那么忙着要走,我想,不—必—了—!”

赫敏扭头飞快地离开了,克鲁姆紧跟在后面也走了,只留下罗恩一个人傻傻地愣在原地,似乎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哈利和德拉科拐进地下走廊,烦躁地脱掉了隐形斗篷。

“那个克鲁姆简直该死的麻烦!他为什么一定要那个时候出现?!”

“我想,就算克鲁姆不出现,事情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德拉科懒洋洋地说。

“格兰芬多不一向是冲动的傻子吗?那股勇敢的傻劲呢,在韦斯莱身上只能看见傻劲。”

哈利本来就很烦,他现在真是一肚子闷火,面前这个死白鼬还在大模大样地讲风凉话!

他猛地一个转身把德拉科用力抵在石墙上。

“我警告你,马尔福!你如果不能发挥斯莱特林那些狡诈的小聪明,就少说风凉话!”

德拉科玩味地看着哈利炸毛的模样,只是顺势将一只手搭在哈利的腰上,用力一揽。

哈利就整个人贴在了他身上。

哈利顿时一阵脸红,反而更生气了,打人的想法眼看就要付诸行动,这时德拉科才坏笑了一下,缓缓开口说:

“办法,我倒是真有一个。”

哈利瞬间瞪大了那双碧绿色眼睛,完全顾不上生气了。

“你说什么?”

“我说,办法我有。”德拉科故意托腔托调地说话,那模样简直是相当的欠揍。“但是我得考虑考虑,毕竟,我没必要帮韦斯莱。”

“你!”哈利又急又气,这死白鼬让他恨得牙痒痒,自己为什么偏偏喜欢上这种混蛋。

“你少犯浑了,你干什么不帮罗恩!”

“我为什么要帮他?”

“他是我的朋友!”

“又不是我的朋友~”

哈利脸急得通红,局促地咬着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些全部看在德拉科眼里,简直……该死的可爱。

“你,你得帮他,我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吗。”

德拉科扬了扬眉,哈利自己都觉得这理由有多软弱无力。

“帮他我有什么好处?”

“我……我晚上,晚上随你……”哈利低头闷声说,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化作了蚊子般的嗡嗡声。

德拉科坏笑着挑起他的下巴,“那,我得先索取一点报酬。”

两片柔软的唇紧贴在一起,哈利尝到了那股清淡的苹果香气,不由自主地张开口齿想要品尝更多。他以前根本不喜欢青苹果,谁想到现在这个味道能让他迷恋至深。

紧揪着对方衣领的手渐渐松懈了力道,软绵绵地爬上对方的脖颈紧紧勾住,身体也随之送入对方的怀抱。

德拉科的衣物有淡淡的薄荷味道,德拉科梳理整齐的金色发丝其实相当柔软,德拉科看似弱不禁风,其实怀抱是有力且温暖的。

该死的,他快要溺死在这个人身边了。

 

 

哈利独自走进礼堂,在弗雷德和乔治身旁发现了已经完全打蔫了的罗恩。

“我有一个主意,你们为什么不离我远点呢?”罗恩连发脾气都有气无力的。

弗雷德和乔治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看到哈利走过来,开心地朝他招手。

“哈利,你来了。看看吧,罗尼现在已经不像一条海参了。”

“像一条冻干的海参。”乔治嘻嘻哈哈地补充道。

哈利很想赞同这个说法,他现在确实……

“嘿,兄弟,别这样。”哈利拍了拍他的肩坐在他旁边。

罗恩垂头丧气地趴在桌上,抱怨的话都像是没了灵魂似的。

“你不会懂的……你多好啊……整天谈恋爱……赫敏……已经不再跟我说话了……是的……我像一条海参……”

哈利往长桌前后找了找,看到赫敏正坐在金妮旁边,看都不看这边一眼。

罗恩突然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一脸的惊慌。“哈利!或许,马尔福就是搞错了!赫敏喜欢的是克鲁姆那样的人,我只会让她觉得难堪。她现在不想看到我,一定是这样。”

“你冷静点,罗恩。”哈利简直头疼。

“或许我们连友谊都完了……”

“罗恩……”

“我不知道我都干了什么……”

“罗恩!”哈利愤怒地吼断了他继续自暴自弃的行为。“听着,事情没有那么糟糕!”

