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魁地奇比赛)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蛇院哈,是个斯内普溺爱之下长大的混球。

对格兰芬多极度不友好,私设甚多。

铁三角粉、格兰芬多、注意避雷、避雷、避雷!

蛇院的巫师可放心食用。


斯莱特林人,有时候不能用眼睛去看他们

蛇有阴狠的毒牙,却从不撕咬同伴。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7.


“你来这里干什么?弗林特!”伍德气冲冲地快步走向七个正大模大样进入魁地奇球场的斯莱特林。

“来这里干什么?你傻了吗,来这里当然是练球,怎么你来这里吃饭的?”身后的队员听后呵呵哄笑着。

“这是我们的训练时间!我们专门起了个大早!请你们出去!”

“这里地方很大,伍德。”

这时其他格兰芬多的队员们也循声过来了,三个女生,身后跟着扛着球棍的韦斯莱双子。

斯莱特林队中没有女生,大家肩并肩站着,带着一模一样的神气斜眼瞟着格兰芬多的队员。德拉科和哈利站在马库斯后面,其他队员块头大的就像一堵又厚又结实的绿色围墙,把他俩圈在了中间。

“可是我包下了场地!”伍德厉声说,“我包下了!”

“噢。”马库斯心不在焉地抻出一张羊皮纸,摊开来举到伍德眼前:

 

本人,西·斯内普教授,允许斯莱特林队今日到魁地奇球场训练,培训他们的新球手。

 

“还来?你们已经训练了一个星期!”伍德愤怒地吼道。

“注意你的措辞,那叫关禁闭。”身后的队员们又发出了呵呵的哄笑声。

“哪有用魁地奇关禁闭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你该去问斯内普教授是不是?”

“那不是斯内普的儿子吗?”弗雷德厌恶地说。

马库斯一步挡到哈利面前,“你既然知道哈利的父亲是谁,聪明人都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对吧?”其他队员也跟着向前凑了凑,笑得更得意了。

 

哈利早就发现,大家似乎都以他是斯内普教授的儿子为荣,对他也是百般照顾。他能理解为什么德拉科总是喜欢提到马尔福先生了,这感觉真的很不赖。

 

“弗林特!如果不是你栽赃我们的找球手有侮辱学院教职人员人格的行为害他被禁赛,我们也不需要急着选新的球手!”

“才不是栽赃!”哈利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的事,火气腾地一下升起,“我亲耳听到的!”

“看见了吧,当着教授儿子的面说话注意点,伍德。你们也不想再选新的守门员了是不是?”

马库斯讥笑着,无视被气得挥舞着拳头的伍德,摆摆手示意大家一起飞向高空中。

飞之前还不忘记回头冲着伍德大喊,“难怪你选不上级长啊伍德!珀西·韦斯莱的大脑袋比你聪明多了!”

 

“Guys!来我这,听我说。”马库斯飞到空中看着自己的队友们,恢复了一张一本正经的脸。

“这次比赛至关重要,格兰芬多虽然很弱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知道吗?现在其他学院全都盼着看我们出丑,所以绝不能把魁地奇杯的蝉联丢掉。”

大家纷纷点头。

“哈利,德拉科,你们看那三个妞,都是追球手。刚刚就会乱吼的那个傻大个,是奥利弗·伍德,他是守门员,他的威胁最大,这家伙守门还是不错的。接下来韦斯莱双子是击球手,比起球本身,我倒觉得他们两个更像两颗游走球。今天我们破天荒地一大早赶来训练场,就是为了看看他们新选的找球手是什么货色。”

“大伙也看到了,咱们的优势是什么,咱们比他们强壮!这次加进来两个敏捷型选手,我们改变一下战术。德拉科,你的扫把最快。你待会注意观察伍德的扑球,比赛的时候我们尽量传球给你,你要随时准备进球。”

“博尔,德克里,盯紧韦斯莱双子,你们完全可以把他们也当成游走球来打。拿到游走球,就往伍德和他们新选的找球手身上给我狠狠挥球棍!”

“所有人重点保护哈利,进球交给德拉科。如果有人干扰哈利,就想办法把他从扫把上撞下来。哈利你眼里只有飞贼,其他什么都不要管,有我们呢。如果你在抓飞贼的时候,对方的找球手来碍事,你的扫把是最好的光轮2000,直接拿扫把尾部撞他!只要抓到飞贼,我们就赢了!”

“布莱奇守好门,进一个球我饶不了你!”

