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超蝙/奇异铁/德哈、圈地自萌收集控、
斯莱特林一代天骄,我们院长长发及腰!

哈利·斯内普(马尔福庄园的孔雀,国王十字车站)

哈利是斯内普和莉莉的孩子,没有伏地魔,不带詹姆玩。

哈利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斯内普对他近乎溺爱。

所以并不比德拉科的小混球程度好到哪去。

对罗恩不友好,注意避雷。⚠️


滋滋蜜蜂糖,斯莉大旗我来扛!


私设甚多,注意避雷。  

其他章节走这边→  1 -对角巷  2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 3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4 -分院帽  5 -魔药课

6 -人间烟火 7 -魁地奇比赛 8 -别无所求 9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10 -火龙

——————————————————


2.

哈利正趴在窗户上百无聊赖的望着天空。蜘蛛尾巷的清晨总是雾蒙蒙的,像笼罩着一层薄纱。

他给自己的雪枭起了个名字,叫海德薇。这是他第一次使用海德薇送信。

海德薇该不会迷路了,找不到这里了吧?哈利暗自担心着。

 

“吃饭了亲爱的,在想什么?”莉莉从身后走来抚上哈利的肩膀。

“Mummy,你说,海德薇不会迷路了吧?”

“雪枭的飞行能力是猫头鹰里面的佼佼者,它不会有事的。”

“可是……德拉科为什么还不回信呢?”

“亲爱的,你昨天才让海德薇送信去马尔福庄园的,对吗?”

“唔……”哈利把小脑袋靠在窗子上不甘心的望着天空。

莉莉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啦?我的宝贝这么喜欢德拉科吗?”

“是的阿……”哈利喃喃的嘟囔。

“为什么这么喜欢他呢?”

“他长得好看……”

 

……

 

哈利跟着莉莉下楼来到餐厅,斯内普正坐在扶手椅上看着预言家日报。

 

斯内普一个人住在这里的时候,这里阴暗潮湿破旧不堪,他也不经常愿意回来。只要回到这里,他只会做一件事,就是扎进地下室去熬制魔药。

然而莉莉住进来之后,这里就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莉莉把这里打理的整洁又温馨。家具都被清理咒变得焕然一新,黑黝黝又有些发霉的砖墙变成了崭新的橙红色砌砖,阴冷的壁炉被重新清理点燃,炉火暖烘烘的。餐厅里铺着整洁的花边桌布,桌上的水晶瓶中插着新鲜的百合花。

 

莉莉端着餐盘走向餐桌,胳膊不小心扫过了桌上的药剂瓶,瓶子掉落在地板上瞬间在她脚下炸成碎片。

莉莉惊恐的叫了一声,看着里面的液体在她面前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

斯内普迅速站起来接过餐盘放在餐桌上,跟着把莉莉拉到自己身边焦急的检查她有没有被伤到。

“这个是……对不起,西弗。”莉莉带着歉意看着眼前的人,“这该不会是你熬了一个月圆周期的隐形汤剂吧,我……”

斯内普惊讶的抬眼望着莉莉,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在说什么呢?关心什么汤剂?你伤到没有?”

“我没事,西弗。”

斯内普还不是很放心,再三的看过莉莉的胳膊和脚都没有受伤之后才缓缓松了口气,抽出魔杖淡淡念了句“恢复如初”。地上的玻璃碎片立刻拼接重组,恢复成了一个完好的药剂瓶,只是里面的魔药已经回不来了。

莉莉依旧很自责的皱着眉,轻轻咬着嘴唇。

“那只是失败品,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来了,你会把失败品特意装在瓶子里准备带走吗?”

“只是……只是想跟办公室的成品作对比。”

“我亲眼看见它迅速的消失了哦。”

“恩它确实……跟成品有些相像。”

“它到现在都没有显形。”

“有时候……是这样……”

看到他这样咬死不肯承认的样子,莉莉突然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哦,那么说……斯内普教授精心熬制了一个月圆周期的隐形汤剂,居然失败了?”

这很成功,她明显感觉到了斯内普嘴角抽动了一下。

“Obviously……”斯内普近乎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了这个单词。

莉莉原本还很自责的情绪完全消失了,被这个闷葫芦别扭的样子逗得哈哈笑了起来。

斯内普一脸不满的小媳妇表情瘪着嘴看着自己的妻子。

莉莉笑了一会,便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深深烙下一吻。

 

哈利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两个不要脸的成年人,一手握着刀,一手握着叉,一下一下的切着香肠。

 

“啪”厨房的窗户上传来一声轻微的碰撞声。

“海德薇!!!”哈利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向窗口,打开窗子让雪白的猫头鹰进来。然而他发现海德薇身上没有携带着任何信件跟包裹。

瞬间失望的感觉像冰水一样从头顶灌了下来,难道是德拉科不想理他吗?