“你说女孩子到底都是怎么想的?”罗恩只愁闷地看了他一眼,“我完全都没有头绪。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什么都不肯说……”

 

德拉科匆匆从后面挤过来坐到了哈利和罗恩的中间,还碰洒了罗恩的南瓜汁。哈利被挤得往后挫了一大块。

“你干什么!右边明明有空位的!”这家伙不是这个时候还在吃罗恩的醋吧?

弗雷德施了个清洁咒,德拉科把自己面前的饮料推给罗恩,把隐形斗篷塞到哈利怀里,伸手拿了个苹果开始啃。

“你先别急着吃!”哈利按下他啃苹果的手,“事情办得怎么样?”

“当然成了,魔药办公室我不能更熟了。”他不知从哪掏出一个透明的水晶瓶推到罗恩面前,里面的液体也是清澈透明的。

“帮疤头找鳃囊草的时候顺手拿的,听说你担心有人什么都不肯说。”德拉科朝赫敏的方向点了点头,“只要三滴,有问必答。”

 

罗恩看着眼前的这个精致的小瓶子,惊愕地一时间说不上来话。反倒是弗雷德和乔治眼睛闪着亮光贪婪地注视着它。

“梅林的胡子,这是吐真剂!”

“我们正在研究一款关于吐真剂的作品!”

“你用完务必给我们留点。”

“吐真剂?”哈利也一脸懵逼的样子,德拉科只说借他的隐形斗篷,并没有告诉他要来这么一出。原来他是去斯内普的办公室偷魔药去了!

他暗自想,斯内普如果发现了,肯定又会归到自己头上。

“等等,你的意思是让罗恩给赫敏……?”

德拉科点点头,很无所谓地啃了一口苹果,就好像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

“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赫敏那么聪明肯定会发现,到时候罗恩就惨了。”

“惨得过现在的状况?克鲁姆跟我有些交情。我问过他了,他是真心喜欢格兰杰的。”德拉科懒洋洋地掂量了一番罗恩,“反正决定权在你,韦斯莱。”

 

德拉科的话说完,罗恩就像被按了下启动开关,瞬间能动了。

“好,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起码总算可以把事情说清楚了。”

弗雷德和乔治相视一笑,学着韦斯莱夫人的模样做着感动的抹泪动作,拿腔拿调地学着音调,“小罗尼终于长大了。”

德拉科勾起了一侧嘴角,倒了一杯南瓜汁,打开水晶瓶的瓶塞优雅地抖了三下瓶身,递给罗恩。

不知为什么哈利看着他这幅得意的表情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就说要跟她道歉,明白吗?把这杯饮料给她,接受道歉肯定会喝上一口。哦,快别担心了,你们交情那么深不会有问题的。”

罗恩壮着胆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拿起自己那杯南瓜汁一饮而尽。抹了一下嘴,就像斗士要去赴死一样果决地向赫敏走了过去。

 

然而当他走到赫敏跟前时,已经怂的像个无尾熊了,腿还微微在打颤。

最先注意到他的人是金妮。

“你好啊,罗恩!”金妮跟他打了招呼,赫敏才慢慢转过头,看了一眼脸色正在逐渐发白的罗恩。

“你有什么事?罗恩。”她冷淡地问。

“我……我拿着一杯带有吐真剂的饮料打算来给你……”罗恩机械地脱口而出,突然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呜噜呜噜的声音从手掌里传来。

“什么?!”金妮和赫敏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同样感到吃惊的还有坐在他们旁边的迪安和西莫,以及闻声看过来的其他学生。

 

“我好像听见了……吐真剂?”

“你要给赫敏下吐真剂???”