 

马库斯这个人,认真起来完全没有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并且有一股很强的领导力。之后大家纷纷按照他的指示训练起来。

 

德拉科并没有说谎,他魁地奇打得真的很好。哈利看着德拉科很流畅地把鬼飞球一次次投入圆环,那毫不费力的样子仿佛他天生就是个追球手,暗自想父亲选人还是蛮精准的。

如果让德拉科去当找球手,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让他放弃这么优越的进球天赋。

 

这时马库斯飞到哈利身边,朝他使了一个眼神,“你一直盯着德拉科那小子看呢小哈利。”

“呃……我有吗?”

“比赛的时候可千万别这样,不要被美色所迷惑!你要关注金色飞贼,而不是金发少年!”

马库斯飞走了。

 

哈利低下头回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脸有点红,马库斯似乎说的没有错。这时德拉科注意到了哈利,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哈利赶紧假装满世界寻找金色飞贼,朝着一个黄色的小鸟飞了过去。

 

吃晚饭的时候,哈利问马库斯关于撞人犯规的事。

“知道吗?只要有技巧,没什么大不了的。”马库斯嫌弃地翻了翻一张手抄的很工整的级长例会时间表,“想想看吧,犯规最多是罚个任意球。而如果我们掌握得好,对方搞不好会少个球员,你觉得划不划算?”

“说的没错。我爸爸说,比赛的时候他也会来观赛,如果我们这次夺冠,明年他会给全部队员买最好的扫把。”德拉科懒洋洋地说。

“真的???”马库斯就像突然突破了生理极限,两眼快要放出光来了。

“好!这下更没有会输的理由了!”

 

哈利发现德拉科手里又在咔嚓咔嚓地吃着一个青苹果。

“你怎么这么爱吃青苹果?”

“唔?好次阿(咀嚼),你次嘛?”

哈利就着他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真的是……酸极了!

马库斯翻了个白眼:“你俩好酸啊!”

 

这时罗恩·韦斯莱从他们的餐桌前经过,德拉科瞥见他假装不经意地一伸腿,罗恩直接被拌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的时候被西莫和纳威扯了回来。斯莱特林餐桌爆发出一阵笑声。

“韦斯莱,你来吃最后晚饭吗?你走错地方了,这里没有垃圾箱。”

马库斯在旁边戏谑地看着并不作声,教工桌上斯内普的目光正注视着这边,旁边高尔和克拉布已经站起来一左一右在德拉科两边挺着胸直瞪他们。

罗恩气得直咬牙,“马尔福,你就是个,被人群保护着的小白脸!没有他们你什么都做不成!”

“哦,知道吗?其实我很乐意跟你单挑。”德拉科托腔托调地说,“就今晚如何,巫师之间的对决。只用魔杖,不许肢体接触。怎么啦?害怕了?”

“好啊!”罗恩大声吼,“这可是你说的!恐怕这次你的鼻子会直接断掉!”

“我来当他的助手!”哈利突然说,愤怒地看着罗恩,“你的助手是哪个?该不会是那个爱哭鬼吧?!”

纳威颤颤巍巍地往后缩了缩,但随后还是强行闭上眼睛镇定了一下,又往前挪了挪。

“好……没错,是我,我是他的助手!”

德拉科挑了挑眉,马库斯憋着笑转身喝了一口南瓜汁。

“就午夜,怎么样?我们在奖品陈列室和你们见面,那里从来不锁门。”

 

晚上十一点半了,自从回到宿舍之后哈利就一直在翻找魔咒书想把那些咒语尽可能的记下来,虽然还都没有学过,但是万一起作用了呢?

总之他不能看着德拉科跟别人决斗自己在旁边什么都不做。

“哈利,你干嘛呢?”德拉科从他肩膀上探出头来。

“记一些魔咒。”哈利皱着眉,继续翻了翻书页,“十一点半了,我们是不是该走啦?”

“啊?去哪?”