 

海德薇钻进窗户,站在哈利的身边嘴里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身后跟着一只体型要比海德薇大上一圈,脖子纤长的白色孔雀。

“哇!”哈利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白色孔雀低下头钻进窗户之后,抬起头高傲的环视了一下四周,慵懒的鸣叫了一声。他的腿上绑着一个方方的包裹,包裹上面附着一个信封,盖着绿色的火漆印章:一个大大的字母M,两只气宇轩昂的雄海马屹立在两边,两条绿色的青蛇在字母M的顶端相互缠绕着。

“Show off。”斯内普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拉着莉莉坐到餐桌前,自己转身去厨房端还没拿过来的面包和黄油果酱。

哈利惊得一时间不知该拿这只美丽的生物怎么办才好,白孔雀用汪洋一般的湛蓝色眼睛盯着他,伸出一条腿示意他解下包裹。

他笨手笨脚的解下孔雀细长腿上系着的包裹,白孔雀又鸣叫了一声,懒懒的呼扇着翅膀,飞到海德薇的笼子旁喝水去了。

哈利抱着方方鼓鼓的包裹,依旧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只美丽的生物。在哈利的眼中,这生物漂亮的不可思议。微弱的阳光照在它身上,白色的羽毛折射出灿烂的金色鎏光,就像它通身都会发光一样。

 

“马尔福庄园的孔雀信使。”斯内普端着涂抹好果酱的面包放在莉莉面前,拿起一个空杯在帮莉莉倒果汁。“这么小的一个包裹居然用得着孔雀信使送来,马尔福的儿子跟他父亲真是如出一辙。”

 

听到是从马尔福庄园飞来的信使,哈利赶快低头拆手中的包裹,包裹用很华丽的绿色绸带系着,里面是一块蜂蜜乳酪蛋糕,和一袋色彩缤纷的糖果。

哈利抽出那封信打开,是用水绿色墨水工整书写的一串好看的花体:

 

哈利,我爸爸帮我们在头等车厢预留了位子,同车厢有学院的级长还有魁地奇球队的队长。我们可以提前认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我们国王十字火车站见,家养小精灵会帮我们把行李直接搬上火车。

 

                                                              德拉科·马尔福

又,给你送信的孔雀是我的孔雀信使爱尔柏塔(Alberta),它会和我们一同去霍格沃茨。

 

“Daddy……”哈利把埋在信纸中的脸缓缓抬起来,一脸的忧虑。

“怎么?哈利。”

“你快教教我,怎么万无一失的加入斯莱特林学院啊啊啊啊啊QAQ”

 

莉莉:“你们两个!格兰芬多是真的很不错啊!”

 

 

斯内普是霍格沃茨的教授,需要提前到学院做开学前的准备工作。

在莉莉的再三劝阻哄骗之下,他总算放弃了翘班跟莉莉一起送哈利去火车站的念头。

幻影移形前一直板着一张脸,试图最后再挣扎一下。

 

“哈利说了,德拉科会在国王十字车站等他一起进站。卢修斯和纳西莎都在,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即使莉莉这么说,斯内普还是很不情愿的直瞥她。莉莉被他这种小孩子赌气的行为逗得直想笑。

“好啦好啦~我好歹是个傲罗,这点小事情没问题的。不要担心~”说着她亲了亲自己丈夫的脸颊,才使那人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一些。

“有什么事,立刻用我给你的双面镜子联系我。”

“好~”

“带的东西不用太多,之后忘了什么我可以回来取。不要自己拎那么重的东西。”

“好~我可是在麻瓜家庭长大的,我会叫计程车的。”

“那,路上注意安全?”

“好啦!”

 

斯内普最后终于幻影移形了,在他幻影移形之后,莉莉才意识到,明明去上学的是哈利才对。

 

9月1号的早上,哈利和莉莉起得很早。两人都很兴奋,哈利一直期待着能去霍格沃茨,在房间里来回蹦达根本坐不住,海德薇嫌弃的眯眼看着他。

于是他们很早就出门了,哈利发现自己的箱子沉得他完全抬不动,莉莉轻甩了一下魔杖用了个飘浮咒,箱子便自动浮在了空中,莉莉就这么假装提着箱子,牵着哈利去打车。哈利一直坚持要自己提着海德薇。

 

到了国王十字车站,哈利开始左顾右盼的寻找一个金发男孩的身影。

应该很好找到才对,这种发色的人太少了,哈利心中暗自盘算着。

可是莉莉领着他一路来到通向站台的走廊上,他都没有找到。一股失望的感觉又席卷了上来,他该不会不出现吧?想到要一个人去霍格沃茨,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的保护自己一个人踏上一段旅行,哈利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哈利!我在这!”哈利正在胡乱想着或许会发生的一系列状况,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他赶快踮起脚尖寻找声音的来源。

“爸爸,他们在那边!嘿,哈利!”左前方,金发少年正在笑着冲他挥手。

哈利心中突然松了口气。莉莉领着哈利迎了上去。

“我们赶快走吧!进了九又四分之三,就不需要带着这些该死的箱子了。”