瞬间议论声炸响成一片,弗雷德和乔治激动地站起来想要看清那边的状况。

 

“你在说什么?罗恩!”赫敏站起来逼近罗恩,罗恩死死捂着嘴巴一步步往后退。呜噜呜噜的声音从手掌里持续发出来。

“喂!到底怎么回事?”哈利愤怒地拍了一下德拉科的肩膀,这家伙现在已经快要笑瘫了。

 

“把手拿开,罗恩。”

罗恩一步步后退,恐惧地拼命摇晃着脑袋。

“我让你拿开!”赫敏一步跨过去直接拽下了他的手。瞬间,罗恩的嘴就像是被打开了闸门,完全不听主人使唤的话语像湍急的水流争先恐后奔涌而出。

“我说我拿着的杯子里有吐真剂!我准备对你用吐真剂!”罗恩紧闭着双眼一副等待被处死的样子嚎了出来。

赫敏吃惊地看了看杯子,又看了看罗恩,“你对我用吐真剂干什么?!”

“我想要问你,你喜欢的是我还是克鲁姆!”罗恩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赫敏愣了一下,脸直接红了起来。

 

“是那杯饮料……!那杯饮料是你给罗恩的!你早就给罗恩下了药!”哈利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而德拉科已经笑得趴在长桌上手还不停地在捶桌。

赫敏紧紧攥着罗恩的手,指甲都要扣进他的皮肤里去了。

她咬了咬嘴唇,开口问,“这对你很重要是吗?”

“是的!非常重要!”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我看见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我就不爽的要命……我……甚至哈利都不行!”这下真的完犊子了,连自己好哥们都得罪了。他只是偶尔会吃那么一点小醋,觉得赫敏重视哈利比他要多,为什么连这都会说!

 

哈利吃惊地愣在座位上,莫名被射了一枪?他还傻傻的为罗恩瞎操心那么久,罗恩反倒在吃他和赫敏的醋?塑料兄弟情啊,塑料兄弟情!

 

“喜欢我?”赫敏惊讶地看着他,沉默了片刻突然抬起头,一副恼怒的样子。

“喜欢我为什么舞会不邀请我?喜欢我为什么总是挖苦我?喜欢我为什么看着克鲁姆把我带走一句话也不说!”

罗恩已经睁开了眼睛,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我不敢邀请你,我怕你会拒绝我。我从来没有挖苦你的意思,事实上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女巫师。如果你喜欢克鲁姆的话,阻止你就太不像话了,我们是朋友对吗?你幸福在我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赫敏的眼睛红红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用力甩开了罗恩的手。

“罗恩·韦斯莱!你就是个笨蛋,白痴!你愚蠢!”

罗恩耸拉着脑袋,很好,没什么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看来马尔福说错了。

然而在下一秒,赫敏狠狠地揪住了罗恩的衣领,踮起了脚尖。

罗恩瞪大眼睛,手中那被南瓜汁应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礼堂里顿时哗然一片响起了“喔——————”的声音。

很多学生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注视着两个紧拥在一起亲吻的人。

金妮双手捂住嘴巴,眼睛红红的像要哭出来一样,迪安和西莫正在上窜下跳。

弗雷德和乔治兴奋地高声欢呼,吹着口哨,甚至放起了嗖嗖—嘭烟火。

 

哈利紧紧捏着德拉科的手,刚刚还在为罗恩和赫敏紧张着,现在完全惊呆了,仰头看着蓝紫色天花板上的烟火,喃喃自言自语,“真没想到……”

“因为有问题的从来不是格兰杰。”德拉科得意地笑了笑,“人情我还你了,格兰杰。”

 

礼堂里一片欢声喝彩,罗恩和赫敏黏在一起难舍难分,仿佛时间对他们来说早已凝固。

费尔奇的眼珠都要瞪脱框了,一瘸一拐地想要冲下去,被邓布利多抬起一只手制止了。

“年轻真好,是不是?”他透过那副半月型眼镜看着下面的学生,温和地笑着,继续叉起一块柠檬蛋糕放到嘴里。

就连一贯严肃庄严的麦格教授,此时也面色和蔼,感慨万分,“是啊,是啊……”

斯莱特林生也在为他们欢呼雀跃,霍格沃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团结过了。

 

此时的教工桌上,只有一个人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高兴。

斯内普坐在麦格教授旁边,紧锁着眉头,五官扭曲,嘴角别扭地撇着。

仿佛在说:“我都要吐了。”



评论(18)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