德拉科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仿佛他失忆了一样。

“你不是和韦斯莱约了决斗吗?现在不走嘛?已经快要午夜了……”

德拉科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低头笑得肩膀直抖。哈利一脸的无辜,德拉科一直在笑,最后他气恼地吼他。

“干什么啦!你笑什么!”说着气愤的拿魔咒书拍他。

“哎哟哎哟,好啦~哈哈哈,嗯我是说,哈哈哈哈哈。”

德拉科抓住哈利的手阻止他继续打他,但还是笑得前仰后合的,哈利小脸红嘟嘟地,噘着嘴瞪他。

“咳,好啦别这样看我。哎哟我没想到你这么好骗……哈哈哈哈,啊好了别打……”

哈利气呼呼地扭头不理他,德拉科哄了半天他才换了睡衣上床睡觉。

“我已经让潘西的黑猫去告诉洛丽丝夫人了,哈哈哈,第一次这么期待明天快点见到韦斯莱,或许他已经被遣送回垃圾箱了。格兰芬多的人都是傻子嘛这么好骗?嗷……”

哈利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脸颊怄气地转过身去。

 

然而并没有,费尔奇那个老哑炮。

 

哈利都没有意识到,转眼在霍格沃茨已经呆了两个月了,他意外地发现在这里并没有他以前担忧的那些不适应。

马库斯是级长,他在斯莱特林的人缘好的不行,而他对哈利和德拉科简直就像好哥们一样。

潘西已经不像刚见面那会那么排斥他了,她的小黑猫还总溜到他腿上趴着,虽然随后就被德拉科一把拎走了。

高尔和克拉布保护他就像保护德拉科一样,其实他们憨憨的也挺可爱的,每次他说话他们都会傻傻的跟着笑。

斯内普的办公室就在地下走廊上,如果他愿意随时都能到父亲那里去听故事,拿糖吃,还能试着熬一熬魔药课上没有涉及到的新奇魔药,他现在也会用坩埚了。

最重要的是德拉科,入学以来几乎都陪在他身边,对他百依百顺的,他一点都不会感到寂寞。更何况那家伙长得真的好看,不止是一年级的女生,就连高年级的学姐看到德拉科都笑得灿烂,纷纷多看上几眼。

 

哈利没有发现其他学院说的那些,斯莱特林学院的一点不好,他觉得这里就像另一个家一样,有亲情、有温暖、有欢笑。就连那些令人头疼的功课,也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万圣节时的礼堂里,几千只蝙蝠在天花板上盘旋飞舞,使南瓜肚里的蜡烛火苗一阵阵扑闪。

哈利正在吃一个带皮的土豆,奇洛教授突然一头冲进礼堂,跌跌撞撞地走到邓布利多的椅子旁立刻一歪身倚在桌子上,喘着气说,“巨怪……在地下教室里……我以为你知道……”

说完就一头栽倒在地板上昏了过去。

礼堂里的大家立刻惊恐的乱成一团,邓布利多站起来用低沉的声音低吼,那声音简直震耳欲聋,响彻整个礼堂。

“肃静!大家都别慌,级长,立刻把各学院的学生领到宿舍去!”

马库斯立刻站起来,一反往日懒散的态度。

“都让开,斯莱特林!看这边!斯莱特林的跟我走,都别慌,听我的就不会有事!”

“可是巨怪在地下走廊啊!”哈利大声说。

“我们去格兰芬多休息室那边!好了,都跟紧我!走开别挡路!”

马库斯率先推搡着拥挤的人群,带着斯莱特林们向外走去,爬上台阶。德拉科紧紧拉着哈利的手怕他被人群冲散,高尔和克拉布在他们两边推搡着挤过来的人。

马库斯带着他们爬上一段段会自动移动的楼梯,来到了塔楼一个穿粉色衣服的胖夫人肖像面前。

“口令?”那胖夫人缓慢开口问道。

“猪鼻子!”

“马库斯是怎么知道的?”只听身后传来微小的议论声。

“好了,大家先进去躲一躲。你站住!”马库斯伸手抓住一个高年级的格兰芬多。

“你们级长呢?!”

“他找不到他家小兄弟罗恩了,去地下走廊了。”

“什么?!”

马库斯大声骂着,转身头也不回的往楼下冲去,身后很多斯莱特林在喊他他完全没有理会。

 

马库斯再回来的时候闷闷不乐的,他带大伙回到湖底公共休息室之后就径自进自己宿舍去了。

“我去看看那家伙,是不是被巨怪踩了头。不过我认为几率不大,曾经有人觉得他就有几分巨怪血统。”普塞咧嘴笑了笑,示意他们不要担心,便跟着推门进去了。

 

哈利揉着大腿上的金色头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爱吃青苹果,那明明非常酸。

“德拉科,你说马库斯怎么样了?他不会真的是受伤了吧?”

“肯定没有。”

“他回来的时候就怪怪的,走的时候那么急,是不是找格兰芬多级长去了?”

