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分院帽,湖底公共休息室)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不带詹姆玩。

斯内普溺爱之下的蛇院哈。

对其他学院不友好,对格兰芬多极其不友好,避雷针警告

蛇院的巫师可以放心食用。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4.


德拉科和哈利一起站在一年级新生的队伍里,高尔和克拉布一左一右站在他们身后。

几个学院的级长站在他们面前帮助维持秩序,马库斯朝他们眨了眨眼睛。

车厢里的人基本都已经出来了,最后钻出来一个女生。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打着哈欠走到了级长的行列里。

她也打着和马库斯同样颜色的银绿色领带。

其他级长纷纷投来不满的目光,马库斯倒是不以为然。

 

“好了!小不点们,听着,跟我来!当心你们的脚底下!”海格粗声粗气地吼着,高高举着提灯。

他们顺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来到了一潭黑色湖泊面前。

“每条船不能超过四个人!”海格高喊。

然而高尔和克拉布,不能按正常人的体积计算。当他俩上船之后,德拉科一只脚刚刚踏进去,小船就不堪重负地晃了起来,德拉科瞬间失了平衡。

高尔和克拉布赶紧站起来想要扶他,可这一站,船摇晃的更猛烈了。德拉科重心向后直直地倒了下去。

哈利不顾一切的一步跨到踏板上,伸手去够他。

他抓住了德拉科的手,重心瞬间被德拉科带了过去,本来就只有脚跟留在踏板上支撑的哈利一下子被拖得身体前倾,脚下一划,眼看着两个人就要一起跌进湖里。

 

身边传来阵阵惊叫,哈利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这时他感觉身体好像突然被人拎起来了一样。他没时间去想任何事,只知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抓着德拉科的手不放。海格拖着他的帽子,把他俩一起拉回了岸上。

 

“梅林的胡子!小心一点,夜晚的湖底掉下去可不是随便能上来的,明白吗?”海格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显然也被惊得够呛。

德拉科本就显得苍白的脸现在简直惨白得吓人,紧紧抿着嘴唇。哈利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浑身直发抖。

海格给他们找了一条新船,哈利和德拉科缩在船上,两人依旧惊魂未定,手紧紧地牵在一起。哈利完全不敢松手,生怕一松开德拉科会掉下去。

 

 

他们渡过湖泊之后来到了一座橡木门面前,脚坚实地踩在地面上让哈利抖得不像刚刚那么厉害了,但手还在紧紧抓着德拉科。

高尔和克拉布赶过来,把他们俩围得更紧了些,一直在推搡着其他被挤过来的学生不让别人靠近。

大门洞开,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高个儿黑发女巫神情严肃的站在大门前。

 

麦格教授在前面领路,带着他们穿过来大厅,来到另一头一间很小的空屋里。

她神情严肃地转过身面对着一年级新生。

“欢迎来到霍格沃茨。开学宴就要开始了,在你们到礼堂入座之前,首先要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

说到斯莱特林的时候,德拉科扬了扬眉,和哈利对视了一眼。

“在校期间,学院就好比你们的家。表现好能为学院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扣分。年终时,哪个学院得分最高就会赢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

 

“呱呱呱……”蟾蜍一跳一跳,蹦到了麦格教授的脚边。

“莱福!!!”一个长着包子脸圆眼睛的男生跌跌撞撞地从人群中挤出来,捧起了地上的蟾蜍。

小心翼翼地盖在手掌里之后,才慌张地注意到麦格教授严厉的目光。

“对…对不起。”他羞红了脸,低着头慌忙钻回了人群。惹来一众人的轻笑。

 

德拉科摇了摇拉着哈利的那只手,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哈利也低着头努力憋着笑,肩膀轻微颤抖着。

德拉科看着哈利用口型无声地说了句,“莱福?”