“爱尔柏塔呢?”哈利发现德拉科的手推车上只有一个空空的长型金色鸟笼。

“没关系,我们上车的时候它会过来的。”

 

虽然莉莉和纳西莎耐心指导的很清楚,但哈利和德拉科第一次穿越9站台和10站台之间那堵墙时还是很紧张。最后两个人互相手拉手加油打气,抱着撞就撞的决心一路小跑冲着那堵墙冲了过去。

 

两人差点没直接冲进火车里面去。

 

还好两只早就等候在站台里的家养小精灵及时制止了这场灾难,他们担忧的望着自家少爷,搬走了手推车上的行李。

 

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车厢之后,下来跟父母告别。离11:00还有十五分钟,莉莉和纳西莎在说话,卢修斯对德拉科说,“记得我教给你的那个简单的飘浮咒吗?德拉科。羽佳迪姆勒维奥萨。”卢修斯轻挥了一下魔杖,让一只怀表轻易地如羽毛般停留在半空。

“需要拿重物的时候可以用这个咒语,不要让人认为马尔福家的长子一点咒语都不会。”

“知道了,父亲。”

 

这时,从站台里又走出了一些人,他们人很多,大多都是红头发。两个高个子男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个矮胖的女人领着一个红头发小女孩,身后还跟着一个个子比女孩高一些的男孩。他们刚刚走到火车前面,又有一个红头发男生从哈利和德拉科预定的车厢方向朝着他们快步走去。

“德拉科,你快看。”哈利凑近德拉科小声说,“他们是谁啊?”

“他们啊。”德拉科顺着哈利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谁,红头发,满脸雀斑,他们肯定是韦斯莱。”

“我爸爸说,他们家很穷,而且孩子多到养不起。”

“什么?”哈利惊讶的看着德拉科,“不可思议……我爸爸说,妈妈生我的时候他都心疼的很,他绝对不会再让妈妈生小孩了,有我一个就够了。难以想象一个家庭会有这么多的孩子。”

“是的,我爸爸也是这么说的。韦斯莱家不但穷还喜欢麻瓜,是纯血巫师的败类,我爸爸不让我跟他们来往。我很同意这个看法。”

哈利看着对面那些韦斯莱家的红发男孩,其中那个个子最小的男生穿的衣服很宽松,而且已经洗的发白起球了,这并不适合他。其他人也都好不到哪去,只有那个刚刚从车厢走过去的男生穿的袍子看上去是新的。

再看看他跟德拉科,德拉科穿着深色的西装三件套,衣服的棱角整齐的就像是用刻刀精修细磨过。哈利自己穿着一件莉莉为他新买的休闲衬衫,搭着一件收腰马甲,白色的小鞋子就算赶了一早上火车也没有脏多少。

 

他突然觉得马尔福叔叔做的很对,幸好提早帮他跟德拉科预留了头等车厢,他可不想跟那些人坐在一个车厢里。如果可以,甚至不要出现在一个学院里。

 

火车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了,哈利身后突然“啪”的响了一声,他赶快转过头去。

西弗勒斯·斯内普出现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Daddy?!”“西弗?!”

斯内普与往常在蜘蛛尾巷的穿着完全不同。他此时正穿着收腰的黑色巫师袍,黑色的斗篷长长的托在身后,随着一阵微风飘扬着。

一股威严的气质扑面而来,哈利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父亲,在哈利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静默温柔的。他甚至都没有发过脾气。

“你不是应该早就呆在霍格沃茨了吗?西弗勒斯。”卢修斯疑惑地说。

“少了一捆火龙皮,新学期我急需这些材料。所以我不得不亲自去找材料,顺路过来看看。”

斯内普说这些话的时候一本正经,神色毫无波动。莉莉在一旁扬起了眉。

“Daddy~!你这身斗篷简直是酷!”哈利冲过去抱住了斯内普的腰。

斯内普淡淡的勾起嘴角,抚摸着哈利的头。“火车至少会开到黄昏,在车上注意安全。车里走道上有食品车,饿了就去买。德拉科,照顾好哈利。”

“我会的,教父。”

 

催促上车的铃声响了,德拉科和哈利匆匆和莉莉纳西莎拥抱了一下,斯内普和卢修斯冲他们点了点头,他们赶快窜进了列车,从窗户探出身来朝他们挥手。

 

火车开动了,目的地是霍格沃茨。父母的身影在他们的视线中快速缩小着,越来越远。哈利清楚的意识到,前一小时他还在恐慌自己可能会独自一人离开父母踏上一段完全陌生又寂寞的路途。现在身边有德拉科,他们马上就要去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一起上课了,激动的心情再次澎湃起来。

 

火车拐过一个弯,消失不见了。斯内普和莉莉安静的并肩站在一处。

莉莉凑近他调笑着说,“擅离职守。可不符合你的一贯作风,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却轻柔的笑着。

 

 

“总有例外。”

“什么例外?”

“总是你。”


评论(21)

热度(757)