“恩。”

“难道他被巨怪吓到啦?”

“……”德拉科伸手捏了捏哈利的小脸,哈利一脸迷茫的样子。

“斯莱特林人……有时候不能用眼睛去看,小哈利。”

哈利眨了眨眼睛,仍然不是很明白德拉科的话。

“一个真正懒惰的蠢蛋是不可能又做得了级长,又做得了队长的。教师们不是傻瓜。”德拉科又咬了一口苹果,盯着眼前的半个苹果看了一会。

缄默片刻,他继续开口说道,“如果他真的反感开例会,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在地下走廊里追逐一个斯莱特林。厌恶一个人,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夸他聪明。那张时间表,记得吗?当时他嫌弃了很久,结果还是叠好放进巫师袍里了。当然,愚蠢的格兰芬多是不会懂的。”

“可是我也不懂!”哈利气馁地说,他感觉自己太笨了。上次德拉科戏耍韦斯莱和隆巴顿的玩笑话他也没有看出来。或许是唱歌的破帽子搞错了,他根本就是个格兰芬多。

 

“我们来自湖底,格兰芬多生活在塔楼顶,我们是天与地的差别……我曾经担心过……幸好……”

“恩,德拉科……?”

他再低头时,金发男孩已经垂下眼帘熟睡过去了。他取下男孩手中的青苹果,咬了一口,那股酸涩在细嚼之后,其实是清香甘甜的。

他轻抚着男孩金黄色的头发。

“Don't worry, Draco. I am Slytherin.”

 

 

进入十一月,魁地奇赛季要开始了。

 

这次的比赛是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斯内普给了哈利一本书叫作《神奇的魁地奇球》,这本书据说在图书馆很难被借到。

哈利最近一直都在翻阅这本书,书中详细的介绍了各种飞天扫把的型号以及全球各大球队,还列举了七百多种花式犯规行为。

想到马库斯的说法,他觉得自己无疑也是最危险的,他可没有其他队员那般强壮的体格。书中还贴心的说明了有的找球手一场比赛后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居住了两个月。

 

周六的早上,斯莱特林的餐桌上气氛简直慷慨激昂,大家无比期待着中午的比赛,一直在聊个不停。

昨天晚上他和德拉科都没怎么睡,这毕竟是他们的第一场比赛。

在大眼瞪小眼看着窗外的鱼挣扎了许久之后,两人终于放弃了,爬起来下了几个小时的巫师棋。

哈利却惊讶地发现他现在完全不是很困,反而更加亢奋。

 

“嘿,哈利,你不能光吃麦片粥!找球手可是个苦差事,来吧多吃点,还有你德拉科!你们两个简直太瘦了,要强壮才能免得从飞天扫把上被撞飞。”

马库斯一边唠叨个没完一边把一大堆香肠往哈利盘子里扫,然而哈利真的没什么胃口,他一想到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就紧张的心绞痛。

“Guys,我们一定会赢知道吗?斯莱特林人都盼着我们凯旋呢!只有胜利属于斯莱特林!”

这家伙反常的话多,想来也是紧张的不行。而格兰芬多长桌那边也好不到哪去,奥利弗·伍德正在手舞足蹈地大声讲着什么,丝毫不会拿唠叨来掩饰自己的情绪,他现在整个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到了十一点钟,似乎全校师生都来到了魁地奇球场周围的看台上。许多学生还带了双筒望远镜。

斯内普和卢修斯并肩坐在教工看台上,卢修斯戴着一顶黑色短貂毛尖顶巫师帽,一身雍容华贵的黑色巫师斗篷,再加上他那一头油光水滑的金长发,还真活脱脱像只花哨的大孔雀。

斯内普时不时投来嫌弃的目光,那只大孔雀反倒很开心似的翘着嘴角,一脸感兴趣的样子注视着场地。

 

与此同时,在更衣室里,队员们正在换上了深绿色的魁地奇队袍,阴狠的毒蛇图标印在他们胸前。

最后马库斯只冷冷地说了一句:

“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兄弟们。”

他脸上露出了一个阴险并极具野心的笑容,那得意的神情,似乎告诉着他的队员们,魁地奇杯已在囊中。

队员们纷纷露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大家转身,面对大门,一个个迈着大模大样,趾高气昂的步伐跨出大门,走向格兰芬多队。

 

马库斯看来并不是说着玩的,队长互相握手的时候他就试图把伍德的手指捏断,哈利似乎都能听到他俩骨头被捏得咯吱直响的声音。

 

随着霍琦女士的银哨声,十五把飞天扫把腾空而起,高高地升上天空。

比赛开始了。

 

“鬼飞球立刻被格兰芬多的安吉利娜·约翰逊抢到了,那姑娘是一个多么出色的追球手,而且长得也很迷人……”

“乔丹!”