 

“好了,再过一会分院仪式就要开始了。等准备好了,我来接你们。”

 

麦格教授走后,德拉科托腔托调地说:

“原来就是那个蠢货丢了蛤蟆,看他那个蠢样子,我认为他一定会被分到赫奇帕奇。”他的声音并不大,但也足够让人听到。纳威的头低的更低了,脸红的像要滴出血。

高尔和克拉布在旁边附和地哄笑着。

“真是稀奇,对吗?居然有人的家里能穷到用癞蛤蟆当宠物,还有脸带来霍格沃茨。”

“你不该这么说话!快跟他道歉!”一个男孩大吼着。

“哦?看看这是谁。红头发,满脸雀斑,你一定是韦斯莱吧。你手里的那是什么?刚从垃圾箱捡的吗?”

罗恩迅速把斑斑揣进口袋里,脸涨得通红。

“我爸爸说。”德拉科懒懒地瞥了他一眼,“韦斯莱家孩子多到养不起,看来是真的。耗子也能当宠物了吗?怪不得你愿意为他说话,不三不四的人之间通常都是有共同话题的。”

高尔和克拉布笑得更大声了。

“你再说一遍!”罗恩猛地往前冲,纳威颤抖地在后面直拉他。

哈利一步跨到德拉科前面,“你干什么!想打架吗?”

高尔和克拉布往前一站,两个人咯吱咯吱捏着指关节。

 

“咳。”麦格教授审视地看着他们,高尔和克拉布狠狠地瞪了瞪罗恩,退了回去。

“都准备好了,跟我来。”

 

跟着人群鱼贯地向前走时,哈利小声问:

“你怎么让它乖乖呆在你身边不叫的?”

“我把半个苹果塞它嘴里了。”

“你究竟带了多少苹果???”

 

进入礼堂后,人群中一齐发出了“哇噢——!”的声音。

礼堂上空漂浮着成千上万的蜡烛,头顶是蓝紫色的夜空和璀璨的星,就像没有天花板一样。

“我爸爸说,这里的天花板被施了魔法,天空和外面的天气是同步的。”

哈利左右张望观察着礼堂,礼堂里摆着四个长长的桌子,很多学生坐在桌子周围。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坐在长桌后面,此刻同样在看着他。

 

哈利一向很擅长从父亲的眼神中读懂他的情绪,但此刻斯内普的眼神他却意外地看不大懂。

斯内普正在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注视着他,面部并没有什么表情,大拇指轻轻摸着下巴。

 

潘西翻了个白眼,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们俩要手拉手到什么时候?”

 

 

他们排成一字型,面对着礼堂里面的其他学生。麦格教授拿来一个高脚凳,和那顶哈利早就从父亲那里得知的分院帽。

看到分院帽的一刻他甚至有点失望,这就是一顶破破烂烂的尖帽子。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他正想着,分院帽就裂开嘴开始哇哇的唱歌,把他吓了一跳。

 

行吧,既然会唱歌,那肯定也能分院。

果然,当麦格教授从羊皮纸上念出一个个学生的名字之后,被念到的人只需要坐在高脚凳上,戴上破烂的唱歌帽子,稍等片刻,它就会喊出一个学院名来。

 

眼看着高尔和克拉布都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德拉科下意识又抓住了哈利的手,哈利这才注意到其实德拉科也不是完全不紧张的。

潘西也被分进斯莱特林之后,从高脚凳上跳下来冲他俩眨了眨眼,随着一片掌声到最左边斯莱特林的桌位就座。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跟哈利交换眼神的时候,明明还显得顾虑重重。但当他迈开腿走向高脚凳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副大模大样的模样。

哈利不得不佩服德拉科这一点,换成是他可做不到这样收放自如。

 

事实证明,德拉科会有顾虑完全多此一举。他刚刚坐到高脚凳上,麦格教授为他戴上帽子,分院帽连碰都没碰到他的头顶就大喊了一句:

“斯莱特林!”