“对不起,教授。”

李·乔丹正在麦格教授的密切监视下,担任比赛的解说员。

“她在上面真是一路飞奔,一个漂亮的传球,给了艾丽娅·斯平内特,她是奥利弗·伍德慧眼发现的人才,然后……斯莱特林队把鬼飞球抢去了!斯莱特林队的队长马库斯·弗林特得到了鬼飞球,飞奔而去……”

这时马库斯夹着鬼飞球飞向德拉科,安吉利娜从身后追了过来,他回身就是一脚,安吉利娜狼狈地被踹飞得后翻了好几米,引来看台上一阵惊呼。

“……飞毛腿弗林特带着鬼飞球像鹰一样看到人就……”

“乔丹!”

“我是说,弗林特得到了鬼飞球,飞奔而去,他要得分了……噢!并没有!格兰芬多队的守门员伍德一个漂亮的动作,把球断掉了,现在格兰芬多队控球!”

这时凯蒂·贝尔被一个游走球击中了后脑勺,直直跌了下去,普塞抢到球后还没飞出去多远就被弗雷德打过来的一个游走球掀翻了,安吉利娜迅速地接住了掉下的鬼飞球。

“格兰芬多队得分!”乔丹高兴的喊道,并在计分牌上把格兰芬多的比分改成了10。

看台上炸响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其中还伴随着斯莱特林们的嘘声。

哈利气氛地挥了一下拳头。

马库斯大声骂了布莱奇几句,转而向德拉科用了个眼色,德拉科点了点头掉转扫把飞走了。

 

哈利只想快点找到飞贼的踪影,然而除了手表的反光他还没看到空中有任何金色物体。

“斯莱特林队得球,追球手普塞低头躲过两只游走球,又躲过了韦斯莱孪生兄弟,一个肘击撞开了追球手贝尔!!奔向格兰芬多队的球门,伍德已经做好了准备,哦等等,普塞把球传了出去,德拉科·马尔福得球,他是斯莱特林队新进的……斯莱特林队得分!”

这时候斯莱特林看台上炸出一片响亮的欢呼声,其他学院则纷纷叹气摇着头。

 

卢修斯非常用力地鼓着掌,往斯内普旁边斜了斜身子。

“德拉科很棒吧!”

斯内普象征性地随着鼓了几下掌,“我倒认为比赛的关键在于找球手。”

“哦得了吧,哈利什么还没做,德拉科第一次得球就得分了!”

斯内普冷哼了一声。“等哈利做什么的时候就轮不到你儿子得分了,赛事大局已定。”

“你不能否认德拉科他很棒吧?西弗勒斯!”

“我坚持认为哈利是最优秀的。”

“是德拉科比较优秀!”

“是哈利。”

“德拉科!”

“哈利。”

 

哈利突然看见了金色飞贼,他一阵激动,俯冲了下去,追逐那道金色的流光。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也看见了,但是显然飞贼与他离得更近。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把手伸向前方努力地够着金色飞贼,哈利急得猛加速向前飞窜。

这时“嘭!”的一声,哈利赶紧急刹住扫把,险些被惯性甩出去。

马库斯居然把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撞飞了!

 

观众席上一片嘘吁和怒吼,霍琦女士怒气冲冲地责备了弗林特,并让格兰芬多队罚任意球。哈利被这片混乱惊呆了,回过神来时,他又找不到金色飞贼了。

 

李·乔丹继续解说着:“好的,经过这明显而卑鄙的作弊行为……”

“乔丹!”麦格教授低声吼他。

“那这样,经过刚才那个公开的,令人反感的犯规行为……”

“乔丹,我提醒你!”

“好吧,好吧。弗林特差一点使格兰芬多队的找球手丧命,我相信这种事情谁都会遇到,所以格兰芬多队罚任意球,球被斯平内特拿到了,她把球传给约翰逊……比赛继续进行!”

 

“去那边!”马库斯对着普塞大喊,普塞应声飞过去,他们一左一右把安吉利娜夹在了中间,把她挤向看台之后迅速抬起扫把径自闪开了。

“哦!安吉利娜!天哪,那一定很痛……现在斯莱特林队得球,追球手德拉科·马尔福带着鬼飞球,躲过了一个游走球!他要进球!没有!伍德挡住了!”