 

左边的桌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高尔和克拉布欢呼着。德拉科满意的笑着,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和他们会合,马库斯和几个高年级生站起来跟他握手。德拉科冲哈利点了点头。

 

又过了几个人的名字,哈利还注意到那个包子脸叫纳威的被分到了格兰芬多。他甚至蠢到帽子都不摘就往下跑了,外加摔了个狗吃屎。韦斯莱也被分进了格兰芬多。

看来格兰芬多果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时麦格教授念到了他的名字:

“哈利·斯内普”。

哈利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跳到了嗓子眼一样,他努力压抑着不让心脏跳出来,定了定神。迈开腿走向高脚凳。

分院帽扣在他头顶上的时候,他感到眼前一片漆黑,一个混沌沙哑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嗯……我看到了,勇敢、心地不坏,但霸道了点。有一种天分,哦,天哪,是的……你对自己的家族很自豪,想要的东西也会想尽办法得到,这很好,很好……我明白了。

 

“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席上再次轰炸出一片掌声,高尔和克拉布高声欢呼着,德拉科和潘西兴奋地鼓着掌。哈利恍惚着还没有回过神来,晃晃悠悠地走向斯莱特林席位。还没来得及坐到德拉科身边,马库斯就激动地跑来同他握手,几个高年级生也轮流跟他握手,表现的相当热情。

“恭喜了!哈利!”

“我就知道你没问题!”

“你看现在如愿以偿了吧!”

 

“别担心,你已经进入斯莱特林了。”德拉科笑着对他说。

是啊,过关了。哈利欣慰地露出了一个笑容,顿时松了口气。他抬头望向教工桌,父亲也在很认真的为他鼓掌,眼神中分明带着满意与骄傲。看见哈利正在看他,露出了一个轻柔的笑。

 

哈利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父亲分明这么温柔,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人脑子里一定有泡。

 

在吃晚宴的时候,其他学院的长桌上都在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动出现的各色美味食物,比较起来,他们吃的就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了。哈利和德拉科只是拿了个布丁用叉子在上面无聊的戳着,偶尔吃上一口。火车上他们买了一大堆吃的,吃了一路,还没有吃完,全部塞进了行李里,根本不是很饿。

马库斯正在给他们介绍刚刚跟他们握手的那些人。

“这是普塞,我们球队的追球手。这是博尔,这是德克里,他们是击球手。布莱奇,他是守门员。”

“你们都认识德拉科·马尔福了吧?这位,这位是哈利!哈利·斯内普,就是咱们院长的儿子。”马库斯得意地说。

“霍!还好还好,你也进斯莱特林了,不然我都担心我们好日子到头了。”普塞说。

“呃……我不明白,为什么?”

“你要是在其他学院,教授肯定会顾虑你,斯莱特林怎么办?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

“是啊guys,不存在这种问题好吧。哈利既然是教授的儿子就一定会进入我们斯莱特林的!”

 

哈利咧嘴笑着,他真的很喜欢斯莱特林的大伙。是啊,不用离开他们真是太好了。

“马库斯,你是不是说过你又是队长又是级长?级长这差事很轻松吗,还能让你有时间训练队伍。”

“哈哈,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德拉科。”马库斯调笑着向格兰芬多桌位望了一眼。

“摊上珀西·韦斯莱这种人跟你一起工作,你会发现事情轻松得很。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做任何事,只要你不做,他就会去做。并且以此为荣,工作量越大他越是满足,就像是自己被委以重任了似的。傻透了是不是?我可懒得管那么多,说实在的,级长的头衔本身就是一种荣耀,做不做事不重要。”

 

吃完晚宴后,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讲了校规以及一些禁止学生出入的地方。

“那么现在,在大家就寝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唱校歌吧!”哈利发现教工席上的其他人脸都僵住了。

“我来为大家指挥,每人选择自己喜欢的曲调,预备,唱!”

 

“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Teach us something please~”

 

哈利觉得这很好玩,一边手舞足蹈地唱着一边开心的望着德拉科,看他选的是什么调调。

他只看到了德拉科现在正满脸的嫌弃,嘴巴象征性地张了张,小声的哼了几个单词。看见哈利在望着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唉,行了,差不多了。”马库斯把一只手臂在空中高高举着,懒懒的晃了晃。“斯莱特林!一年级的,小崽子们,过来跟我走!回洞穴睡觉了。”

 

马库斯带着一年级新生走向礼堂大门,珀西·韦斯莱正带着格兰芬多的人从另一边走过来。

“我说你能不能别挡道,带着你的小崽子们靠边。”

“我需要提醒你弗林特,霍格沃茨的走道是所有学生共有的。”

“那你倒是走啊。”

“我需要清点人数才能出这个门。万一有学生没有跟上来……”

“哎哟也会有教师把他们送回去的。”马库斯不耐烦地说。

“弗林特!作为一个级长,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必须……”

“唉,你好啰嗦。怎么跟我媳妇似的?”