伍德得意地冲他们扬了扬眉,把鬼飞球重新抛了出去。

“给我!”马库斯大吼一声,抢过德克里手里的球棍,抡圆了胳膊照着飞过来的游走球就是一棍。

游走球直直朝着伍德的脑袋飞了过去,伍德瞬间被打中了撞在球门上,从扫把上跌了下来脸朝下摔在了球场下的沙地上。

麦格教授紧张地站起来想要看清伍德怎么样了,斯内普勾起了嘴角。

 

在伍德掉下去的时候德拉科把鬼飞球丢进了球门,哈利激动地鼓着掌。

乔治用力一挥球棍,游走球冲着马库斯飞了过去。

“小心!!!”哈利大吼。

“弗林特拿到鬼飞球,绕过贝尔……被一只游走球狠狠打中面孔,希望把他的鼻子打断……开个玩笑,教授……斯莱特林队得分!哦,糟糕……”

 

这时哈利眼前闪过一道金光,他迅捷地一转头随着那道金光追过去。

飞贼飞的像闪电一样快,直直朝地面飞去。哈利回头发现格兰芬多的找球手紧紧追在他身后。

场上的追球手似乎都注意到了金色飞贼,全都悬浮在空中不动了,大家屏住呼吸注视着。

凛冽的风声呼呼在耳边刮着,哈利加速朝着地面俯冲追逐金色飞贼,管不了那么多了!抓住金色飞贼,斯莱特林就赢了!

全场观众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注视着两个找球手化作两道红绿色旋风朝着地面猛地冲去。

 

“嘭!嘭!”两声巨响,斯内普差点冲到场上去,卢修斯拽着他的长袍制止着他。

“哈利!”“哈利!”“哈利!”

队员和霍琦女士都慌忙从扫把上跳下来,马库斯和德拉科冲过去扶哈利。哈利现在正脸朝下趴在地面上。

“哈利你怎么样???”他们一左一右扶起哈利,哈利现在灰头土脸的,捂着肚子好像很痛的样子。

“他好像要吐了!哈利我带你去找庞弗雷女士。”

哈利慌忙拽住制止德拉科,随后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像是真的要吐了一样——咳嗽。

他摊开手,一颗金色的小球躺在他的手心里,无力地扑扇着翅膀。

 

“他抓住金色飞贼了!!!”马库斯大喊,完全不管自己的鼻血正在往下流,兴奋地举起哈利拿着金色飞贼的那只手向所有人展示。

“斯莱特林获胜!”霍琦女士宣布道。

斯莱特林看台上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彩带飘下,带着一条巨蛇的绿色横幅缓缓升至空中。

斯内普和卢修斯笔挺地并肩站在教工看台,整齐一致地用力鼓着掌,那副画面甚至有些好笑。

 

“哈利!哈利我们赢了!你做到了!”德拉科高兴地冲哈利大声说,场上的欢呼声简直快要把他们淹没了。

哈利呆愣着,看着手中高举的金色飞贼。他真的做到了,他没让大家失望,没有让其他学院看斯莱特林的笑话。

一股喜悦才后知后觉地填满了他的整个胸腔,他跳起来搂住德拉科的脖子在德拉科脸上深深亲了一口。

这下换德拉科傻愣住了。

斯内普差点一个没站住。卢修斯赶紧扶了他一把,斯内普就像触电一样迅速抽回手甩了一把自己的黑袍,眼神就像能立刻毒死他全家一样。卢修斯轻咳了一声闪躲着他的目光与他飘开了一段距离。

 

他们拿着扫把在场地上往回走的时候,大家兴奋劲都还没过去,激烈地谈论着比赛的哪一球打得多漂亮。

德拉科一直呆呆地用一只手捂着被亲过的那一侧脸颊。

“你怎么了?德拉科?”哈利好奇地问。

“呃……”德拉科犹豫了一下,“哈利你,亲,亲我……?”

“我高兴的时候就会亲我爸爸妈妈,怎么?我不能亲你吗?”哈利看上去有些失望地说。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德拉科努力纠结了一下措辞,“亲别人这种事,只有对最亲近的人才能做,你不能随便亲别人了知道吗?”

“你是真的当我傻的嘛?!我当然知道啊!”


评论(38)

热度(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