“谁是你媳妇?你嘴巴给我放尊重点。你们斯莱特林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火车上一路都看不到你们在巡视。”

“不能这么说话吧?我们斯莱特林的车厢紧靠着头等包厢,坐在里面的人都是高贵稳重的纯血统巫师。当然不比你们的车厢,下等人那么多需要随时维持秩序。”

“你!”珀西气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诶,我说,你有问题能不能去找学生会主席。不要在这里瞎嚷嚷。”

“男生学生会主席也是你们斯莱特林的人!他根本就不尽职尽责!”

“那我就没办法了,是不是?”马库斯挑着眉,洋洋得意地走了。

身后跟着的斯莱特林生们一边走一边嬉笑着打量满脸愤怒的珀西和他身后的格兰芬多新生。

 

“先恭喜你们,加入了霍格沃茨最酷最尖利的学院斯莱特林。我是级长马库斯·弗林特。”马库斯一边带着大家走下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一边说。

“咱们的公共休息室在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地方,你们一会就知道了。可别太惊讶了,它真的很不可思议。但我保证,你们绝对会喜欢。”

“本来我想去图书馆查一下斯莱特林历代的级长致辞把他背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太麻烦了。这种烦人的活还是交给拉文克劳去做吧,他们会很乐意的。”

新生们哈哈笑了起来,马库斯这种懒散的模样让他们情绪逐渐放松了下来,一个个都转着小脑袋观察着地下室走廊上的画像和精美的石头墙上的雕花。

“我简要说一下,能被选入斯莱特林,证明你们很优秀。斯莱特林向来只招收精英,我们斯莱特林的院训是:重视荣耀、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身为斯莱特林的一员要把学院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

“我认为,其他学院这七年来学院杯都争不过我们,不是没有原因的。格兰芬多,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真不明白他们都在想些什么。赫奇帕奇吃货最多,似乎能吃饱有活干他们就满足了。拉文克劳,一个个都是书呆子,总是攀比自己的成绩,可他们考不过斯莱特林。”

又是一阵笑声。

“而我们跟他们不同,我们生而高贵。斯莱特林的人都是血统纯正的巫师,魔法能力方面当然要比别人强。赢了才正常,要是输给他们就太丢人了。你们也这么觉得对吧?”

大家纷纷点头认同。

“很好。就是这样,胜利至上。只有赢的人才有资格……”

 

“啊啊啊嗷——”一个男生惊叫起来,一条腿陷在了石板下,还在继续往下陷着。脚下的石板就像是活的,想要把他整条腿吞进去,周围冒着泡泡,像一片贴在灰地上的沼泽,很难察觉到。旁边两个人慌忙一起驾着他的胳膊,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拉了上来。

“哦,忘了说,小心一些。地下走道中布满了各式各样的陷阱,为了防止不是本院的人乱闯。斯莱特林的人都会清楚陷阱分布在哪里。如果你是个斯莱特林,那么你很幸运。斯莱特林人很乐意互相帮助,别的学院的人就难说了。格兰芬多的级长有次来这里抓我开集体会,被困了一下午。”

 

他们越走越潮湿,走廊的石墙上浸透着一片片水渍,虽然走廊上方点着一排火把也丝毫抵不住那股阴冷。哈利感觉他寒毛都竖起来了。

马库斯一直在提醒他们哪里有陷阱,他们左右闪躲挪动着脚步稀稀疏疏走在石头走廊里。

最后,马库斯在一道湿乎乎的墙旁边停住脚步。

“现在给你们一分钟,记住这个地方。”

大家纷纷左顾右盼,小声议论着。说实在的,这里的石墙长得都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分钟后,马库斯转身对着他身后的石墙说:

“爱尔柏塔。”(Alberta,英译中有高贵之意。)

隐藏在石墙里的一道门徐徐敞开,里面是一个陡峭的,向下延伸的甬道。甬道上斑斑点点闪耀着像波浪一样的水纹光斑。

“口令一周更换一次。好了大家跟上我,下坡很陡,当心别滚下去了。”

“口令倒是好记。”哈利和德拉科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甬道很低矮,但总是能够让一个人直立通过。陡峭的台阶一直向下延伸,哈利发现甬道中闪烁的水纹光斑让他有种仿佛漫步在水中的奇妙感。

越是向下走,那种阴冷潮湿的感觉却在逐渐减轻,取代它的是一股暖呼呼的热流缓缓扑打在脸上。

当钻出甬道之后,马库斯满意的看着大家意料之中的一齐惊呼出声。

“好了,这就是咱们的地盘了。欢迎来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这是一个方形的及其宽阔的大房间,窗户高大细长,天花板上垂下来很多银色的灯笼,散发着悠悠的淡绿色光泽。墙上挂着中世纪的挂毯,壁炉里的炉火正旺盛的烧着。壁炉上方摆着几颗巨大的蛇头骨,墙上雕刻着一只巨蟒,眼睛点缀着一颗巨大的绿色宝石。房间里摆满了雕花扶手椅和一些有长有短的黑色扶手沙发。旁边还有很多圆桌,上面燃着蜡烛,供学生们读书使用。

 

这时,有人尖叫了一声,哈利顺着那人惊恐的目光望向巨大幽暗的窗户。只见一只有巨型吸盘的触手正在窗户旁边飘扬着。

潘西吓得捂住了嘴巴,马库斯不以为然的走向那扇窗。

“这没什么,你们靠近些仔细看。”

德拉科并没有想要过去的意思,张大嘴巴愣在那里。如果不是身后有张桌子,他还能往后缩。哈利吞了下口水,壮着胆子迈开脚步向窗户走去,身后一些人也犹豫着慢慢向前挪。

 

细腻的水流在窗外流动着,仔细听还能听到波浪轻柔拍打窗户的细声,几条不知什么品种的鱼从窗外游过,那条巨大触手的主人——一条巨型章鱼正在水里缓缓地溜达着。

月光折射进湖面,把窗外的湖水衬成了好看的墨蓝色。

“不可置信……”这时德拉科已经走了过来,站在哈利身边仰头凝望着窗顶上的几只蓝纹小乌贼。“我爸爸没告诉我这个。”

 

“没错,我们生活在黑湖底。这里就是斯莱特林的湖底公共休息室。”

 

 

“嘿,小崽子们,好了来这边。男生宿舍在左边石门,女生宿舍在右边。女生自己过去吧,我可不想靠近。有男生过去那个石门就会变成一条巨蟒,庞弗雷女士现在应该已经休息了。”

大家逐渐解散走向各自的宿舍,马库斯走向哈利和德拉科。

“Guys!怎么样?我刚刚讲的,有点意思吧?”

“太棒了,马库斯!”哈利说。

马库斯拍拍胸脯表示自己在图书馆背了好久。

 

“你和德拉科的宿舍在这边!跟我来。”

他们上了几层石阶转了个弯,在一条高大的眼镜蛇雕像背后有两个石门。

“在马尔福庄园我都是自己睡,我爸爸认为有外人在我会睡不好,所以给我安排了单人宿舍。但我说我要跟你一起住,他就把它改成了双人的,我们就住这间吧。”德拉科指着左边的石门说。

“呃……”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吗?”这时哈利站在门口,显得很犹豫。

“我,那个……是这样,其实……我爸爸,也不想别人打扰我休息,所以……然后我也跟他说……但我担心自己分不到斯莱特林,就没告诉你。”

哈利抬手指着右边的石门,“恩,也是两人宿舍。”

“……”

“……”

 

“这样!我们石头剪刀布,谁输了就退掉谁的那间!”哈利说着举起一只拳头。

“蛤?什么石头,什么布?”

“石头剪刀布,你看,这是石头……这是剪刀……这是布。”

“哦……这是石头这是……不对,你从哪里学来这些麻瓜的破玩意??”

“我妈妈教我的!别说了,来战吧!三局两胜!”

 

马库斯赶紧扑上去,“快住手啊你们两个死土豪!这可是双人间!你们不要给我啊!”


评论(31)

热度(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